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的口味

不论哪个领导,都会有自己的口味。W县委组织部钟部长的口味却有些特别,山珍他不中意,海味他不喜欢,唯独嗜好清清淡淡的汤粉。这个口味由来已久,看来是没办法改变的了。

钟部长的口味在W县的党政机关和乡镇,有着广泛的知名度。每每钟部长下去检查工作或考察干部,接待单位都无一例外地会为钟部长准备一份清清淡淡的汤粉。餐桌上,只要上了汤粉,那就是对钟部长最大的尊重。

"小姐,上汤粉!",和《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那句经典的歌词"翠花,上酸菜!"一样,那是钟部长入席时最喜欢听到的一句话。

这天,市委组织部新上任的田部长来到W县检查工作,钟部长将预定酒店席位和点菜的任务临时交给了组织股杜股长。

于是,杜股长便提前一小时来到本县最高档的悦君酒店,选定了一个大套间,还点了上档次的八菜一汤。

唯独没点汤粉。

没点汤粉不是杜股长工作上的疏忽。实话说,这是他故意做给钟部长看的,眼下,他对顶头上司钟部长的确很有意见。

在W县委组织部,杜股长学历和文字水平都是最高的,任现职时间比较长,群众基础也不错,按说,职务升迁不应该成为问题,可好几次机会都从他身边溜走了。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主要原因是过不了钟部长这一关。就说最近这次机会吧,部里分管党群、办公室工作的副部长调走了,补缺人选有杜股长和干部股的万股长,民意测验时杜股长略占上风,到了领导班子研究时万股长却占了上风。据说是钟部长对他"一根筋"的评价起了决定性的影响。说他"一根筋",不仅仅是钟部长的看法,部里很多同事也是这么看的。要举例来说明"一根筋"的来由,可能三天两夜也说不完,单说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吧。根据省市"转变作风年"的要求,今年杜股长花了不少时间,跑遍了所有乡镇,深入调研,撰写了一篇关于农村党建的调研文章。文章送钟部长审阅后,钟部长批示:"有些问题可拿到下次全县组工会上讲讲"。杜股长觉得调研成果如此处理实在浪费,便提出寄有关刊物发表。钟部长认为,调研文章所反映的W县在基层党组织建设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尽管不能把它当作新闻报道来看,但造成的负面影响肯定是有的,因此建议最好不要公开发表。但这类文章作者有权决定是否寄报刊公开发表,文责自负,因此杜股长任着性子硬是将文章寄给省委组织部主办的《组工通讯》,并且很快发表了。文章发表后,正赶上副部长补缺的事,于是"一根筋"印象在钟部长脑海中的深化,又让杜股长吃了大亏。

"杜股长吗,我是老万。钟部长带着田部长马上就要过来了,菜都点好了吧?"手机里,传来了准副部长的声音。

"都搞好了。在'东京'厅。"

"哦,对了,别忘了上汤粉!"

有准副部长的特别交代,不"落实"看样子也不大好。

"小姐,有汤粉吗?"杜股长漫不经心地对入厅泡茶的服务小姐问道。

"汤粉太大路货了。我们这里有招牌粉--麻辣干炒粉!"服务小姐热情地介绍道。

"那好,今天就试试你们的招牌粉!"杜股长觉得如此处理也不错。总之,要让领导看出自己是有情绪的,对领导的做法是不满意的,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大不了,走人,还能一棵树下吊死?

钟部长带着田部长一行入席了。

钟部长将杜股长向田部长作了介绍。田部长一边握手,一边问:"你就是那个写《加强和改进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的思考》的杜兵吗?"

"是的,我叫杜兵。"

"这次来你们县之前,部里有人向我提起过你,那篇文章我拜读过了,很好,写得很深刻啊!老钟,强将手下无弱兵,你们这里出人才啊!"

"我们小杜的确是个人才呢。硕士生,笔杆子。"钟部长脸上堆满了笑。

"田部长,"田部长还要说什么,准副部长却拿话插开了,"您喜欢喝什么茶?"。

"喝茶没讲究,随便。"

"那好,乌龙!"准副部长向服务小姐发出了第一道命令。

"斟酒,上菜!"大家喝了口茶后,准副部长向服务小姐发出了第二道命令。

"小姐,上汤粉!"酒过三巡后,准副部长向服务小姐发出了第三道命令。

服务小姐赶忙将招牌粉端上餐桌。一见油光闪亮、椒粉点点的麻辣干炒粉,钟部长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准副部长更是义愤填膺,当即责问:"我不是特意提醒要上汤粉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这是酒店的招牌粉,我特意点的。田部长,您尝尝鲜。"杜股长把麻辣干炒粉转到了田部长面前。

"你......"准副部长还要发作,田部长却眉飞色舞地将竹筷伸到粉堆,说:"好东西来了!哈哈,我'剪彩'!"

"我吐露一个小秘密:我们田部长最爱吃麻辣干炒粉!"随行的市委组织部助理调研员老朱介绍说。

"没错!我就特别喜欢吃带麻辣味的干炒粉!老钟,你呢?"田部长轻轻地动了下转盘,麻辣干炒粉便对准了钟部长。

"喜欢!喜欢!"说罢,钟部长夹了一大坨炒粉塞进嘴里,接着,用湿毛巾轻轻地擦了下脸,那丝难受的表情就不经意地被掩饰住了。

准副部长轻轻地走到钟部长身后,用耳语向钟部长请示道:"部长,再上一份汤粉吧?"

"不用了。"钟部长挥了挥手,准副部长便知趣地坐回原座。

午宴在钟部长一个不咸不淡的笑话中终于结束了。散席时,田部长主动走到杜股长面前,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说:"我们要多联系。你关于农村党建问题的思考很对我的思路,有时间我们再好好聊聊!"

"请多指教!"杜股长也回递了一张名片。

"谢谢你点的麻辣干炒粉!"田部长收好杜股长名片后,又亲热地拍了拍年轻人肩膀。

说来也怪,"麻辣干炒粉"事件之后,钟部长对杜股长态度似乎有了较大改变,大会小会时不时表扬几句不说,还经常向杜股长吐露一些内幕消息,什么"田部长在全市组织部长会议又提起你那篇文章"啦,什么"市里要成立一个党建研究课题组,田部长想借用你"啦,等等。与此同时,钟部长的口味似乎也有了较大改变,每遇饭局,总会亲自吩咐服务员上一盘麻辣干炒粉。"口味嘛,不能几十年一贯制。任何事情,都要与时俱进哟!"他常对部属说。

是年底,杜股长真的到市委组织部工作了。不是借调,而是升任组织科科长了。

12 收藏

上一篇:领导的缺点

下一篇:桃色新闻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