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还魂

(作者:秦园)

一、绣在屏风上的死人

这是唐朝黑暗时期的黑夜,天宝十五年隆冬的子夜,一个丫鬟领着身披薄纱的女主子走在梨枝的阴翳中。

一阵阴风荡过,灯笼里忽而"噼啪"爆出一个大大的灯花,丫鬟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女主子的脸更是绿得发蓝。

"啊!"丫鬟冷不丁尖叫一声,灯笼险些落地,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梨园尽头的凝碧池。

女主子忙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暗淡的天光下,一个雍容的魅影从池边人高的枯草中一闪而逝。那身影她怎会忘记,坠马髻,鬓压牡丹花,铜雀步摇,走步间隐隐有胡旋舞的韵味,那分明是已然缢死在马嵬坡的贵妃娘娘!

"杨坊主......娘娘,娘娘显灵了!"丫鬟打着冷噤,颤声道。

"嘘!"女主子一把夺了灯笼,加快了脚步,向"贵妃"的来路而去。绕过凝碧池,两人到了西苑众梨园子弟栖息的绿绮轩。绿绮轩共十间,分别住着"十部妓"的坊主。

洛阳城被安禄山攻陷后,洛阳内外处处可见烽烟,西苑是唯一没有受到兵灾的地方,西苑中的绿绮轩也独活着。

"清商乐"为"十部妓"之首,坊主杨眉师从梨园总管雷海青不久,便得其真传,成为梨园众坊主之首。

半个月前,安禄山为了庆贺登基一年,在凝碧池畔大宴宾客,让雷海青率十位坊主表演,谁知雷海青舞到激昂处,将琵琶砸向安禄山,直骂:"国贼胡儿!"安禄山恼羞成怒,将雷海青当场车裂尸解。

这数日,杨眉为了抚慰师父的友人--太监副总管包解,每晚都会穿过梨园与其对弈,那些四处潜伏的胡兵胡将对她的警惕渐渐放松。杨眉进了绿绮轩,穿过牡丹亭和荷风塘,到了自家门口。

她将绿纱灯笼递到丫鬟手中,摸出钥匙正要开门,忽而闻到一股血腥的气味,她的鼻子不禁抽了几下。那股血腥味来自对门,那里住着"高丽乐"的坊主金璧如。

金璧如几乎每晚都被安禄山强行拉去侍寝,凌晨方回,然而此刻她的房中却透出了烛光!更令人心惊肉跳的是,木门上裱糊的白纸上有几滴梅花状的血滴!

杨眉心中一沉,猛地推开了金璧如的房门,里面却空无一人,窗户大开,夜风"呼呼"往里刮着,一盏挂在床头的圆筒宫灯无声地晃荡着,像挂在腐树上的巨大虫茧。

"滴答......滴答......"风中隐约有滴水声在响。

杨眉侧耳听去,那声响来自一沓六折屏风,屏风上绣着一幅《贵妃出浴图》,她忽而喉头一哽,贵妃洁白如玉的脚掌正自流着血。

贵妃的脚怎么会流血?难道......她挽起袖子,将折叠的屏风使力一扯,屏风内侧赫然挂着一个人,一个用红线绣在屏风上的死人!那人脸皮被针挑得支离破碎,一身华丽的高丽装束,正是金璧如!

在她后面提灯的丫鬟"啊"了一声,便晕厥了过去。

杨眉干呕几声,目光又落到尸体上,尸体呈"飞天"状,她半边外露的胸脯子上用细密的针法刺了一行诗:云想衣裳花想容--那正是李太白在沉香亭观赏牡丹时为杨贵妃所作的诗句!

她想起凝碧池畔那个形似贵妃的鬼影,面色立时如死灰一般,难道是娘娘的阴魂杀死了金坊主?可是她们生前并无仇,难道阴魂是冲着安禄山来的?

二、你到底是人是鬼

金璧如的尸体被下葬到梨园的当晚,洛阳城下起了一场冷雪,一树一树的"梨花"在顷刻之间盛开。

"十部妓"有些人心惶惶,她们不止一人怀疑金璧如是被安禄山秘密处决的。当年,安禄山忍辱拜玄宗为父,贵妃为母,在梨园学艺时,曾被"十部妓"的乐女嘲讽过,现在的他丧心病狂地屠杀乐女也是有可能的事。

杨眉像往常一样提着灯笼,与丫鬟穿过梨园,向太监们被拘禁的柴房而去。

"吱嘎......吱嘎......"梨园中响起一阵轿子的声响,杨眉知道,那是又一名乐女被安禄山相中去侍寝了。她下意识地从雪花和树隙之间看向凝碧池,一阵寒风从那里席卷而来,轿子声响起的地方忽而传来一阵骇人的尖叫,那些抬轿子的太监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四散奔逃。

杨眉几乎是倒拖曳着灯笼奔过去,远远看到一口半埋在雪地中的楠木棺材,棺材翘起的一头儿上坐着一个"人",一身破败的高丽艳服,长发如漆,却是已然死去的金璧如。

棺材边歪倒着一个轿子,里面正哆哆嗦嗦爬出一个人-即将被幸的"龟兹乐"的坊主苏祈婆。

那"人"四肢僵直,它的手猛地前探,一把锋利的匕首直贯入苏祈婆的咽喉,一时间鲜血狂喷,一地的梨花酿成了牡丹。

苏祈婆咽喉间"咯咯"直响,嘶声道:"你......你们......"

那"人""嘿嘿"冷笑着,双手僵硬地穿针引线,苏祈婆的脸上很快绣满了红线,看上去像是被蜘蛛网包裹的蚊虫。

123 收藏

上一篇:王二割寿材

下一篇:幽灵绕缠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