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锅

(作者:川戈)

你们吃火锅的时候,会点鸳鸯锅吗?就是那种一半白汤、一半红汤的锅底。

曾经有人告诉我,在巴蜀地区,许多有经验的老人是不吃鸳鸯锅的。因为鸳鸯锅,也被叫做“阴阳锅”。你永远不知道,和你拼桌的那位,到底是什么东西。

1、

大学的时候,我有个来自重庆的女朋友,乔浅。我本是不吃辣的江浙男生,但为了陪她,四年里吃了九十九顿火锅--幸好还有“鸳鸯锅”这种选择。后来,我其他的重庆朋友告诉我,当一个重庆人愿意和你一起吃鸳鸯锅时,那是一种近乎破坏原则的迁就了。

我们本想着,将第一百顿火锅作为纪念日。但直到我们分手,这个数字依然永远定格在了九十九。

毕业后第三年,我到重庆出差,夜里肚子饿,便出来找夜宵吃。顺着昏暗的路灯走了许久,我也没见着一家营业的店铺。走着走着,突然一股麻辣鲜香的气味飘了过来,我抽了抽鼻子,顺着香味快走几步,走过几个拐角,香味愈发浓郁了。

绕过一片没有路灯的黑巷子,热辣的烟火气扑面而来。不远处一家火锅店里人声鼎沸,光着膀子的汉子和爽利的重庆女娃在氤氲水汽里放声谈笑,大快朵颐。

这是一家“洞子火锅”。

据说,抗战初期,蒋光头动员重庆人民在全市大兴土木,挖出了错综复杂、全世界最庞大的防空洞体系。战争结束后,这些防空洞因为阴气太重,无法用于日常居住。但勤劳的重庆人民另辟蹊径,开起来一家家“洞子火锅”,依靠火锅店的热辣与人气调和,使这反而成了重庆一景。

这个故事还是乔浅告诉我的呢......我心头一黯,甩甩脑袋让自己不再去想,低头就要往店里钻。

一边忙活的店主突然凑过来,伸手拦住了我。这是个满手油污的中年汉子,看着不起眼但手上功夫不弱,几乎是一个人张罗起了整个店面。

“怎么,不做生意的吗?”我有些恼怒,但还是耐着性子问。

店主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外地人?”看我点头,他努努嘴,指了指店门口的供桌,“拜了再进。”

那是一个巴掌大的青铜雕塑。和一般店里供着的财神、观音之类的不同,这是一个跨马横剑的将军,眼神尤其灵动,带着威严注视着我,仿佛随时会仗剑劈来一般。

看我似乎有些疑惑,店主轻声解释:“这是巴蔓子将军,定阴阳、分善恶。”

怎么,不保佑发财的吗?我心里奇怪,但也不方便问,就老老实实地冲着神像拜了三拜。

看我拜完,店主似乎松了口气,他侧身让开了路:“店里忙,你看着坐吧......小心点,吃完赶紧走。”

我越发觉得奇怪了,这哪里是做生意的态度,居然还赶人走。

皱着眉头,我在店里环顾了一圈,却怎么也没找到空桌子。难道只能拼桌了吗?火锅这东西,和不认识的人一起吃......我稍微有些尴尬。

正愁着,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阿川,到这儿来。”

我回头一看,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那个笑颜如花,在氤氲的蒸汽后若隐若现的精致面孔,不是乔浅又是谁?

2、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成年人大方一点。我这么劝着自己,深吸一口气,挤出笑容坐了下来。

“小浅,当年......”

“别废话,点菜。”

看着乔浅脸上的冷漠表情,我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喊道:“老板,鸳鸯锅。”

话一出口,店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人们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般,纷纷投来了探询的目光。好几秒后,他们才重新转过头去,继续自己的夜宵。

店主皱着眉头走了过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乔浅:“小伙子,我还是给你上个红汤吧......我尽量少放辣椒。”

我一乐:“没事儿,上鸳鸯锅。这是我......朋友,我们以前经常这么吃。”

听到这话,店主将信将疑地转过身子,端来了一个鸳鸯锅,临走前还叮嘱了乔浅一句:“别惹事,巴将军看着呢。”

看着沸腾的锅底,我好奇地问:“小浅,你们重庆人这么奇怪?怎么......”

乔浅再一次冷漠地打断了我:“吃饭。”说完夹起一片羊肉,放进了白汤之中。

她之前不是一直只吃红汤的吗?虽然奇怪,但今晚已经被呛了两次,我也有些脾气,索性不去问她,自顾自夹了一块培根要去白汤里涮。没想到,乔浅突然伸出筷子拦住了我。

“今天,你吃红汤,”她看着我,脸色依旧冷漠,“一口白汤也别碰。”

我悻悻然低下了头。不知怎的,今晚乔浅的气质各位冷冽,竟然让我有些害怕,我不自觉地就按照她说的做了。

12345678 收藏

上一篇:宾馆里的特殊服务

下一篇:孤店

相关

站务邮箱liyuvip@outlook.com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阅读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