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之失踪

(作者:王雄成)

01

海桃是在暑假开始后不久来到北京的。说实话,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那天她拉着一个行李箱来到我们宿舍楼下,我下楼去接她。正是下午温度最高的时候,太阳像是不断地往地面上投射着火球。海桃当时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袖衬衫,一条黑色的制服裤子,她的脖子上还围着一条黑色的丝绸围巾。我记得只有她的鞋子是红色的,在阴暗的影子里显得触目惊心。我没对她的穿着打扮提出意见,因为我们并不是朋友。

我领着海桃走进宿舍,看到她满头大汗,我拿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凉水给她。海桃并没有立即端杯喝水,她费了很大的劲从行李箱里找出一根吸管来。她把吸管放到杯中吸水喝。我下意识地认为她嫌我的杯子脏,这个动作激怒了我,但是我也没有发作。

"那是周曼青的床位,你就睡她的吧。"我面无表情地说道,"她去杭州之前托我照顾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对我说。"

"嗯,谢谢你。"她扯着嘴角笑了笑。

周曼青是我的舍友,而海桃是周曼青在外地的朋友。她利用暑假的时间来北京读一所培训学校,想在我们宿舍借宿,节省一些开支。周曼青前天动身去杭州旅行了,她要我帮忙接待一下海桃。

我并不打算和海桃有太多的交集,在她收拾完东西之后我领着她到学校里转了一圈。哪里是食堂,哪里是浴池,哪里可以坐公交车,我一一给她交待清楚。

"东门正在修一条大路,以后出学校你走北门吧。"我捂住鼻子遮挡扬尘,指了指正在工作的推土机。

"嗯。"海桃用鼻音回应了我。

我扭过头去再一次注意到了海桃的围巾,我怀疑她的脖子上有着难看的伤疤,所以这样的天气里她也不愿意露出脖子来。

路过小卖部的时候我买了两瓶矿泉水,递过一瓶给海桃。我看到她拧开瓶盖,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吸管来插进去,她在吸水喝。我突然发现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我忍不住好奇地问她:"为什么不直接喝呢?"

她说:"因为直接喝的话要仰起头啊。"

我并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我没有继续问下去。她那奇怪的举动让我有些莫名的恐惧。为什么不能仰起头呢?这并不是武侠小说里的世界,仰起头来会把脖子留给对手。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到海桃仰起了头,她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然后她举起双手想去抱住自己的头,但是那颗头突然往后掉落,像是原本就只是随意放在脖子上一样。我清晰地看到了脖子断口处模糊的血肉以及粗大的气管。

我从睡梦中惊醒,扭过头看到海桃安静地躺在床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02

暑假的时候学校图书馆里的人并不是很多,我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决定留在学校里备考研究生的。吃过午饭我抱着两本书去图书馆的第三自习室,一进门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莫航。我径直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好巧啊,你也在这里。"我笑着说道。

"原来是明美啊。"莫航坐直了身子,说道,"我还想去找你呢。"

"找我什么事?"我心里一阵惊喜。

"这几天曼青联系过你吗?她的电话怎么一直都是关机呢?去杭州之前就关机了,我想送她都没送成。"莫航皱着眉头道。

"这样啊,她也没有联系我。"我淡淡地回答道。

我和周曼青是在一次协会联谊上认识莫航的。我记得很清楚,莫航最开始是走过来和我说话的。后来周曼青来到我的身后,她的几句玩笑话让莫航注意到了她。接着他们就走到一个角落里单独聊天去了。我以前并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见着莫航之后我相信了。

可惜的是莫航喜欢的并不是我,他开始对周曼青展开了追求。

作为周曼青的好姐妹,我对她实在是太了解了。她长得很漂亮,人又有气质,所以对待追求者的态度永远是若即若离。我经常喜欢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周曼青,那就是恃宠而骄。我知道周曼青在等待,她想等待一个最好的人选出现。对于那些一心追求她的人来说,这其实是很不公平的。

因为周曼青的关系,我对莫航的喜欢变成了暗恋。

其实来到第三自习室碰到莫航并不是什么巧合。喜欢一个人,你就会特别地搜集他的很多信息,包括爱好和习惯。

"曼青的一个朋友现在住在我们宿舍,你要不要去献下殷勤?"我有些恶趣味地问道。

"呵,有时间可以请她一起吃个饭。"莫航弯着眉眼道。

我尴尬地笑了笑,并没有搭话。周曼青去杭州要旅行一段时间,我只是卑微地想正好这些天可以多和莫航接触一下。也许他会发现我的一点点好。

123456 收藏

上一篇:隐形的凶手

下一篇:人形娃娃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