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雪菩萨

(作者:李谦)

明永乐七年,大青府重金建了一座大青桥。将要完工时大桥突然垮塌,砸死了二十六个工匠。龙颜大怒,派左都御史陈文觉前往彻查。

陈文觉星夜来到大青府,见到了知府刘一狄。刘一狄文武全才,年轻时曾经在军中效力,如今在这一方水土很得百姓的拥戴。修桥工程是刘府师爷郭伦监管,承建工程的商人在事故中被砸死了。郭伦的言谈中也看不出什么破绽,线索中断了。陈文觉正在烦闷,天上下起鹅毛大雪来,大雪纷纷扬扬,整整下了三天。雪停以后人们惊讶地发现,在城北土地庙旁边,出现了一尊雪菩萨!消息传开,立刻轰动全城。

陈文觉和刘一狄穿着便服也去看热闹,远远就看见香烟缭绕,百姓们正在叩头祈祷,香烛供品堆放了一地,还有很多崭新的袈裟暖帏堆放一旁,都是善男信女进奉的。雪菩萨端坐在莲花宝座上,双手捧着玉净瓶,法相端严慈和,身旁站着一个童女,眉目很秀丽。陈文觉就是一愣,扭头对刘一狄说:"刘大人,这童女看着有点面善啊?"

刘一狄听了这话仔细端详了半晌:"是吗,像谁?"

这时前面人群中传来古怪的喊叫声,随即一片惊呼,一个老乞丐正被几个仆从摔出来,刘一狄认得那几个仆从正是自己府上的家人!郭伦急忙跑过去询问,原来他们保护夫人正在上香,这乞丐不知从哪里跳出来冲着夫人鬼叫一通,叫的什么大家一句没听懂,把夫人都吓昏过去了!

刘一狄命令家丁们抬着夫人回府。陈文觉心里一动,他想起来了,那童女的模样正是刘一狄的夫人纳氏。陈文觉就住在刘一狄府里,见过纳氏。

老乞丐慢慢爬起来,大家都大吃一惊,随行的郭伦更是惊骇得叫出了声。那乞丐长得丑极了,双眼外翻,耳朵扭成一块肉疙瘩,满脑袋还都是疮疤,稀稀拉拉立着几根毛发。刘一狄面色不大好看,显然在心疼被吓坏的夫人,不过还是和和气气地询问。乞丐嘶哑着嗓子说:"小人吓坏了夫人,请大人治罪。"说得一口怪里怪气的官话,也听不出是哪儿的人。

刘一狄神色和蔼:"天降祥瑞雪菩萨,就是要万民同福,我岂能责怪你。"乞丐慢慢抬起头,外翻的眼睛里射出两道奇异的光。他站起身来,佝偻的身形还不如一个十几岁的孩童,围观的民众纷纷赞叹大人的德行。陈文觉也暗自点头,虽然只相处了几天,就感受到了刘一狄平易近人,处事果决。难怪百姓拥戴他。

回到衙门,刘一狄立刻安排手下在雪菩萨周围搭起了亭台,围上了帘幕,设立了香炉宝鼎,随后起草奏折,把这件大喜事飞速上奏朝廷。陈文觉知道,他是想用这件事冲淡塌桥案的影响。

朝廷的批复还没下来,又出命案了!

又一夜大雪。陈文觉夜里没睡好,耳边老是传来哭泣的声音,听说纳氏被乞丐吓昏之后就病倒在床上整日精神恍惚,这哭声来自内宅,想来是纳氏发病了。

陈文觉正在和刘一狄喝茶,有衙役来报,那乞丐死了。

乞丐的尸体就在雪菩萨的后面,佝偻的身躯像一只大虾,脸色青紫,本来丑怪的脸更加可怖,看上去跟鬼没啥两样。

仵作过来翻看了一下尸体:"是冻饿而死。"刘一狄吩咐人盛殓了埋到城外乱葬岗去。陈文觉说:"慢!这有大量的暖帏可以裹身取暖,还有菩萨座前数不尽的美食,这里乞丐怎么会冻饿而死?"他走过去,撕开乞丐的褴褛衣衫,见那乞丐的前胸疤痕遍布,右颈旁倒是有一块完好的皮肤,有小半个刺青,似乎是什么兽类。陈文觉仔细勘验着,眼睛停留在乞丐后心一个掌印上,掌印呈现浅浅的红色。

仵作的冷汗流了下来。陈文觉抬头问刘一狄:"刘大人,你是武举出身,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掌印是红砂掌一类吧?"刘一狄点了点头。陈文觉轻轻抬起乞丐的右手腕,那手腕上系着一道鲜艳的大红布条,大雪里分外惹眼。

刘一狄带着捕快们仔细勘察现场,可来往人太多,脚印杂乱,也再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

捕快们抬起乞丐的尸体,天冷路滑,一个捕快一趔趄,乞丐的尸体一下子摔在地上。郭伦喝骂了一句粗话,几步跑过去,弯腰帮着抬,忽然脖子上一个小小的饰物落在了雪地上。陈文觉捡起来递给他,然后指挥捕快们把尸体安放在不远处一个祠堂里。

皇帝的奏批下得好快,说虽然大青桥倒塌,可老天降下雪菩萨这大祥瑞,正是太平盛世,君主圣明才会有的吉兆,龙心甚慰,立刻拨银十万两,敕建大雪佛寺,寺庙落成之日皇帝要派大员前来主持观礼,还亲笔题写了寺名。

陈文觉不由得苦笑。这时候虽然距离朱棣篡夺建文帝的皇位已经过了七年,像这样祥瑞的征兆出现,皇帝是不会放过的。

消息传开,大青城里的百姓喜气洋洋。刘一狄下令家家张灯结彩,可自家的彩灯才挂上就不得不摘了下去,纳氏吊死了!

123 收藏

上一篇:阴差田百万

下一篇:祛病红珍珠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