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与美女同行

(作者:随寓而安2015)

早些年的时候,由于人们受教育程度低,大人带孩子,常讲的故事,基本上都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民间传说,多是有鬼怪的内容。小孩子听这样的故事多了,就会自然地产生一种恐惧感,而且会在心里扎下根儿。

阿智就有这种体会,他小时候听可怕的故事多了,总是怕鬼、怕神的,胆子非常小。即使后来他成年了,胆量依然还是不及别人。

因为自知深受其害,所以,阿智就从来不给儿子小智讲鬼怪故事。果然,小智由于从小脑子里没有那些先入为主的吓人的东西,胆量就大得多。

这些都是絮话。

话说阿智年轻时,有一天晚上去大贾子家聊天、喝酒。由于他俩谈天说地、喝酒喝得时间太长,阿智该走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当时,阿智和大贾子都还没有成家,而且大贾子住在挺远的郊区。此刻,他看着阿智喝得不低,为了安全起见,就客气地劝其别走了、住下算了,大贾子的母亲亦是一再挽留。可是,阿智逞英雄,而且他也不愿意给人家添麻烦,便告辞,骑上自行车往回返。

从大贾子家往回走,骑车正常速度得将近一个钟头的路程。阿智走了还不到一半儿时,就觉得车子的后轮直咯噔,他心想:"糟了,准是扎带了!"等他下车一捏车胎,果然显瘪了。

这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呀!大半夜的赶路,还遇上了车子坏了,真是倒霉透了!

天儿已经这么晚了,肯定也不会有修车摊儿了。阿智又心疼车子,生怕揉坏了内胎,所以他不敢再骑了,推着车子地下走,这样车胎跑气儿还稍微缓慢一些,或许能够带着气儿坚持到家。

地下走可就慢多了,走了一会儿,他一看表,都十二点了。

此时,他正走在了一条小马路上。现在可好,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偶尔有一辆汽车经过,除了他自己之外,再也没有其他骑车的、或者步行的人了。

尽管平时阿智是喜静的,可是现在的静却有些太过了,再加上他本来胆子就小,这会儿更觉得周围有些瘆人了。

"要是有个同路人多好啊,可以壮壮胆儿。"阿智不由得想到。

说来也巧,就在此时,从前面不远的路口处拐过来一个人。那人拐过来后,正好还是跟阿智同向而行的,与阿智大约有三、四十米的距离远。

这真是想什么,就有什么呀!看来那句"张嘴三分利"的老话颇有道理,这想一下都不白想。

虽然路灯昏暗,但是可以看出来,前面的那位是一个女人,只见她高挑的身材,长长的散发垂至腰际,一袭素色的裙装。从那婀娜的背影看来,此人应该是一位妙龄女子。

只不过,有一点挺奇怪:那位女子打着一把伞。

"这大晚上的,又没有下雨,她打哪门子伞啊?"阿智有些不解地想。

"不管那些了,有个人同路,总比没有强得多。"阿智又这样安慰着自己。此时,他觉得刚才那种发瘆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了。

人的脑子就是复杂,它不能空着,少了这件事儿,必然钻进来另一件事儿。刚才那会儿,阿智觉得发瘆时,总想着有个人同行就好了;可现在,看见了有同行者,还是一位年轻的女子,他不由得有些想入非非了。

阿智看着前面的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走着,便遐想了起来:"根据以往的直接经验和从书上学到的间接经验,凡是身材窈窕的女子,多是花容月貌、奇美无比的,想必此女亦是如此。"

"啊!这深更半夜的能与如此一位美女同行一路,真是太惬意了,若是能够与她并肩而行,进而......。"他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力争离那位女子近一些、再近一些。

就这样,阿智其实是在一种近似追逐的状态下快步行走的,果然两人的距离渐渐地缩小了:不到三十米、二十几米、十几米了。此刻,阿智似乎已经闻到了女子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清香,太迷人了!

"今天车带坏得真是时候,否则上哪儿才能碰上这种天上掉下来的美事儿呀?"阿智美美地想着、云里雾里地沾沾自喜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阿智突然一惊:前面的女子猛地高了许多!他再仔细一看,女子的脚竟然离了地,大约有半尺左右。

"莫非她会轻功?"阿智先是这样想,接着他又否定了原来的想法:"不对,有轻功的人,也不过是脚力快于常人,轻功再好也不能离地行走哇?这有违物理学原理!"前后矛盾的想法,使阿智糊涂了起来。

"别是遇上了......?!"阿智又想。他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激灵儿,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此刻,恐惧感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

思想至此,阿智连犹豫都没有,立即将车子一调头,赶紧往回走,他想等回到刚才经过的路口以后,再拐个方向,似此等高深莫测的"美女",还是不消受的为好!

可是,阿智往回走了几步,猛地发现前面十几米远处也有一个人与自己同向走着,而且也是一个打着伞的、脚离开地的窈窕女子!阿智急忙扭头往回看了一下,后面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她怎么又到了自己的前面?难道她会飞?!"阿智惊恐地想,是再调头呢?还是继续往前走?他真的有些犯难了。

就在此时,那个女子突然转身与阿智相向而行起来,两人相距只有六、七米远了,她的面孔可以看得十分清楚:哪里有什么花容月貌?分明是青面獠牙!而且她原本打着的伞也恍然变成了一个纸幡儿!

"自己被鬼缠上了!吾命休矣!"此念一出,阿智吓得魂飞魄散,把眼一闭等待着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就在阿智一闭眼的当头,他忽地清醒了,原来自己刚刚是在梦中。好美、却又可怕的一场梦啊!竟然惊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唉!都怪自己小的时候听鬼怪故事太多了,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潜意识,连个美梦都给做得变了味儿!"镇静了一些之后,阿智无奈地想。随后,他又想:"这个蹊跷的梦境似乎在向自己昭示着一个道理:表面上美好无比的情景,却可能隐藏着丑陋的、甚至令人惊悚的真相,切勿痴迷于此等表象!"

12 收藏

上一篇:老爹怀孕了

下一篇:恶鬼继父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