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缘

(作者:未知)

加我爱故事网微信:aigushi360和万千网友一起分享好故事好文章!

夜色迷离,丝丝如水凉风如松软的丝绦千回百转,刚喝过的红酒酒劲上涌,朱茜打了个寒战,环着手臂,仿佛刚才陈雷拥抱过自己的体温尚存。"朱茜,祝福你和唐域幸福快乐。我们还是好朋友。"朱茜松了口气,陈雷能心平气和是最好不过,毕竟两人相恋了三年,现在能放她与新交男友唐域在一起,应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从大路转进小路,凉风打着旋儿扑了过来,还夹了一股焚纸的味道,和着好些丝丝缕缕的纸灰,披头盖脸罩了朱茜一身。

前面的小十字路口处,一个老人在烧纸,纸灰被风卷得四散,明明灭灭的暗红火光中,老人喃喃低语:"大小姐,三儿给您烧纸了。"听到朱茜格吱格吱的高跟鞋声,老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一脸的沧桑与皱褶中,右额太阳穴旁一个三角形的疤痕晃了一晃。

纸灰扑天盖地扬了过来,朱茜身子微晃,想躲开纸灰,却突然间腹痛如绞,眼前阵阵眩晕,老人悲凄的脸庞走马灯似地转了起来......

肖兰茵正斜倚着包车假寐,却被一阵乱晃摇醒,睁开眼,车前一群人,吵吵嚷嚷,拦着前路,车已经停了下来。不待肖兰茵吩咐,车夫老王就挤进人群探个究竟,然后又挤了出来回报:"肖老板,前面一个小孩子偷包子吃,让人家抓到,在打他,所以挡着路了,要不要绕开这里走?"

肖兰茵今儿心情好,也不以为忤,从包里掏了张纸钞递给老王:"给包子铺老板,放那小孩走吧。"

黄包车又跑了起来,遴遴的车轮转动声中,却夹杂着噼哩叭啦的声音。肖兰茵奇怪地回头一看,身后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子,蓬头垢面,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本来是干净的,却沾了些尘土,额头被打破了,还流着血,男孩一手捂着额头,一边跟在车后跑。肖兰茵踩了踩踏板,车停了下来,"你还跟着我干什么?"小男孩看到肖兰茵问话,急忙跪了下去:"大小姐好心肠,我小三儿愿意跟着大小姐,为奴为仆都心甘情愿,请您收留我吧。"

肖兰茵仔细打量了他几眼,然后说:"起来吧。"车前行了不远,停在一所小小的洋房前,不大的花园,却是掇拾得干干净净。肖兰茵下了车,对老王吩咐道:"带着这小孩去洗干净,跟钟先生的管家要套干净的衣服给他换上,在外面等着我吧。"

钟少谦的花园里停了一辆轿车,刘管家过来迎了肖兰茵,"先生在小偏厅,有位客人,不过先生说了,肖老板可以直接进去。"

一架古朴遒劲的老根香座上,焚着一炉清雅的龙根香,满室琳琅的书籍和古玩只是做了个配衬,小巧的紫檀木桌上黑白双子是无声地厮缠,杀气十足,桌前两个人却是文雅之极,不动声色,嘴里所含的雪茄烟灰积了寸许却是稳丝不动。

戴着金丝眼镜唇边一撮仁丹胡的西装男子嘴唇稍动了一下,烟灰簌簌掉落,他伸手推乱了棋局,大笑道:"钟校长棋艺了得,本人甘拜下风了。"他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语中却总有些怪异的味道。对面斯文儒雅却显是有了些年岁的男子含笑道:"宫本先生过谦了,承让,承让。"他抬起头,见到静静站在一边的肖兰茵,喜形于色:"兰茵,你来了,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宫本一夫先生,中日文化交流友好团的团长。"

肖兰茵听说眼前的矮个子居然是日本人,脚步一错,不愧是见多了世面,脸色却是丝毫未变,对了宫本一夫行礼如仪。钟少谦又对宫本一夫介绍说:"肖兰茵肖老板,世纪大剧院的当红台柱。"

宫本一夫深深地鞠躬:"久仰肖老板大名,听说肖老板的《霸王别姬》堪称一绝,我刚到本埠不久,希望有机会能看到肖老板的精彩表演了。"肖兰茵谦逊了几句,宫本一夫就告辞离开。

小偏厅里沉寂下来,只有淡淡的龙根香弥漫在四周。钟少谦环着肖兰茵的腰,两人静静享受着这安谧的时刻。

过了许久,肖兰茵转过身面对着钟少谦,轻轻地问:"为什么要跟这日本人交往?"钟少谦将肖兰茵拥入怀中:"这只是民间的文化交流,与国事无关,他是文人,不是军人,你别把他跟那些占领我们土地的部队混为一谈。"肖兰茵还想说什么,却被钟少谦截断下来:"兰茵,这时候不要谈这些煞风景的事了。学校刚开学,忙了这么长时间,今天总算有点空闲时间,你多陪陪我吧。"他拉了肖兰茵的手,出了古香古色的偏厅,进了西式的大厅里,落座于绵软的沙发上。

刚才的棋局似是耗费了不少精力,钟少谦闭上眼睛,斜倚着沙发,却还牢牢牵着肖兰茵的手。肖兰茵抬起头,爱怜地看着钟少谦,饱含书卷气的脸上写满了疲怠,乌黑的发鬓处竟然有了些许的灰霜,眉头间的川纹更加深刻,甚是劳累的样子。

肖兰茵轻轻拂着钟少谦的头发,然后缓缓倚着他的身子倒下,被钟少谦反手搂过。闭着眼睛,肖兰茵听到钟少谦清楚的声音:"兰茵,等学校的工作上了正轨,我们结婚好吗?"肖兰茵倏地坐了起来,心里仿佛打破了五味瓶,竟是欢喜激动地说不出话来。钟少谦含笑又搂住肖兰茵,千言万语都是因了心有灵犀而省却。

小三儿穿得干干净净,机灵地跳过地上的杂物,窜到了正在上妆的肖兰茵身边。化妆师傅正在为肖兰茵插着头面,肖兰茵看到小三儿跑了过来,伸手摸了摸他额头处的三角形疤痕道:"这疤是消不掉了,以后把头发留长点,遮着这里好了。"小三儿却是不管这些,趴在肖兰茵耳边说:"大小姐,那男的又来了。"

肖兰茵挑了挑眉头,乜斜着小三儿,小三儿笑嘻嘻地低声说:"就坐在第三排正中的位置,我看他连着四五天都过来捧场了,有大小姐的戏就来,大小姐的戏一完就走,是专捧你的呢。"

12345 收藏

上一篇:与鬼情人的温情故事

下一篇:穿唐装的女生

相关

站务邮箱liyuvip@outlook.com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阅读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