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清智破案中案

(作者:广龙竹)

宋朝天禧年间,天南山流传着这么一段人人皆知的事:天南王家,一夜尽亡,家财万贯,一炬成灰。鬼盗千裘,积金如山,江湖隐名,百姓平安......

母告孩儿露端倪

张一清刚到天南山古柳县上任不到半年,一天,清早就有人鸣冤击鼓,于是整理衣襟,吩咐师爷田会升堂断案。

原告被告带到,张一清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妇女和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那妇女头上披金带玉,脸上胭脂水粉,杏花眼直往上挑,刁钻轻薄之态表露无疑,一到公堂便扑通一跪,嘴里直呼:"请大人为民妇做主,民妇陈李氏,状告儿陈聪不孝"。那男孩颔首低头,一副书生打扮,见到大人礼数周到,说道:"愿听大人安排"。

原来是一个母亲状告儿子不孝,当今皇帝极重孝道,在公堂上遇到不孝子可乱棍打死,眼看这孩子憨厚老实,不像是不孝奸邪之人,县丞张一清心里狐疑,继而问妇人道:"这孩子是你亲生骨肉?"

"是民妇所生!"

张一清又向陈聪问道:"这妇人可是你亲娘?"

"是!"

张一清顿了顿,又问陈李氏,道"你具体说说你儿子不孝之处?"

陈李氏嘴角一撇,"民妇命苦,丈夫一年前患恶疾去世,这泼孩儿在为父亲守丧期间,多次擅离父亲灵堂,之后三番五次冲撞母亲,民妇几次劝导,仍不思悔改,民妇无奈,交予大人训诫,最好受点棍棒之苦!"

张一清见陈聪依旧低头无语,并不为自己辩解,又向他问道:"你母亲所说是否属实?"

"属实,愿听大人发落!"

"大人,不孝儿都已认罪,按大宋律例可乱棍打死!"陈李氏一副得意之态,话语间尽显尖酸刻薄。

看来这陈李氏是想置自己亲生骨肉于死地,从公堂表现来看,陈聪倒是像有情有义之人,倒是这妇人尽显刁钻,其中必有隐情,若遂了这妇人的意,岂不平添一桩冤案?张一清想了一会,一拍惊堂木,宣判:"案情明了,不孝孩陈聪收监暂押,待签字画押之后乱棍打死,陈李氏三日之后抬棺来牢房收尸!"

"谢大人!"陈李氏谢过张一清,满意地退出了公堂。

待陈聪被带到牢房后,张一清吩咐旁边捕快关力和古青如此这般,关力和古青退去......

捉奸在床案件明

夜半更深,陈家大宅一片寂静,两个陈李氏的贴身侍女碧荷翠柳守在后门,忽然后门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一声开门的吱扭声,一个黑影从门外进来,随碧荷翠柳进了陈李氏的闺房,接着便听到房间里一片男女云雨之声。

忽然,捕快关力古青从房顶上跳下来,关力一脚踹开了陈李氏房间的门,古青快速走到后门把门打开,县丞张一清携师爷田会和其他几个捕快已在门外等候多时,张一清一行人马上把陈李氏房间的男女堵住,待点好蜡烛,那双男女穿好衣服被关力古青带到跟前,那女的是陈李氏不假,那男的却是个光头,原来是县内灵真寺住持和尚玄华,两人面露惊愕之态,这时陈李氏再也没有了公堂前的神气与嚣张,玄华也低着头不敢看张一清。

原来那日公堂断案,张一清知案件必有隐情,心生一计,先稳住陈李氏,待查明案情还陈聪公道。那日陈李氏走后,他派关力古青跟随陈李氏,正如心中所想,出了县衙拐过两个路口便有一个头戴毡帽男子接应,两人嘻嘻笑笑进了陈李氏家门。次日,他从学堂教书先生和陈聪同学口中得知陈聪仁厚善良,经常帮助同学,不会是不孝之人,心中更有了几分稳妥。

张一清想到必定是陈聪发现了母亲苟且之事,有意阻挠,陈李氏嫌他碍眼便和那奸淫男子生计除掉这个妨碍他们行好事的眼中钉,在公堂上陈聪为顾全母亲清誉便不再反驳,正称了陈李氏心意。料到陈李氏必定和那男子耐不住寂寞,便天天派人暗中盯住陈家大宅,来了个捉奸在床,使陈李氏和玄华和尚百口莫辩。

当即在陈李氏房间内审问陈李氏和玄华和尚,回过神来的陈李氏哭哭啼啼,大喊大叫:"求大人放过小女子!"她在事实面前对奸淫之事供认不讳,并在张一清的追问之下承认了诬告儿子陈聪之事。

张一清看玄华和尚眉眼清秀,却也是个酒色和尚,他在审问过程极少说话,只是以"是"和"不是"回答张一清的提问,知道他是一个有心机之人。

在带陈李氏和玄华和尚回衙门的时候,张一清不经意间在陈家大宅看到陈聪之父陈天佑的灵堂,眉头一皱,一团疑雾萦绕在心头。

123 收藏

上一篇:别字丢了乌纱帽

下一篇:八个金元宝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