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坟地的故事

小时候总害怕走夜路,其中最大理由就是怕路边那些坟堆子。当然不是怕挡路,是因为每当夜里路过这些坟时,总是能想起这里面躺着谁谁,瞬间音容笑貌就浮现在眼么前,那个栩栩如生的。再加上农村下葬没有指定某个场所,都是谁家葬谁家农田里,房前屋后总是有些坟地,真是"要想练胆那里去,王庄坟地数第一!"

话说我读初三那年,冬天晚上要上晚自习,一到放学,一群孩子就去找地看电影、看戏,如果实在没有什么可娱乐的,就结伴到学校后地的玉米堆里抽点秸杆,围成一圈烤火,谁要是再从家偷拿点红薯玉米啥的,就更美了。我们村里本来初三年级有两人,一个是我一个是红亮。红亮长的比我高比我壮,初三开始没多久,就在他爸妈的号召下外出打工,准备攒钱娶媳妇了。于是天天上下课的就只有我一人,从公路到我们村子还有一公里的土路,一个人走总是感觉瘆瘆的,可没想很快就有一件让我意想不到更害怕的事发生了。

那时快要过年了,学校忙着复习准备年终考试。在外打工的人也都赶紧加班挣钱准备回家过年了。有天我刚到家,就看我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心猛一阵跳,早恋的事知道了?不像,要是知道早打了。偷钱的事被发现了?不可能呀。我刚想打个呵呵问问情况,我娘忽然说了一句话:红亮死了。我脑子瞬间空白,由不得起了一身鸡皮。这算什么,出事了,什么情况。红亮虽然和我不是非常要好,可从小光屁股玩大的,我第一次面对同龄人的离去那种不知所措的恐惧是当时的我所难以理解和承受的。多少年后想起这事都还是一阵唏嘘。不过没想到,红亮的死对我的影响完全不止是这些。

一个星期后,红亮下殡。按照乡下规矩,年青人没结婚死的早不能入祖坟,还要葬在路边,千人踩万人压,没有了怨气,再结个冥婚才能考虑入祖坟。红亮就葬在村子到公路这段路旁。

我如常上学,读书、上课、泡妹子,晚自习后照样疯跑看电影看戏烤火。直到那一天,我放学走的晚,夜里起了风,一个匆匆往家赶。一下公路到村子口的土路上,我听见了风吹门帘的声音,那种塑料珠串起来的门帘仿佛就在我的身后。在这种荒郊野外这个点听见这个声音,不用我讲大家也该知道意味着什么。这全是田地呀,怎么会有门帘。我壮着胆子咳嗽了一声,没有人回应我,真要有人回应我也能吓死我。我感觉头皮发麻,头发一根根都直起来,我大着胆子继续往前走,这时候可不能跑,不能让这些什么东西看见你的心虚。可刚走两步又听到哗啦啦,像有人把掀起的门帘又放回去了。我去,这是有人进进出出呀。就那么一瞬间,我忽然想起来一个人,一个故人。

红亮,红亮就住这。我朝着红亮坟的方向望了望,月明星稀,那坟前隐隐约约站着个什么东西。粗略算算今天是红亮百日忌辰,他不会是来报仇的吧?!?我拼命想着红亮对我的好,想着我对他的好,证明就算红亮有事出来也绝不会想对我怎么样。我和他的记忆在那时全被我拼命的想起来,他憨憨的笑声,跑步时抖动的肚腩,这些念头从来没有像那时那么清晰,怎么压都压不住。我似乎已经听见红亮和我打招呼的声音。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恐惧的浪潮,想撒开脚丫拼了命的跑,可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我大口的调整呼吸,往后一趔趄坐在了地上,靠着双手我倒可以自如地向后挪动。一阵凉风吹过,阴森森的让我更加发冷,红亮坟前那东西好像开始向我招手,挥动着手臂要我过去,我已经抑止不住哭的念头,倒不是对红亮真的多怀念,只是突然感觉自己不能就这样死,自己还有很多事没做完。

第二天早上寒风依旧,踏上上学的路仍然心有余悸,再路过红亮的坟地时,忍不住停下脚看了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细细看去,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依然鲜亮的花圈,上面各种长长的纸花、白纸条被风吹的哗啦啦的摆动着。

要说我这没啥,我同学可就奇葩了。这个人叫侯伟,是我们班一傻大个,别看长的人五人六,可就是没脑子,胆子比我还小,想想吧,比我胆还小得有多胆小。他家住在我们隔壁村,顺着我们村土路直走,过了我们村就到他们村,不过平常上课都住校,只有星期天才回次家,和我交情一般。初三快毕业时,天还泛凉,也就穿个外套的时候,那天下午正上课,就听学校门岗刘老头刘大爷跑过来喊,侯伟快来接电话。侯伟接完电话回来,脸拉老长,一声不吭,有同学问他怎么回事,话还没问完,侯伟哇一下子就哭出来了,我奶奶快不行了。

庆子上前一脚踢过去,还哭你妈的啥呀,赶紧回家吧。侯伟一听,是呀,走吧。请假,借自行车,收拾东西,磨磨叽叽天快黑了,他才动身。一路狂奔,该下公路过我们村的时候,侯伟想不行,不能走大路,走大路还得个把小时,走小路至少省二十分钟。所谓的小路其实就是一条从田里斜着穿插的土路,骑车一般都不走那,路上还要经过一片野梨园。据说这梨园以前是个乱坟岗,要不这梨树也不会长那么旺。侯伟犹豫了半天,得,越耗时间越晚,走小路。顺着小路开始骑,刚开始天刚擦擦黑,没想到本来熟悉的小路竟然也开始模糊起来,心越急就越慢,等分辨出要过梨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侯伟看了看黑幕里一群黑压压像魔鬼一样的梨树,咬咬牙壮壮胆,冲,骑着的侯伟像个骑着战马的将士。这比喻不是我自己想的,是事后侯伟亲口对我讲的。

看看快要冲过梨园,忽然感觉后面有人一把扯住他的衣服,自行车失去重心一下子倒在了一边,侯伟没敢动,匀了匀气轻轻的向前扯了扯,扯不动,侯伟听人说不管是狼还是鬼在你身后的时候,你千万别回头,一回头就会把你的喉咙撕破,侯伟回了回身子,想着我猛一用劲扯开就跑,一回身一用劲就听见衣服嘶一声全扯开了,紧跟着就听见有东西拔打树枝要冲过来的声音,侯伟吓死了,自行车也不要了,拔腿就跑,幸好离家不是很远,跑了个把小时就到了。回到家就开始哭,家里人以为侯伟知道他奶刚死,哭他奶奶呢,听了半天不对劲,过来一看,嗬,好家伙,侯伟背上全是血呀,几道抓痕。家里人问怎么回事,侯伟边哭边添油加醋的说碰到不知道什么东西被抓了。其他的都好说,可自行车是借人家的呀,侯伟家人找了十几个青壮小伙子,打上火把,一块去看看怎么回事。来到梨园,找到侯伟说出事的地,大伙一看全乐了,一颗矮矮的梨树枝上还挂着侯伟的衣服,自行车就倒在树下。原来侯伟骑车时衣服敞着怀,天黑又看不清,路过这梨树下的时候,被梨树枝从衣领直穿进去。于是后来,侯伟成了我校胆小的代名词。

可就在毕业离校那天,侯伟神神秘秘的拉着我和庆子说,你们还记得我被树枝拉住那次吗?我敢保证,绝不是树枝,因为我真的感觉到那是一个冰凉有弹性的手,并且一直喊着我的名字,是我奶奶的声音。

12 收藏

上一篇:女尸惊变

下一篇:灵异故事之橘子花开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