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捣鬼当知县

早先有个刘员外,家有千顷土地,万石余粮,金银财宝不知攒了多少,一不愁吃,二不愁穿,就是年近花甲,没儿没女。老员外眼看着刘门要断香火,急得到处求神问卦,坐卧不安。好在员外和夫人都是行善的人,经常帮助别人,给方圆几十里留了个好名声。

人常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刘员外在年近花甲时,果然得了一个儿子。这儿子刚一落地,又白又胖,把个员外老两口高兴得合不住嘴巴,爱如掌上明珠,棒在手里怕吓了,噙在嘴里怕牙挂了,连哭都不让哭一声。

一转眼这孩子已经五岁了,老员外就给他安了个名字叫万宝。万宝天生有一个灵脑瓜,记性非常好,人教他念书,念几遍就背得滚瓜烂熟。

有一天,员外领着万宝到街市上闲逛,碰见了一个相面的,老员外就说:"先生,请给我儿子相个面吧。"相面先生一看说:"你这儿子前庭饱满,地角方圆,后来必成大器。不知老员外给他安了个啥名字?"员外说:"我老来生子,爱他如掌上明珠,顺口叫他万宝,请先生给他起个官名吧。"相面先生一听说:"你这儿子生来聪明过人,志刚性柔,就叫他刘道归吧。"员外顺手赏了相面先生一锭白银,带着道归到别处去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就是几年,道归已经十五岁了。这一年,老员外和夫人都先后去世,道归担起了刘府的日常大事。开始府中的仆从倒还卖力,可等了不久,有个孙管家就好使唤了,他想老员外一死,这万贯家产的主人就是刘道归,再没个远亲近友。我自进取员外府,力也没少出,虽说员外在世时为我娶妻,待我不薄,可现在都已经死了。我如今老婆孩子七、八口,不如趁刘道归还小,占了他的全部家产。他不言喘则罢,要是乱讲,我把他一赶,这万贯家产岂不是我的了。谋算好了,就暗中给县太爷送了三千两银子,要他从中帮忙。这个县官是个财迷,一见孙管家送来这么多银子,三拨两点就把刘府的万贯家产断给了孙管家。孙管家得了这份家当,高兴得象狗见了骨头似的,成天请客送礼,拉拢关系。刘道归实在受不了,就找他讲理。孙管家自认为官府已经买通,其他人能把他怎么样,就心一狠,把刘道归赶出了府门。

道归出了府门,无依无靠,白天沿门乞讨,晚间睡在荒郊破庙。时间长了,头发绣成了个毡片子,腿细得象个麻秆了。冬天到了,西北风卷着雪花,铺天盖地,刘道归的脚和手冻得裂子象娃娃嘴,一步一滩血。好容易又熬了两年,道归整十七岁了。有一天他讨饭路过自己的庄院,不由得想起了死去的爹妈,顿时眼泪流了下来。他想,人心都是肉长的,为啥有坏有好,有善有恶?爹爹、妈妈行善一生,死后,万贯家产硬被人霸占去了,真是行的善多,遭的难多。想到这里,他狠下心一定要治一治这个忘恩负义的孙三。

有一天,刘道归讨饭来到一个场边,一个农夫说:"哎呀,咋这么大的个荞麦来?还是个四棱子!"刘道归一听,感到很稀奇,到跟前一看,果然是个四棱子,就说:"大叔,把你这颗荞麦给我去吧。"农夫一看是个叫化子,就说:"你拿去吧。"刘道归拿了荞麦,回到城里来,和一伙叫化子在阳洼旮旯里看景致,叫化子你争我嚷,召来了不少人。恰巧孙三也在里边,他想荞麦都是三棱子,哪来个四棱子,真是稀奇之物,说不定还是老员外死时留给这娃娃的一件宝贝呢,越想越觉得疑心大,他赶忙把周围的人撵走,然后对刘道归说:"当初我是一时糊涂,对你有点苛刻,看你现在怪可怜的,跟我回去吧。"孙三缠了好大一阵,刘道归理也不理他,后来孙三托人用十两银子硬把荞麦买去了。刘道归得了十两银子,和一伙叫化子到馆子里美美地吃了一肚子,剩下的钱买了一身衣服。

又过了几天,刘道归闲得没事干,就拉了一只老鼠在街上耍,看热闹的人非常多,不大一会就挣了不少钱。正好孙三又带着儿子从跟前路过,儿子一看见老鼠,连哭带闹,硬要玩老鼠,逼得孙三没办法,就对刘道归说:"你把老鼠拿到我们家去耍吧,我给你多给些钱。"刘道归就带了老鼠来到了孙三的家,孙三的儿子这才和道归耍了个美。到了晚上,道归把老鼠装在匣子里,再三安顿孙三家里人要把猫看好,后来被孙三的儿子硬端去放在上房的柜子上。第二天早上天刚麻麻亮,孙三的儿子就嚷着要看老鼠,闹活得没办法,孙三只好给穿好衣裳叫他自己去看。儿子刚一揭匣子盖,老鼠"飕"地一下就跳到地下了,紧跟着门里进来一只猫,一张嘴就咬死了。孙三的儿子大喊大叫,惊醒了刘道归,他见老鼠被猫咬死了,就对孙三说:"我的'摇钱树',叫猫给咬死了,你说咋办呢?"孙三想来想去,不好说啥,就让刘道归提条件。刘道归说:"我这只老鼠少说一天赚一两银子,十天就是十两,一年就三百六十两,十年要嫌多少?"孙三一听,只得忍痛赔了一匹马。

12 收藏

上一篇:贾古董计骗吉三官

下一篇:黄狗大狸猫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