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之泥人

(作者:风萧索71…)

知道什么叫泥人吗?

恩,顾名思义,泥巴做成的生物雏形的物体,就叫泥人。

星期三,学校展开"心灵手巧"主题的比赛,就是比做工,在"心灵手巧"的比赛上展览会上,我自然是发挥了我的强项,我也相信,除了我,这一项没人能发挥得更好了。

于是,我努力了一宿,终于完成了我此生觉得最棒的作品,我坐在台灯前,嘿嘿流着口水傻笑,为了半学期奖品饭卡,熬个夜算什么,值!

当我将由几十张画工精致的符纸折叠成的大型千纸鹤交给老师时,清楚地看见老师的嘴角抽动一下,随后愣愣地捏着手里的符纸千纸鹤不知所措。

"老师......老师......"我用手晃了晃她的眼睛,"老师!"

老师叹息了一口气,"毕韵同学,你的创意不错,不过,你还是去看看那边的展览再来交作品吧?"

"老师,如果我看了别人的作品,再去交作品,那不等于剽窃了吗?"

老师的嘴角又一次抽动。

于是,在老师发作之前,我认命地向展览区走去,展览区人不算多,几乎都是一对一对,又或者一群一群的,正当我感叹自己孤家寡人的时候,一眼看见黄小容站在窗口,正捂着血盆大嘴咯咯娇笑,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装的高瘦男生,我快步走了过去。

可是,当我走近那个男生,立刻就感觉胸闷气短,"靠......"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感叹,就退开好远,饶是我这种强力胶型般的倒霉灵媒体质,遇见那个男生那样超级招灵雷达体质,也要退避三舍。

黄小容听到我声音,立刻回头,疑惑地看着面容扭曲的我,"毕韵......"

我无奈地从兜里掏出小半截驱魂香,见黄小容带那个男生过来,我迅速点燃驱魂香,随着他的过来,抱着他腿的地缚灵'哇'的一声散了,而趴在他肩上的幽灵也幽怨地走掉了。

男生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难道他已经习惯了吗?大学真是不乏奇人呐!

"毕韵,干嘛呢你?"黄小容皱着眉,"见到我就跑哦?"

我苦笑着摇头,尽量和这枚雷达保持着距离,突然,有人在展览室门口叫了那个男生一声,叫什么,我没听清,转眼见,只见那个男生应了一声后,就一路小跑离开了我的视线,不用受驱魂香干扰的幽灵们,又从新回到了那个男生阴冷的怀抱。

"唉,流年不利,作品被毙,所以过来借鉴点经验。"

黄小容笑得两个酒窝深深映出,"借鉴?是抄袭吧?"

"别说这么直白嘛。"我边说边走近一排正在展览的作品,指着一个落了难的帆船,几快破布像是经过风霜雨打,"这是谁做的?不错嘛!很逼真啊!"

"哦,工程系的一个男生做的。"

"真不愧是工程系的啊!"我如此感叹。

"这个长得又像天平,又像杆秤的是什么?"

"你说这个地恒秤啊?"黄小容瞥了一眼,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一个物理系做的,具体是男是女,不太清楚。"

"那这个呢?"我又指向一具小型恐龙骨架,那骨头真是小得可怜,不是拿鸡骨做的吧?

"哪个系的做的?诶,等等,我猜猜,是历史系的学生做的吧?"

黄小容竖起大拇指,"真聪明!"

突然,一条血淋淋的手臂映入我的眼中,我顿时惊呼一声,引来人民群众的目光,黄小容捂着我的嘴,比我嗓门还大地喊道:"哎呀!的姑奶奶,您喊什么呀!"

于是,我们又一次引来群众的目光。

我指着这半截血淋淋的手臂,颤声道:"这......这,这也能放上展览?哪个死人上扒的?哪个系的这缺德啊?"

黄小容幽怨地瞥了眼那半截手臂,"韵啊,你不知道吗?"

我刚要摇头,一只阴冷地手搭在了我的肩上,入眼的是齐佳那张阴恻恻地脸,从木偶事件起,齐佳同学就如同幽灵一样神出鬼没的,而且整天阴凉凉的,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手臂,"你们在看我妹的作品啊?"

黄小容皱起眉,疑惑地问道:"你......你妹?你妹在咱们系吗?"

"她妹就是她自己啊!"我把头转向齐佳,语重心长道:"别让你妹老做这些事情,多缺德啊,还顶着你的名字,败坏我们系的名声!"

齐佳有些哀怨地看了我一眼,伸手沾了手臂上的血就往嘴里送,我和黄小容顿呆若木鸡,她点了点头,抿着嘴,"不错,下回得告诉小悦,太甜了。"然后,飘一般地走了。

黄小容半天没回过神来,等到她回神,才呆呆问了句:谁是小悦啊?

我是正常人!

1234567 收藏

上一篇:通往电梯的那扇门

下一篇:怪异墙角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