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年代,我用微笑祭奠忧伤

(作者:李荷西)

1

有时,我们总误会了爱。

比如第一次见到肖磊时,我所表现出的焦躁与不安。他的高个子那样碍眼,英俊的脸那样碍眼,举手投足的潇洒那样碍眼,声音更甚,低低的男中音,每一声都像铁钩一样的绞我的血液,让我难受极了。

后来,我才明白,那是爱,只一眼就跌进的爱的深渊。

2

我曾经见过肖磊和姐姐在床上。他们都浑身赤裸着,他像骁勇的战士,姐姐像土地,渴求着他从她身体上碾过,留下炙热的气息。他们毫无顾忌地吻和抚摸,他毫无顾忌地撞击她,她毫无顾忌的大声喊叫。他们毫无顾忌,他们以为那天我去上学了,却不知道我中途返回了。

我看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的目光无法从那景象上离开。我觉得那是非常美的,也是非常丑的。我从未见过那样的姐姐,平时她总是穿着白色的裙子,披着长发,微笑的样子。我也从未见过那样的肖磊,平时他穿着蓝色衬衣,站在讲台上,或者走下来,靠在谁的课桌前,读好听的英文。偶尔他会有小小的放空,目光穿越了窗子,飞向了远方,那是我觉得他最迷人的时刻。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是我先认识肖磊的。班里的那些女生们都在叽叽喳喳地议论他的穿着,神态,声音,议论他有没有女朋友,八卦她们搜集来的关于他的听说。我觉得那样挺好,他是我17岁时暗恋着的男老师。但只是暗恋。我会在1年之后大学了,把他忘掉,和所有的暗恋一样。

可是后来,姐姐把他带回家了。姐姐说,这是你姐夫。

姐姐真是脸皮厚,那时,他们才认识几天呢?

我只觉得天地一片轰然,我没有像以往对待姐姐的情人那样,嘻嘻笑着,而是扭身跑开了。

我跑了很久很久,直到筋疲力尽,然后我就蹲在路边大声哭了起来。我觉得,我失去了一切,我失去了姐姐,也失去了他。

3

父母是在姐姐20岁我15岁的时候,回外婆家时出车祸去世的。之后,姐姐便和我相依为命。

小时候我们关系并不好,可是父母走后,她却对我特别好。

她会在我睡觉的时候钻进我的被窝,温柔地搂着我。会在我不吃早餐的时候,愤怒地掉眼泪。会在我们因为困窘而吃不上水果时,借钱买我喜欢的樱桃吃。

那温暖都只发生在肖磊介入我们之间之前。当他作为姐姐的男朋友,我的老师出现在我的家里,睡在了姐姐的床上,吃姐姐做的早餐,一切都变了。

姐姐变得忘了我,眼里只有他。

他从谦谦君子变成无耻淫棍。

我变得沉默,心事重重。

我觉得那个家我待不下去了,我没办法看见他们,他们是谁,他们温柔的笑眼里有我么?他们各自把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分别掳去。

后来,我离家出走了。

我在一家KTV里做了服务生。晚上就睡在包间里。那时我已经离家2周了,我一直在KTV没有出门。后来有个客人看见我大叫起来:你是不是叫小雅?

然后他急匆匆地跑出去,又回来,拿着一张带着我照片的寻人启事。

我拿着那张寻人启事发呆,那字不是姐姐写的。是肖磊写的么?

如果你们看到我们的妹妹,请把她带回来,或者告诉她,我们很爱她,不能没有她。

那个客人我叫他楠哥,楠哥拉着我走出KTV,我看见了马路的墙边,电话亭,电线杆上到处贴的都是我的照片和寻人启事。

我一边走一边揭,楠哥就跟在我的后面。然后我就看见还在张贴启事的姐姐和肖磊。姐姐好像老了许多,她穿着肖磊的外衣,头发蓬乱,眼睛很肿。

我喊她一声,她不敢相信的回头,然后奔过来抱住了我,眼泪滴在我的头发上。之后她给了我一个耳光。那个耳光,是她惟一的一次打我,也是我记忆中最温暖的部分。

4

我跟他们解释说,楠哥,是我男朋友。

楠哥讶异地睁大眼睛想辩解时,却被我紧紧攥住了手。

吃过饭,我帮姐姐收拾东西,告诉她:楠哥今晚上会住下来。

姐姐说让他和肖磊睡一屋,我们睡一屋。

不要,我说,我要和楠哥睡一屋。

我说时,特意偷看了一眼肖磊,他的嘴唇好像颤抖着,想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晚上,楠哥来揽我:为什么说我是你男朋友?

我正在听隔壁的动静。隔壁真安静。如果他们安静,那我们就来制造点动静。

我让楠哥吻我,让他做他想做的一切事情。让他像骁勇的战士那样碾过我这片渴望的土地,让他毫无顾忌,我也毫无顾忌。

很疼,可是我却假装很快乐。我听见隔壁开门的声音,听见姐姐或者肖磊出来了,所以,我叫得更加大声了。

再后来,楠哥睡着了,我却无法入眠。我看着这座熟悉的房子,觉得我永远也融入不进来了。饭席上,姐姐说下个月,她会和肖磊结婚。姐姐还说,如果再找不到你,我们......

那一句我们......是什么呢?姐姐也许已经知道我为什么会难过,激烈。还也许不知道,不知道我这样的问题少女,爱上了她的爱人,自己的姐夫。可是我现在却以为那是恨。因为恨,所以那爱绵延不息,更加繁盛。

12 收藏

上一篇:梦中情人

下一篇:假戏真情爱上你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