杀死自己

(作者:陈金顺)

陵园神偷

大脚女是吴若东的妻子,天生一双大脚,走路一阵风,性格火暴。

夫妻俩平时经常吵架。自从厂子关门倒闭后,吴若东失业在家,迷上了酗酒和赌博,隔三差五在外面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

好在大脚女耳朵灵泛,不论丈夫藏在什么地方,她都有办法将他找到。她人高马大,力气大得出奇,不管在场有哪些人,她从不给他面子,当着众人的面,揪住老公的耳朵,将他拎出门外,两手一使劲,竟把他扛到肩上,将他"生擒"到家中。

吴若东没想到自己会有时来运转的一天。

有一次他喝醉酒跑去摸彩票,居然中了一个500万的大奖,他立刻给自己买了一辆宝马。

就在这时候,大脚女竟然在医院被查出患了不治之症,半月不到便撒手西去了。

大脚女自嫁给吴若东后,几乎没享过一天的福。她虽然厉害,但对老公是非常关心的。她死后,吴若东经常想起她平时的好,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那天傍晚,吴若东又来到陵园悼祭大脚女,他坐在她的坟墓前,抹着泪水念叨:"老婆呀,我们家日子刚有起色,你怎么就离开了我呢?都怨我平时不争气,害你为我操了多少心受了多少累啊!老婆,现在我才知道,我根本就离不开你啊......"

天黑了,吴若东站起身来,拖着疲乏的双腿离开。当他走到陵园大门口时,发现自已停在旁边的宝马车不见了。

吴若东敲开了看门室的大门,从里面走出一个瘦得像猴子一样的老头,他顿时一怔。

老头姓张,他有个手脚不干净的坏毛病,借看守陵园的名义,多次偷盗坟墓前的供品,后来被人告发,半月前被辞退了,换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吴若东来陵园时还在门口和那小伙子聊了几句。

"怎么是你?"吴若东盯着那老头,疑惑地问。

张老头也一头雾水的样子:"我在这里守了大半辈子了,有什么奇怪的?"

吴若东说:"半月前你不是被辞退了吗?新来的那小伙子呢?"

张老头恼了:"我什么时候被辞退了?哪来的什么小伙子?"

嗬,这老家伙是成心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吴若东伸手揪住了那老头的衣领口:"是不是你的老毛病又犯了,把我停在门口的宝马车给偷了?"

"什么?"老头听了顿时火冒八丈高,也伸手揪住了吴若东的衣领,"好个王八羔子,你想敲诈也不找好对象,竟跑到我老头子的头上撒起野来了?我亲眼看你走来的,哪有什么宝马车?"

"老家伙,你还想抵赖?快还我的车子!"他一边嚷着,一边举手要打那老头。可他手还没挨到那老头身上,那老头两手一拨拉,他竟跌出一丈开外。

吴若东从地上爬了起来,马上跑到路边的电话亭旁,打起110报了警。

没多会儿,一辆警车便开到了陵园门口,从车里跳出两名警察。

那两名警察向吴若东和老头分别询问了一些情况,然后上下打量起吴若东,怀疑地问:"你真有宝马?不像啊!"

吴若东刚想分辩,在低头的一瞬间浑身一抖--他分明穿着一套名牌西服,这会儿居然变成了粗蓝布褂子,一条黑裤还打了几个补丁。更让他吃惊的是,咱己脚上所穿的一双名牌皮鞋不见了,光着的脚上沾满了泥浆。

"这......"吴若东傻了眼,"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衣裳......我的鞋......"他突然像明白过来似的,用手指着那张老头,气愤地吼道,"一定是他偷的,偷去了我的服装和鞋子,给我换上了这套旧衣裳!"

那两名警察相视大笑,没有接话。

"这老头是个神偷!"吴若东气得几乎要发疯了。

警察收住笑,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其中一人说道:"吴若东,你说人家是神偷,有证据吗?"

吴若东嚷道:"半月前,他还因偷盗陵园的供品被辞退了,想不到他又跑到这儿来了!"

张老头怒道:"胡说!我什么时候被辞退了?"那两名警察也证实张老头没有被辞退。

事后,吴若东还因报假案被那两名警察罚了款。吴若东认定这两名警察和张老头是一伙的,碰到这样的事他只好自认倒霉了。

家里出鬼

吴若东觉得一定是自己在大脚女坟墓前打了个盹,被人趁机下了药,这才被偷去了身上的衣物。他暗下决心:待我查出真凭实据,一定将你们一个个告倒!

吴若东在小区门口抬头一望,发现自己家的灯是亮着的。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五楼的家门口,伸手一推,门是虚掩着的。他一脚跨进屋内,赫然发现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地背对着自己站着。

吴若东厉声大喝:"你是谁?"那女人慢慢转过身来,他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妈呀"大叫一声,差一点儿瘫倒了地上。

1234 收藏

上一篇:鬼床

下一篇:凶宅迷魂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