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不散

(作者:廖长勇)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发生在鄂西部名城利川市区,就在我工作单位的小巷里。知道这个事的,在现场看到的人都很多。

死者是个二十六七的美少妇,经常到我们商场购物聊嗑,是个很风骚的性感女人。她不仅身子勾引着所有男人的目光,连说话的声音也甜柔的可以让男人产生性冲动。我们几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小伙子,常常在一起闲聊,都会说到她来,当然,话题很色情。就是这样的一个天生尤物,居然被人给肢解了。

事发当日,谁都知道她老公回四川老家去了,还是她母亲发现后呼天喊地,然后警察到现场,才搞清,这个女人被人砍成了肉块:腿子,手,头,身子。而身子上的乳房不见了。抢劫杀人?不会,因为她没有很多钱。仇杀?她还没有很大的仇人要置她死地。强奸杀人?也不会,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情杀?这个是唯一可能的,只有情人之间动了杀机,才可以无声无息。她的情人会是谁呢?没有人知道。但谁都觉得象她这样风骚貌美的女人肯定有情人。警察询问她的老母亲,看见谁与她女儿最近走得近。那个老太婆想了半天,居然说我和锋曾经与她有过亲密接触。最糟糕的是,她还说好几个夜晚都没有回去,后来回去就与她老公吵架要离婚。这个在警察眼里,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和突破口。

我和锋被请到了派出所,一个看起来很有经验的中年警官给我们一人一支烟,还给喂了火,说不要紧张,慢慢考虑清楚再说,现在大家没有证据仅仅怀疑,最多是犯罪嫌疑人。锋用怪样的眼神看着我说,是你干的就好汉做事好汉当,认了吧。我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怎么会认为是我做的。锋说,你不是一直希望找机会上她的床搞一夜情么。我说,那个是平时玩笑话,不要胡说。我心里十分紧张了,说实话,我真没想到锋会那么想。警察互相递了个眼色后,说你俩今天就在这个房间想清楚,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可以从宽。锋居然哭了,他求我,说兄弟,认了吧,我可不愿意在这里呆,不然女朋友会以为我真有什么事。我说,我没有做什么,你叫我认什么呀。他说,不是你会是谁呢?我气不打一处来,说,你不晓得认了呀。

女人前两天的确跟我和锋在一起,说真的,对于她那样风骚的美女,我们没有尝过女人味的青年人真的是无法抗拒。那天,我和锋刚好下班准备去看电影,她迎面笑盈盈地走来,头发还是湿的,身体散发出茉莉花的清香味。我就很随便的打个招呼,说美女在公共浴室洗澡去的呀?她说,是呀,二位帅哥哪去呀,今天没事一起玩玩。锋说,看电影,去不?她说,好呀,好久没去过电影院了,等我放了东西去吧。她很快放了东西,轻微画了妆,就跟我们有说有笑一起走。她在我们中间简直就是美貌的公主,我们就是她家的仆人。许多人向我们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开玩笑说,你不觉得你跟他很不般配吗?她就呵呵笑,说好多人都私下说我是鲜花插到牛屎巴。说了,就说你不会是有企图吧?我说,怎么会?她就说,量你也仅有色心无色胆。当晚,几部电影循环放,我们因为太晚了进不了单位宿社,她就陪我们在电影院呆了个通宵。第二天是星期天,她说反正老公不在家,干脆跟我们一起玩。可以看得出这是她难得放松的日子,我和锋就不忍伤她心,快乐的答应下来,还买了好多吃的,陪她玩了一天"斗地主"。晚了,她还没有离开的意思,我说,回吧,不然家里会担心的。她才依依不舍离开。

我和锋看来是没有多少话说了。半夜的时候,阵阵阴风在房间里吹个不停。锋说,你不怕她来找你呀。我说,如果她能来才好呢,她可以证明我的清白。正说话的当口,隐隐约约听见女人的哭泣声。锋是个胆小的人,他颤抖着把我靠得紧紧的,说,你听见了。我说,恩,看来真是有鬼。我把窗户打开,外面的星光灿烂,到处静寂,那哭泣声更加刺耳。楼上有脚步声传来,看来有警察下来了。他问,你们听见什么声音没有?我说,女人的哭声。会是谁呢,这个时候到派出所来哭。他自言自语。我说,不会是人。他说,出来我们朝哭声过去看看。我们只好跟他一起找哭声的源头。但是,我们每走一个方位,哭声就会跑到另一个方位去。他说,真的见鬼了。锋声音都是颤抖的,说,不要说了,进屋去。

天亮的时候,下雨了。锋说,女人的死,天可怜见,都在为她哭泣。我说,真有天的话就应该让警察早点把凶手找到,还我们清白,她绝对不希望我俩被冤屈。锋说,昨晚上的哭声一定是她。我说,她是不是要给我两个传递什么讯息,希望我们帮忙?锋说,有这个可能。等警察都上班了,我和锋已经商量好,一起说服他们,让我两个找证据。昨天审问我两个的那个中年警官说,不会是想逃吧。我说,要逃昨晚上就逃了。昨晚上守夜那个警察也在,说了昨夜女人哭声的事,中年警官说,看来真的是想告诉我们线索。

大家一起来到女人家中。女人已经入殓。她男人哭得象个泪人。一看见我们,他就扯住我和锋说,一定是你两个杀了她。我还能说什么呢,他老婆跟了我们两个夜晚,我们被怀疑理所当然。女人的照片活生生的,笑得很美,让看的人都心疼。我忽然发现,她的眼珠子动了下,朝下。我眨了眨眼睛,再看,真的在动,朝下。我说,大家看她的眼睛在动。人们就围过来看,没有谁发现她眼珠子在动。锋说,你胡说什么呀。我又看了一眼,发现她的眼睛在动,嘴也在动,朝下。我说,真的在动。那个中年警察见这样的事多吧,他问,怎么动的。我说,朝下呀。他说,快清理下面有什么东西。的确,下面有东西,一条尺多长的小花蛇盘在棺材下面的"菩灯"边,软软的。什么意思呢?大家都在思考,她暗示什么呢。中年警官对我说,你过去问她。我不晓得怎么问蛇。许多人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希奇事,都围起看我问蛇。我轻轻靠近蛇,说,问你的问题如果"是"就动动尾巴,如果"不是"就不动,好吗?蛇就动了下尾巴。我问第一个问题,昨晚上是你在派出所哭吗?蛇动了尾巴。我问第二个问题,杀你的与我和锋无关吗?蛇的尾巴再次动了动。我问第三个问题,杀你的人就在这吗?蛇的尾巴动得很急。人们就很激动,有人就想退出去。中年警官大声吩咐一起来的警察,说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离开。那个往外退的人被中年警官一把扯住,说想溜呀。他结结巴巴地说,不是我呀,我冤枉呀。说着就软了下去。我对蛇说,是这个人?蛇的尾巴不动。我说,你自己来找那个人,好吗?蛇的尾巴动了动,并开始散盘。人们都有点紧张,因为谁都没见过这个阵势,生怕蛇缠到自己。蛇从灵柩前的大桌子下慢慢出来,向她老公梭去。有人说,看来蛇真有灵气,还要先跟老公亲热。可是,她老公却吓得直用脚踹她。我说,你不要怕呀,她是亲热你呢。中年警官对她老公说,你跟我们走。她老公立即瘫软在地上。

后来,经过审讯,她老公坦白了杀人经过。原来,女人与她老公结婚的时候,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与之前的男人不仅有过性经历,还为他打过几回胎。她老公是四川农村的老实人,有处女情结,怎么也想不开,时常找机会问她与多少男人搞过。女人要么不理他,要么就骂他混蛋。他俩的日子过得很不好。有几回,都闹到要离婚。她的母亲是个要面子的人,无论如何都不答应女儿离婚。过一段日子,女人的肚子没有动静,跟老公到医院检查,结论是女人已经没有生育能力。老公从此沉默寡言,只等女人提出离婚好分财产走人。可是,在老公回四川的日子,她跟我们一起走了两天。她的母亲给老公电话叫他快点回来。接到电话,她老公就悄悄潜回家来。当晚,她就提出离婚。老公说,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人。女人说,是的,还是两个。当然,女人说的两个就是我和锋。老公说,说离就离,没那么容易。说了就不理她。女人就从厨房拿把菜刀,说你不离婚就杀了我。老公与她在争执中动了杀机。警察问,你怎么那么残忍把她分尸。老公说,当时就是觉得很过瘾。这个结论,让警察无言。

12 收藏

上一篇:凶宅迷魂

下一篇:给鬼接生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