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医治心

(作者:顾文显)

1.姜先生一语成名

郭庄古镇有家汪姓财主,老太太数年前患病,喝的苦水能淹死人了,那病却一天重似一天,终于卧床不起。当家的想起本镇有位名叫姜世杰的,是几代祖传卦师,门口高悬"飞星批命"的匾额,替人相面占卜,有些灵验。病急乱求医,急派管家带上老太太的生辰八字,去姜先生那边问吉凶。姜世杰净手焚香,摆下大钱,接过那份生辰八字,闭目诵祷了许久,突然睁开眼睛大笑,说了声:"西去,大吉。"然后又是紧闭了眼睛,任管家如何追问,再无下文。

管家只得回去如实复命。当家的仔细琢磨,姜先生说大吉又笑,说明事有转机,这"西"吗......是了,往西走五箭地,可不有位贝郎中嘛,从前欺负他名气小,还就没求过他,既然姜先生点拨,那就找他瞧瞧去,马上派家人抬着小轿将贝郎中请到家中。

这贝郎中聪颖过人,师古不死守,诊脉开方常有独到见地,但他不与浊世同流,一文钱的病绝不投二文钱的药,因此受同行排挤,在这一带备受冷落。这贝郎中心里本来憋着气,待要过老太太从前吃过的方子一看,都是些平稳安康之剂,虽说没风险,却如何能救这垂危之命?索性让老太太暴泻排毒,只要侥幸留得性命,那时再徐徐进补,便可高枕无忧了。贝郎中提笔开药,担心家属不认真,他亲自坐镇监督。

汪老太太吃下贝郎中的药,接连上吐下泻,折腾得奄奄一息时,又改服贝郎中的滋补方子,渐能进食,不到两个月,居然可以扶着丫环的肩头到室外走动了。

汪家人欣喜若狂,摆下酒肉,大宴贝郎中和前来贺喜的亲朋。席间说到此前都是往东、往南、往北求治,多亏姜先生神算,指明"西去,大吉",往西一碰就准,果然活了老太太一命。说到高兴处,当家的打发人给姜先生送去一坛酒,表示感谢。

大伙吃喝得高兴,送酒的小厮回来。当家问:"姜先生说什么来吗?"小厮答:"姜先生连个谢字也没有,耷拉着挺老长个脸,一个劲地说'不好'。小的问他究竟怎么了?他说,'天机,天机。'"

这"不好"里蕴含着什么天机,莫非说老太太这病会落下残疾?谁也参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酒醉饭饱,尽兴而散。

岂料这天夜里,一向太平无事的郭庄却涌来一群土匪,将汪家大门撞开,闯入室内,把汪家老少十多口子悉数从被窝里揪出。匪徒们将财物搜掠一空,意犹未尽,其中一个用尖刀抵住老太太脖子,威胁汪财主:"说,你家窖藏共有几处,都在哪里?"

面对贪得无厌的匪徒,汪财主哪里肯说出什么窖藏?正苦苦哀求时,怎奈老太太大病刚好,禁不住室外寒冷,猛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身子剧烈一动,竟让尖刀刺入咽喉,登时倒在血泊里......匪徒见死了人,这才一哄而散。

汪家破了财,却没能免灾难,老太太还是命丧黄泉,昨天喜事,骤变丧事。然而,昨天赴宴在场的那么多人,回忆起当时情景,个个毛骨悚然,姜先生对小厮连说几个"不好",并且强调"天机",其中必有缘故,若是汪财主大方一点儿,赶紧过去追问一下,可不就免了这场奇祸!

被众人一点醒,汪财主再也顾不得心疼钱财,发送完母亲,急从窖藏里取出一锭大银,上门叩谢姜先生神算,并请姜先生今后多多照应。此事迅速传扬开来,姜先生一夜间成了诸葛亮再世,刘伯温重生,赶来求前程问财源的人渐渐多起来,姜先生把卦金涨了一倍,并且收了些只干活不授艺的学徒,如有求卦者要提先预约,急事先算更要额外多纳卦金。天下事总是越难越有人聚堆,不到俩月,那预约排号的挨到三年后去了!

2.贝郎中夜警骗术

这天傍晚,天气炎热,姜先生在葡萄架下一张小桌前坐定,守着一碟海米,一碟花生,背后小徒弟替他摇扇驱热,小酒喝得好不惬意。正在这时,进来一个人,恍惚认得,这不镇西端的贝郎中吗?姜先生高声喝问徒弟:"都哪去了?说过多少次了,日落后不预约,不问卜,怎么随便放进人来了呢?"

"姜先生真是人一阔脸就变。"贝郎中苦笑着摇头,"是我骗过当门小厮,说是你单独约见的。怎么,姜先生事先没算出来?"

这话让姜先生没法答对,他怎么可能算得出来?不过,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让他预感到此人善者不来,僵持下去免不了尴尬,便忙站起来吩咐徒弟加板凳:"来得好。你我兄弟痛饮一杯,叙叙交情。"

贝郎中便在姜先生对面坐下,递上生辰八字:"兄弟父母遇上牢狱之灾,百思不解,特求指点迷津,卦金之事,断不能坏了先生规矩。"

"那要请教二老生辰八字。"

"记不确切了。"贝郎中歉意地摇头,"父母有难,罪及子孙。先生只看兄弟有无灾难,不就可以了吗?"

姜先生又吃了一惊,这茬怎么忘记了呢。他急忙冷静下来,按老一套程序默念了一阵,道:"说难即难,说不难即不难,此所谓逢凶化吉者也。兄弟可能要破财,出白银百两,或可禳解。"

姜先生经常用此法替人分忧:你出到一定的银子,他便替你禳解,如果真的逢凶化吉,他银子全受;反之功德不足,他也无力回天,银子退还半数。里外都是他只赚不赔。

"不多不多。"贝郎中连连作揖,"咸丰三年秋,家父被诬告与禁书案牵连,倾家荡产也未能营救。父亲死于狱中,母亲忧伤过度,也随了去。如今小弟思念双亲一天甚似一天,拼上倾家荡产也要换二老生还,但是枉费心机啊。姜先生区区百金即可禳解,太便宜了些。"

这是什么话呀?姜先生气得满面紫胀:"事情已过近20年,你抬出死人说事,这不是戏弄人吗?"

"那就算姜先生的不是啦。"贝郎中不慌不忙,"卦上就没告诉你,小弟幼年就应当是孤儿?"

123 收藏

上一篇:乔士莲智歼群匪

下一篇:李老君斗太岁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