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床下

这是一间50多平方米的房子,全装修,双面向阳,每月租金一百块。对于我一个刚刚到外地参加工作而且手头又很拮据的女孩子来说,已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我提着行理,拿着房东给我的钥匙打开了门。进门是个餐厅,餐厅里面各分着两个门,一面是卫生间,一面是卧室。我脱下鞋子,光着脚走在屋子里的黑胡桃色地板上,凉凉的。厨房和餐厅都非常的小,即便是装修过的,我也不是很满意。只剩下卧室了,伸手,我扭开了卧室的门,紧皱的眉终于伸展开来。就卧室还差不多,雪白的墙,明净的窗子,黑胡桃色的地板整齐的铺在地上。地板在窗口旁隆起了一个长方形的台子。这一定就是房东所说的床了。房东是个木匠,因为取媳妇买了个大房子,所以把这间小屋出租。交钥匙那天,房东说,屋子里有一个方台子,往那个台上放个床垫就是床了。嗯!不错,放上床垫铺上床单,还蛮时尚的嘛。我走了进去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木制的台子有些凉,与射在脸上刺热的阳光相比,这反差有些让我不舒服。

"喵!"一声猫叫,我忽又想起什么。

忙退下了背包,拉开拉锁:"出来吧!我的小可怜,这可是我们的新家噢!"

这是我的猫,叫小笨。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一个人生活,就算什么都不带,也要带着自己的宠物。我把小笨从包包里拿了出来,放在台子上。雪白色的毛,蓝色的眼睛,跟屋子里的地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疼爱的看着小笨,小笨在台子上走了走,然后跳上了阳台,趴在有阳光照射的大理石上,懒懒的打了声哈欠,又睡了。我笑着站了起来:"小笨看家哈!姐姐去买东西,一会儿就回来噢!"

"喵!"小笨叫了一声,又继续的睡了起来。我笑着走出了卧室,刚走出卧室的门口,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重重的把卧室的门关上了,砰的一声,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我吓了一跳,就像是心脏在转瞬间也停止了跳动一样。小笨也吓了一跳,当我把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小笨站在阳台上,雪白的毛全部的立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笨这个样子,显然小笨是让这门给吓坏了。

我重新又走了进去,风吹着我的面颊让我感到很舒适。抬手,关上了窗子:"原来是风在捣鬼,吓死我了,也吓着小笨了。小笨是不是?"我笑着拍拍小笨的头,就出门买东西去了。

快到黄昏了我回了来。买来了一大堆的生活用品,零食和一席白色的轻纱窗帘。一进门,就差点踩到了小笨:"小笨,你怎么趴在门口,到屋子里去嘛,万一踩到你怎么办。"

小笨见我回来了,也站了起来。看着我手里的东西,不住的叫着。我把东西放下之后,便进了厨房,拿起了刀,把一罐猫食启了开装到盘子里,放到了小笨的嘴边。小笨连忙低下头吃着,我也蹲了下来,一个人流浪的生活,也苦了小笨了。唉!

那天,我整理行理,铺置床垫,洗涤打扫,一直忙到了深夜。不知为何,我却一直没有胃口吃饭。按常理我应该是很饿了,因为差不多也有一天都没有吃任何东西,但我就是不饿。疲惫的我躺在刚刚铺好的床上,柔软的床垫,勾起了我的睡意。我向着门口的小笨招招手:"小笨,过来,到姐姐这来!"

"喵!"小笨叫了一声却站着不动。

"快呀!到姐姐这来!"

"喵!"

"小笨!"我一脸的怒相,这小家伙今天是怎么了,从我回来开始,就是不进屋,我收拾屋子的时候都训了它好几回了,也不进。平常我说话它都听来着:"算了!你不进就不进了,反正我要先睡了。真是的。"我把刚刚买的被子严严的盖在了身上,不知为何,觉得今天的夜里特别的冷:"小笨,我真睡啦!"

"喵!"小笨站在那里,终于忍不住,跑了过来,钻到了我的被子里:"你这个家伙。"我笑着,关上了灯。

"咚!咚!咚!咚!......"是一种很缓慢的敲击木板的声音,我从睡梦中醒来,敲击声立即充斥着耳膜。我震惊的睁开了眼睛,连忙坐起来,打开了灯,声音刹时间停止了。

"喵!"我低下了头,看见小笨正站在地板看着我。我诡异的用手指了指小笨:"小笨,你真调皮,吵姐姐睡觉,是不是?"我把调皮的小笨抱上了床,继续关灯睡觉。

"哗!哗!......"正在我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又是一阵声音响彻着整个屋子。与那声音不同,好像是从门外传来的,而且,而且好似挠门的声音,你能听到指尖用力磨擦金属的响声。声音停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没错,就是我家的门发出的。我立即汗毛倒立,冷汗也从我的毛孔里挤了出来,怎么回事?是谁在挠我们家的门。我看了看小笨,小笨也抬起了头,看着门口。这声音小笨也听见了?

"咚!咚!咚!......"刚才的声音又来了,是出自我的卧室,两种声音混在一起,让我觉得刺耳。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的害怕过,小笨也是,紧紧的趴在我那被冷汗湿透的腿上,不敢出声。我颤抖着手,打开了灯。室内的咚咚声停止了,挠门的声音响了一声也没了声音。我跟小笨倦缩在床上,一直到天亮。第二天是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再也不愿提起昨天夜里的事,也许是我一天不吃饭导致的精神紧张,又或者是谁在搞一些恶作剧。反正,如果谁敢玩弄我,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这是我妈说的。

打理好小笨的早餐之后,我便出了门,小笨想要跟着我一起上班,让我硬给推了回去。临去关门时,我看见我家的门角下,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抓印子。有的是痕迹,有的已经把门上的漆抓掉了。我咬紧牙,要是让我逮到这个人,我是决不会放过他的。

今天与以往就是不同,因为我今天的时间比较充裕,而且,现在的家又离公司比较近。所以今天算得上是安安稳稳的站在公司的大门口,我信心十足,只是今天的黑眼圈让我的许多同事驻足观赏。尤其是坐在我隔壁的小纪,竟凑到了我的身边,用鼻子不停的闻啊闻!

"怎么了?小纪?"我觉得她才是今天最大的不对劲。

"冰冰!你今天身上是什么味啊?"

"什么味啊?我身上能有什么味啊?"我也用鼻子闻了闻自己的衣服,不闻还好,当我把鼻子埋在衣服里时,用力吸气时,一股恶臭立即刺激着我的鼻孔。我只感觉刹时间,我胃内的食物开始翻腾了,只得飞快的跑到了卫生间呕了起来。早上好不容易吃的饭,现在肚子里连个米粒都没剩!我用手捂着嘴巴,赶紧到经理办公室请假回家。经理看到我这样,也只得任我去了。

123 收藏

上一篇:山村豪宅的鬼影

下一篇:身体的报复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