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灵异恐怖鬼故事之【封住的凉亭】5

我突然不假思索恶意问道:"杨老师,你知道张大文是怎么死的吗?现在有人风传。"

羊毛警觉起来,问:"什么风传?"

我说:"他在角楼前的凉亭那里......一个女的......"

"什么?!"羊毛失神了片刻,看看窗外那凉亭。

"那凉亭里面,有一个女的。她害死了张大文。"我恶意地说着。向这个道貌岸然、春风得意的书记。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好像一个秘密在我心里压抑太久了,我必须找一种方式把它发泄出来。

没想到羊毛噌地站起来,激动地说:"无稽之谈!无稽之谈!荒谬!荒谬!"

看到他那失态的样子,虽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但我还是有了一种报复的快乐:"我,我也不知道,我听别人说的。"

"听谁说的?谁说的给我叫他来,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不负责任到极点!"羊毛恨恨地说着,看了我一眼,突然又显出了一丝虚弱;"走吧,以后不要听人乱说。"

我暗自得意地走开。出门时,看见羊毛怔怔地看着窗外那凉亭。

路上,我回味着羊毛刚才的神态举动,越想越不对劲。他干吗那么失态?就算他在马列主义,也不至于反应得如此强烈。何况我又没直接说"那亭子里有女鬼",如果真的张大文是被人谋杀的,他会立刻对这种说法加以批驳吗?

我折回去,对,羊毛一定知道什么。不然他怎么会如此忌讳那个亭子?他一定知道什么。

天色已晚,教学区一片寂静。寒鸦在校园不知哪个角落偶尔发出一两声哑叫,教学楼没有来电,在黄昏的朦胧中透出黑沉沉的死光。从太阳落下的山背刮下一阵阵冷风,没有凄厉的尖爪,却如冰冷的舌头舔过着校园。我走到教学楼前,看着这巨大的黑色建筑物,静悄悄地容纳着一切黑暗,心中不禁升起一种奇怪的想法:年复一年,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就这样被它吞噬呢?它吞吐着我们这样忙忙碌碌纷纷扰扰的人,看着我们,沉默不语,它知道些什么呢?

我转头看看那封住的凉亭,它像一个异类,怪异地生长在这巨大的教学楼脚边。和教学楼那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比起来,它就像一个全聋、全瞎、全哑的没有面目的怪物。黑暗在它的那一块地盘显得特别的黑暗。

我心中一阵发瘆。"我还是不去找羊毛了吧,他肯定走了。"我对自己说,"谁能说明白在这个地方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就这样,明天再来。我转身就走。

"呵呵呵呵呵,呜呜呜呜呜呜......"我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一阵呜咽声!我的一颗心快跳出来!

我侧耳细听,那哭声凄凄恻恻,不知是男是女。那声音,好像怀着无比的怨毒、恐惧、绝望,像是从心底最深处蛇一般爬出来,蜿蜒进我的神经。--那哭声就是从凉亭背阴处发出来的!

我吓得魂飞魄散,拔腿欲跑。忽听那哭声变成了断断续续的痛诉:"你打我啊......呜呜呜呜......嗬嗬......你打我一耳光啊......"啊!这是羊毛的声音!我的好奇克制住逃跑的欲望,迈动脚步慢慢移向凉亭......一转过背阴处,竟看见羊毛面对凉亭的墙壁直挺挺地站立着,整个脸紧紧贴在水泥墙上,双手挡在脸边,含糊不清地哭着、诉着。好像他在透过一个墙上某个缝隙,窥视者凉亭的内部。而那里面的情景,让他痛不欲生,欲罢不能。

"......杨老师......"我颤抖着叫到。

羊毛许久才把脸转过来。--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男人哭得这样可憎和丑陋,他的脸爬满了纵横的泪水、鼻涕和口水,肌肉莫名其妙地拥挤扭曲成一团。他血色全无,苍白的嘴唇无力地抖动,口水从嘴角淌下来......他无神的双眼终于聚焦到我脸上,咧开嘴,不知是哭是笑,用一种我从没听过的奇怪声音对我喃喃说着:"她......她打我......她打我......"

"杨老师,怎么回事?!"我大声说着。我的腿已经不听使唤地发软了,那种血液凝固的可怕感觉又脚底电流一般传上来,我快步走上前,一把揪住羊毛的衣服:"告诉我,谁?谁啊??"

羊毛歪着头,忽然"嘿嘿"笑了,他把糊满眼泪鼻涕的脸凑到我,小声地说:"我知道我会想起来的,嘿嘿......她......她"他软弱无力的指着凉亭,蓦地又"呜呜"痛哭起来。他奋力挣脱我,散乱的目光在水泥墙上慌乱地寻找,仿佛要找一个入口。他用手摸索着,时不时把脸贴到墙上,眼睛睁圆,努力朝里面看。我看着他做着无谓的举动,他和平时那个稳重严肃的形象大相径庭。

1234567 收藏

上一篇:校园恐怖之同名降

下一篇:鬼不可欺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