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人

(作者:迟宝华)

第一章、雨中的来访者

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大雨倾盆,我大汗淋漓地从被采访对象的办公室里面走出来。由于我的不专心,对方的情绪变得很差,采访很不成功。但这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采访稿上交给主编就算是完成了任务,至于质量如何并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并非不想在记者这一行做大做强,只是--欠缺一个机遇。不过,好吧,我承认像我这样懒惰的人是不会有机遇主动找上门来的。然而命运就是这样,再平凡的人在一生中总会遇到一些不平凡的事情,似乎上帝要眷恋每一个人,总是要给他们一些机遇的。就像我一样。

看起来这个中年人已经在门口等待很久了,穿着老式的胶皮雨衣,即使有门檐帮助遮雨,但他仍然湿得似乎像刚从水里面被捞出来一样。

"请问你是记者吗?"他说。我迅速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人,不到40岁的样子,但一脸阴郁却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许多。

"对,你有什么事吗?"我问。

"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合作。"他说。

"哦?"我问。

"一件双赢的事情。"他说,"如果我们合作成功了,我会得到金钱,你会得到荣誉。"

"是有什么重大新闻要向我爆料吗?"我问。

"对。"

职业的敏感让我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个有故事的人,从他的眼神上来看,这件事一定还不简单。看起来,机遇终于被我等到了。

我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轻轻地脱下了雨衣,在走廊里抖尽了衣服上的雨水后才坐了下来。

我递过了一杯开水,说:"爆料这种事可以直接打电话,为什么偏偏要在报社门口堵记者?"

"唔,因为他们都不肯与我合作。你是最后一个我没问过的人。"

"究竟是什么事,说来听听。"我愈发好奇。

"我是一个死不了的人,"他看着我,"我希望你能帮我炒作,这样我可以出名,并得到一笔钱。你的事业也会因为这则报道而飞黄腾达。"

"等等,"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是个死不了的人?"

"对。"他说。

透过镜片后面的眼睛,我能看得出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但这种事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接受。

"你真的不是在逗我玩?"我觉得自己的口气有些不太好。

"我没骗你,我的确死不了。"他认真地说。

"所谓死不了是什么概念,长生不老吗?"我问。

"是任何东西都杀不死我,你现在就拿这把刀子去割我的脖子,用最大的力,或许我会受点伤,但绝不会致命。我不会死。"他说着,看了看我办公桌上的裁纸刀。

"这把刀子轻易就能割断你的动脉,你肯定会死。"我说。

"或许你会突然昏厥,或许这把刀会折断,总之它绝不会对我造成致命的伤害。你现在就拿刀子割我的脖子吧,试一试看。"

看着他认真的眼神,我依稀感觉到,这个人的精神状态可能不太好。但同样是出于职业的习惯,即使眼前的事情再荒谬,我也不会轻易下结论。因为新闻的真相很可能就是隐藏在一些看似荒谬不经的东西里面。

"我可不敢这么做。"我说。

"没关系的。"他说,"一开始我也不敢,但自从我发现我是个死不了的人之后,也就能放心尝试各种死法了。"

"你自杀过?"我有些惊讶。

"对,自杀过二十多次吧。"

"没一次成功过?"刚说完,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可笑的错误。

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的话有问题,只是说:"这二十多次自杀中,我记得第一次自杀是吃下了一大瓶安眠药,当时我也很紧张,所以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并不痛苦的死法。吃完之后,我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降临,但一晚上过去了,我没有感到任何异样。后来我才知道,我竟然在一家正规的药房里面买到了假药。"

"这只是巧合而已。"我说。

"一开始我也以为这只是个巧合,"他说,"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再次尝试自杀。直到有一天,在乡下,我亲眼看到一条蛇爬上了高压电塔瞬间被电焦,我突然意识到这也不是痛苦的自杀方式。于是我爬了上去,当我颤颤巍巍地接近电线的时候,死亡依然没有降临。我在高压电塔上呆了一整天,那电线上始终没有电流。我想从电塔上跳下来自杀,但我没有做到。这也许是人的本能吧,一次死里逃生,就会极力避免危险再临。晚上的时候,我回到了家里,在报纸上看到,那条高压输电线已经永久性弃用了,就在我爬上去的那一刻。再后来,我用尽了各种方法,包括打开煤气,上吊,跳楼,卧轨,但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一次都没成功过,甚至都没能受伤。"

123456 收藏

上一篇:此地无尸

下一篇:最悬民族风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