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玫瑰

(作者:红娘子)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甘心垫底衬你的高贵。

--陈奕迅《白玫瑰》

前往未来的公交车

这个城市的六点半,有半黑的天空,张开着无形的嘴,一点点地吞食着人群,人海像是渡到了无边的苦海里,只好点起一片灯。

灯光通明,我步出了这个大厦。

在城市的中心地段,大厦是那样的现代,据说是某个有名的设计师的杰作,代表了很多东西,说出来无非是喜怒哀乐。

城市里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女人,穿着精美的套装,脸上略带着疲倦的表情,眼神还是很戒备,把小包拿在自己胸前,带着IP,听着音乐,等着公交车。

我已经故意往后推了一点下楼的时间,实在不想在高峰的时候去赶车,那是一种磨难。

其实,那个出租屋并不是家,我并不知道哪里是家,我不留念那个房间的床,所以,也没有早早赶回去的理由。

原来,一个女人的心如是碎了,就没有地方可以装得下她的身子。

是的,2008年12月,我失恋了,离圣诞节就只有十天了,我却没有了过圣诞节的勇气,从此所有的节目都成了煎熬,我站在站台,不停地流泪,再也没有接我回去的那一辆车。

原来,不爱一个人,有这么的不方便,如果可以不分手,或者,我还是可以忍下去的,就只为了那一辆可以在下班的高峰期接我回住处的车,还有那个温暖的拥抱。

12月的街头,很冷。

我不想让周围人看出我的失态,一个普通的小白领,无缘无故地在公交车站流泪,一看就是和天下人说:"我失恋了,我被人抛弃了。"

我不想这么明显地昭告天下人,所以,往后退了一步,装成了很认真的样子看着公交车站边上立着的大型广告牌。

那是一个手机广告,一个漂亮得离奇的女人,拿着一款手机在广告牌栏里立着,比两个真人还要大,尤其是她那又大眼睛,我仔细看了看,是种的长睫毛,一点皱纹也没有的眼角,有PS的痕迹,这么美的人都是PS出来的。

我被她的一双眼睛所吸引,凑近了看个仔细,因为贴得太近,她的眼瞳看起来都有硬币大,因为是灯箱,灯光从她身上滥出,把她照得通体透明。

我看得出这个美人是怎么打扮出来的,我在幻想自己把她的光从她身上退去,把假睫毛给摘掉,把美瞳给去掉,把PS给抹去,把那一层厚厚的妆,用一个沾满了泪水的毛巾给恶狠狠地摘去。

最后,这个美人还剩下什么,一张空洞又平庸的脸,那样的平凡,什么都没有,像女人清晨里刚起床的那一刹,基本上都是惨不忍睹。

我看得入神,公交车来的时候,都几乎忘记了,幸好有人喊了一句:"321来了。"我一扭身,不想和一个广告牌的女人长时间地誓不两立。

就在我回身那一刹,我像是看到了什么,在广告版上的女人脸上,那一眼太快了,我几乎都意识不到我看到了什么,可是,我的心却狂跳起来,这种感觉很奇怪,可以归于奇怪的人的第六感。

但是这边车子要启动了,我没有办法再去想到底看到了什么,我飞奔而上,挤在最后一个上了车,幸好这次车子并不挤,我居然还找到了一个座,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

我喜欢那个位置,这个时候我不想被人群包围,最后一排让我有一种安全的感觉,我可以注视所有的后背,如果我拿起了刀向那些人捅去,没有人会在刀入身之前发觉。

出卖后背给不应该信任的人,一般下场都会很惨。

我们都迷路

耳机里传来了陈奕迅的歌声,我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哪怕是一个歌手,都会反复地听他的歌,一直都不会离开他的声音,不然就一定没有办法正常呼吸。

万幸,我是那样的不容易爱上一个人,但,不幸,一但爱上就会执着很久,怨爱纠缠太深,往往伤人伤己。

公交车像一个奇怪的工具,时空穿梭机吗?在城市里运输什么东西呢?人类是电脑的新能源,《黑客帝国》里说,我们的世界是一个虚无,吃的牛排都是数字。

所以,拥挤的到底是人类,还是数字,我正在想不清的时候,公交车遇到了红绿灯,这个时候红绿灯总要等很久,忘记交待一声,这个城市的交通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走路十分钟的距离,如果你坐公交可能要三十分钟。

123456 收藏

上一篇:七悬棺之谜

下一篇:尸魂指路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