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末班车

一、地铁惨案

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

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前就接近完工了,但施工队挖到这一站的时候突然挖出一块年代久远的石碑和许多年代久远的尸骨,紧接着隧道里冒出一股泉水,把脚手架冲垮,摔伤砸死十几名工人。人们都说那是因为施工的时候扰乱了那些安眠的灵魂,才会引来一场事故。从此施工队伍开始遇到各种莫名其妙的事件,有时候损坏了设备,有时候又有塌方,有时候是失火,因此断断续续地施工长达五年,才总算建好。

我对这种传说向来嗤之以鼻,我不相信鬼神,只相信命运,相信只要努力终究会在这个庞大的钢筋铁骨的城市扎下根来。

那天晚上,我等车的时候发现一个神秘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外套,一条黑裤子,脸色苍白,面无表情。见我望向他,他便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

正在这时,列车呼啸着从隧道里出来,停在站台旁,我连忙背起背包,走进车厢。

忽然,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刚才站台上的黑衣男子并没有上车。

我连忙站起来,把脸贴在玻璃窗上,向窗外望去。站台上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我第二次看到黑衣男人的时候,是在同一个地铁站的站台。地铁站里的人很多。我照例无聊地观察着站台上的乘客,形形色色的乘客熙熙攘攘。

排在我最前面的,是一个打扮时髦的90后,一边旁若无人地哼着歌,一边不时看着隧道里列车来的方向。

我再转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柱子前面他熟悉的脸。

他似乎认出了我,微微地向我点了点头,我慌忙转过头,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不一会儿,远处的隧道里闪过几丝亮光,列车到站了。

就在这时候,我身前的那个女孩,忽然停止了哼歌,接着纵身跳进了轨道里。

列车刹车的时候,已经晚了,那个女孩轻飘飘的犹如断线的风筝,被迅速卷入沉重的车轮底下,像掉进绞肉机里一样被压得粉碎,甚至有几滴鲜血溅到我的脸上。

人群仿佛炸开了锅,有人发出刺耳的尖叫,有人开始捧着胃呕吐,有人被吓得面无人色、双腿发抖......

二、亡灵传说

警察赶来,调查了一番,找不到谋杀的线索,只好归咎为90后的心理太脆弱啦之类的。有一位好心的警察还劝我去看心理医生,说大多数亲眼目睹过死亡惨案的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阴影,何况我还离得那么近。

我只是摇摇头,说自己一点都不觉得害怕,也不会留下什么阴影。

那名警察听完,眉头皱紧了,他说那你更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我没有答话,只是冲他笑笑。

大批的乘客摇头叹息着,不约而同地走出了站口,是啊,谁还会想搭乘一辆血肉模糊的地铁呢。

我也随着人流朝外走去,忽然又想起了黑衣男人,我转过头,在人群里搜索着他的身影。

我仔细地看了半晌,没有他,自从那个女孩跳进轨道里,就再没看到他。

我忽然觉得心里冒出一丝凉意,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上车,这是最后一班地铁,如果他不乘车,来做什么?难道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看末班车通过,然后再出站吗?

一个可怕的念头忽然钻进我的脑海里,或许他只是为了寻找机会,将人推下站台!可那女孩身后的人是我啊!难道,他是隐形人?又或者,他......不是人!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关于四号线地铁的传说,也许,那些被惊扰的灵魂会在午夜子时醒来,悄悄地站在候车乘客的背后,将这些讨厌的人类轻轻一推,从此黑暗的隧道里又多添了几个游荡的灵魂......

从那以后,我开始悄悄观察那个神秘的黑衣男人。

几乎每次乘坐末班车都会发现他的身影,有时候靠在柱子前发呆,有时候坐在角落的椅子里摆弄着一个数码DV,而每次我走进车厢的时候,总会隔着玻璃窗看见他远远地站在站台上,跟我对视一眼,有时候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短短的一个月,地铁里又发生了两次跳轨事件。

123 收藏

上一篇:柜鬼

下一篇:鬼面春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