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还魂2

(作者:秦园)

"你到底是人是鬼?"近了,杨眉将灯笼高高举起,袖子里抽出一柄玄宗钦赐的象牙匕首。

那"人"扭过头来一那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比亚麻布还苍白。等到杨眉一步步逼近了,那"人"忽而头一耷拉,身上的衣裳也像泄气的马球-样瘪了下去。

杨眉咬牙将匕首扎向那"人",匕首穿过衣裳,"咚"的一声,钉在了棺材板上--那"人"竟是没有肉体的!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拔出匕首凝神细看,那却是一袭用竹篾撑起的衣裙,"人头"是蒙了皮影的马球,皮影上、竹篾上横生了数十根纤细的红线,红线的一头竟通向了那口楠木棺材里!

难道是棺材里的尸体在操控这个皮影傀儡?杨眉打了个寒噤,当下紧握着匕首,打量那口棺材。棺材上的铆钉被揭去了,棺材板上积了一层薄雪,显然被挖出来不久。

她猛地掀开棺材,一股晦气扑鼻而来,里面赤裸裸地躺着金璧如的尸体,数十根红线通往她的眼睛、嘴巴、鼻子以及乳房、小腹......杨眉胸腔中掠过一阵恐惧,忙将棺材盖上了,颓然地坐倒在雪地上。

连续两个坊主死于非命,"十部妓"剩下的各坊主都陷入惶惶中,安禄山派出密探追查凶手。

那些密探三天后向安禄山汇报,说是西苑怨气太重,凶手不是鬼魅便是梨花精,安禄山当即下令,让"十部妓"手执法器,在西苑凝碧池畔演奏《兰陵王入阵曲》,以冲怨气。

那一日傍晚,天降雨夹雪,"十部妓"各乐女都戴着青铜面具,拿着开过光的法器,在凝碧池畔的雨棚下排演。安禄山在台下亲自敲打编钟和编磬,口中吆喝阵阵,纠结的胡须难掩脸上的不安。

"清商乐"的坊主杨眉和"西凉乐"的坊主冷红袖在前面领舞。一声牛皮鼓闷雷般的巨响滚过后,冷红袖像被毒蛇咬了一般,猛地扑倒在地,蜷成一团,抽搐起来,口中泛出大股大股的泡沫和血水。

杨眉一扭头之间,在一只只青铜面具后看到了一双熟悉的丹凤眼,那双眼睛正放射着冷冽的凶光,正是已经死去的苏祈婆!

她隐约听到那"人"低沉着嗓音念了一声:"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她顿感头皮发,李太白的这首《清平调》每一句都伴随着一个死人,这次出现了两句,莫非要死两个人?

整个歌舞场一下子乱了套,场外的雨夹雪下成了弥天大雪。安禄山在亲兵的护卫下登上台,检验尸体。他摘下冷红袖的青铜面具,下面露出一张惨绿的脸,五官扭曲,谁都看得出那是中毒后的症状。众人在尸体的后背心发现了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银针的针鼻子上还隐隐有一根断开的透明红线。

"重新布阵,再舞!"安禄山怒喝一声。那些乐女忙回到位置上,安禄山杀气腾腾地指了指冷红袖身后位置的几个乐女,对亲兵下令道:"砍了!"

在乐女的哀号声中,杨眉又一次看到了那双藏在人群中的丹凤冷眼,冷眼中血丝颤动,毛骨悚然。

安禄山处置了几个乐女后扫兴而还,剩下的乐女不顾大雪漫天,单薄的身子纷纷投入雪中,向绿绮轩仓皇地奔回。

杨眉在混乱中,用一点胭脂涂在了那"人"的高腰裙上,不声不响地跟上去。她刚走几步,几个太监便追了上来,太监副总管包解干咳一声,将一枚月牙牌送到她手上,叹息着说:"皇上今晚宠幸你,我们会在入夜时分来抬你。"跟着又意味深长地对她狠狠点一点头。

"包公公,有劳了。"她重重吞咽下一口唾沫,将月牙牌接了下来。

等到包解去了,她再回头去看,那"人"远远地立在一丛枯败的牡丹后,青铜面具摘下半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三、活人棺材有秘密

杨眉踏着一地的雪,捏着一柄三叉法器,跟向那"人"。那"人"穿过人高的荒草,忽而"扑通"一声跳进了冰花荡漾的凝碧池。

一只毛烘烘的东西从她脚边飞掠过去,天色昏沉下来,她看了看手上的月牙牌,又看了看渐渐恢复平静的水面,转身就要走。

一阵冷冽的歌声冷不丁地从水下响起:"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

她回过头去,这一回头立时吓出一身冷汗,水下无声地荡漾出三张冷森森的脸孔,隔着一层冰花,正龇牙咧嘴地冲着她笑......那三"人"赫然是已经死去的金璧如、苏祈婆以及冷红袖!

难道我就是第四个?杨眉心中"咯噔"一声,掉头疯跑。

123 收藏

上一篇:王二割寿材

下一篇:幽灵绕缠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