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旅店

(作者: 雨夜听雨)

引子

月光像波动的水银洒落在这黑色的楼顶上。她轻轻张开嘴,月光洒进她的嘴里,她希望那真是水银,因为有人说,吞下水银可以毫无痛苦地死去。不,有痛苦,她也甘愿含着月光死去。但她还活着,因为她吞下的不是水银,是无法触摸到的月光。

她如僵尸般走到黑楼的边上,三楼的高度足可以摔碎她脆弱的头颅。

她朝地面望去,月光是皎洁的,但照不到黑洞洞的地面,就像这黑色的楼顶。下面是什么都无所谓了,是花团锦簇的苗园,还是恶气冲天的垃圾池,都可以让她得到解脱,逃脱一切的痛苦。

一股阴冷的风吹起她的秀发,她打了个冷战。难道他怕死吗?不,她不怕。又朝前迈了一步,她已经站在黑楼的边沿,展开双臂,她要最后一次展现她优美的身姿,她要揽着这月光离去。

突然,一片阴云飘过,遮住了那轮挂在天际的残月,一切都被投入黑暗中,包括站在黑楼边沿的她。

难道死去时连一片月光都不肯施舍给她?

她苦笑了一声,像是地府中一声鬼魅的悲叹,"来吧,你会解脱。"这是她的声音,但是不来自于她,而是来自黑洞洞的地面。

她的身体在飞速地坠落,怎么了?她还没有跳呢。她发现不是她跳下去了,而是整个黑楼在坍塌,在崩溃。

她一声惨笑,是黑楼等不及了,等不了她的哀伤自怜,用自身的崩塌把她送入地狱。

在她急速坠地的一刹那,她看到楼下站着一个女人,正用忧郁的眼神看着她,一丝惨笑僵化在脸上,那竟是她自己......

一、影子旅店

血红的一抹残月拉长了她苗条的身影,她拖着几近精疲力竭的身体在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徒步在这长满荒草的山丘上走了四五十里了,只想找个安静的葬身之地。这里没有高山,她找不到飞身坠落的地方;这里没有深渊,她无法实现最洁净的死法。

她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利都被掠去了,就像她被掠去的一切一样。

她本来是一所聋哑学校的教师,但今年胜任这个职业的她落聘了,因为校长刚毕业的女儿要来学校上班了。

失去了工作,但她还有希望,她还有那帅气的男友,而男友随后打来的电话,并不是为了安抚她内心的伤痛,而是把她推向了绝路。他又结识了一个新的女友,是一个富二代,为了他的前途,他请求她放他一马。

她没有说什么,没有痛骂他一场,也没有痛哭一场,她的心已经像死灰一样,连冒火星的气力都没有了。

残阳抹去脸上最后一丝羞愧,脱衣睡去了,带着暗斑的残月走进了抛弃她的世界。

总不能让野兽把自己带离人间吧?她木然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她所处位置的南面有一座像魔兽般匍匐在那里的高山,山上的几点灯光就是魔兽幽蓝的眼睛,正窥视着这个送死者。

她的前面就是一片开阔地,荒草在月光下摇曳,一座高大的建筑竟然矗立在荒草间,黑洞洞的。也许过于身心疲惫的缘故,她竟没有察觉近在咫尺的荒草中有这样的建筑。

只有找个地方度过漫漫长夜了,那座魔兽般的高山也许就是她明天的葬身之处。

她缓步朝高大的建筑走去。

奇怪!近在咫尺,她却走了很久,才来到那个建筑跟前,或许是自己走得太累了,她心里想。

这是一个三层楼,她仔细看了看,竟然是黑色的,比夜色还要黑,她第一次看到黑色的楼。

幽暗的灯光证明这里面有人,闪光的招牌说明这是个供旅客住宿的地方。

影子旅店!一个好特别的名字,这只是她的一个闪念,因为一个将死的人并不关心这些。

这是个咖啡色的玻璃门,但她感觉却是轻轻地一推,就开了,无声无息。

她走了进去。

灯光竟然是咖啡色的,加上黑色的墙壁,大厅里一片幽暗,正朝着门口有一个T型柜台,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服务员小姐正在柜台后面写着什么,时不时还抬起头,嘴唇在张合着,应该是在说话。

她是聋哑学校的教师,从服务员的口型中,她看出,服务员小姐是在问,"您怎么称呼?身份证带了吗?"

难道这个旅店里的服务员是聋哑人?她感觉很困惑,"我叫辛雨,这是我的身份证。"她递过身份证。

服务员看了看身份证,在住宿登记簿上填写着。在幽暗的灯光下,辛雨发现登记簿上填写的并不是她的名字,也不是她的身份证号,而是萧天,性别是男。

"你写错了。"辛雨说道。

服务员没有理睬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放到辛雨面前,嘴唇张合,是在说:"206房间,祝你旅途愉快!"

"你写错了。"辛雨重复道,她同时用手语比划着。

服务员对她的话置若罔闻,把脸转向辛雨的左侧,嘴唇在张合着,是在说:"您好,欢迎您来到影子旅店。"

辛雨朝左侧看了看,连个人影都没有。

1234567 收藏

上一篇:地铁恋人

下一篇:闺房狐影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