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诡谈之宠爱5

(作者:大漠荒草)

7

这一年多来,我和曹安感情一直很好,他待我始终温柔体贴,他用手掌摸着我的长发就好似在黑色的猫背上抚过一样,眼里都是爱怜。他的那两只狸花猫也相继死去。医生说可能是猫粮有问题。现在的黑心商家太多,人的食品都不再安全,又怎会放过宠物。

我将猫从宠物医院带回来,等着曹安下班回来亲手掩埋。我们把猫葬在那条盘山路旁边的草丛里,因为曹安说我曾看到阿白在附近出没,不管死活,希望它们能够离得近一些。

我望着那两座小小的坟丘唇角露出一抹不经意的浅笑。回程的路上曹安还在不停自贵,一直都很忙才在淘宝上订购的猫粮。虽然都是挑最贵的来买居然还是出了问题。

曹安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两只猫鼓鼓的肚子里装的是什么。那是绞得粉碎的运动衫棒球帽和一张189的手机SIM卡,我稍拌了些肉汁,它们便疯抢着咽下去。剩下的大部分碎屑后来被我埋在盘山路旁,给那两只猫做了陪葬。这样它们在异世都还是肚囊鼓鼓的。

相比之下阿白要惨得多。

那天我在曹安的公寓里见证了黑子的死状而吐得一塌糊涂,那时阿白从我面前跳到了窗台上,它望着窗外的灯火辉煌,鸳鸯眼里有一丝漠然,于是我抬手轻轻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那晚我和曹安在旅馆过夜,他回房间之后我便打了车重返他的楼下,那只白猫果然已经摔死在楼下。好奇永远是猫的绝路。

路灯下它的皮毛被血染得肮脏不堪,七楼的高度下来它竟还在抖着腿微微颤抖着挣扎。我俯下身轻轻扭断了它的脖子将它塞进包里返回旅店。第二天一早,我们都挂着黑眼圈出门,曹安的失眠我能理解,但我的一夜未眠他却永不会猜到。

我不要他的怀抱给别人,我不要他的抚摸落在别处,即使它是一只猫。我不要他为一只猫的死那样痛苦嘶嚎,我不要他为那样低贱的生命濒临悬崖以身犯险,这样的情感只能为我而发。

后来我去他公寓补过我们的浪漫晚餐。我将他冰箱里的一块肉换成了那块冷冻许久的阿白的肉,只是不想他当晚便将肉解了冻做了麻婆豆腐,席间他曾皱着眉头体贴地将那碟菜端至自己面前:"肉好像有些不新鲜了,味道怪怪的,你不要吃了。"说着他自己猛吃了几口。

曹安从没告诉我为何我唤它阿白它从来不应,因为那只猫的名字叫"小仙"。

所幸,他们寄存在那只猫身上的回忆也一并被吞噬了,彻底消失了。

8

我坐在七楼的飘窗阳台上,窗外风景尽收眼底。开发商没有说谎,这个位置的确看得到海。海面起了一层迷雾,就好似当年小仙的死,一直看不透真相的所在。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像小仙,我把曹安当做了主人,做一只每天把自己梳理得干净美丽,会对他撒娇会靠着他入睡的猫咪,看似温顺其实藏着看不透的心机。我将他的宠爱完全霸占。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分享。

我重新启用了小仙的博客。续写我们的故事,全黑色的界面冷静无情,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好似气体,不找个出口身体便会像气球一样不停膨胀,直到炸掉。

两年前的那个黄昏我邂逅了蓄意而来的曹安,他背着两只网球拍独自坐在场边,眼神落寞。在球场做勤工助学的我早已认出他,他比小仙博客里所贴的照片还要帅气,我知道他们正闹矛盾,处于分手边缘。更知道曹安这样的男人,是我寻觅多年却难得遇见的类型。

那一刻我有些嫉恨。意外的是曹安却起身向我走来:"我朋友爽约了,我定了两个小时的场。有没有兴趣打几局?"

我对他笑笑地点头,奔跑着去找另外的同学换了班。

那天的阳光很灿烂,我的内心却一直漫涌着黑色的思绪。这世界并不是所有东西都会准备好了被送到面前,更多时候要靠争取,不择手段的争取。

于是小仙和助教的流言被散布出来。如今流言早已不是口口相传,科技为所有一切带来了效率。我坐在网吧里往学校论坛上发了篇帖子,很快放关注,然后被八卦的女生们转发议论,过程中演变为更夸张的版本,直到轰动了校方。

选择奶油助教是因为在小仙博客里得知她和曹安的误会皆因为他。

那次小仙在上英语课的路上摔倒时我就在她旁边。她勉强站起来却发现扭到了脚。

"小漠你先走吧,今天是公开课有教委的人来录像的,迟到了不好。"在没有利益交集时我们是很好的姐妹,但我还是抛下她先走一步,我说:"我一会儿打电话给校医护队。让他们派车来带你去医务室。"

小仙没吭声。抱着一只腿坐在地上。我走出没几步却听到小仙的笑声咯咯地从身后传来。助教背着她迅速超过了我,他说:"这堂课没了小仙怎么可能上得精彩,背也得把你背到课堂上。"

他背上的小仙对我甜甜地笑,我却看出那笑里藏着多深的得意。

本来,我才是英语科代表,但她的地位远远超越了我。一次次夺去我的光彩和老师的宠爱。

123456 收藏

上一篇:记忆的回望

下一篇:小雅之死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