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穷亲戚

(作者:江岸)

从我被组织上派到殷城县竹园镇黄泥湾村担任第一村支书那天起,我就明白,我的命运和这个大别山深处的偏僻山村捆绑在了一起。第一村支书的核心使命就是扶贫攻坚,黄泥湾村只要有一户不脱贫,我就插翅难飞。

上任伊始,我就扑下身子,深入黄泥湾村每一家每一户,核实基本情况。在将该村所有贫困人口的情况大致摸清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该村最贫困的不是别人,而是一个壮年男人,而这个在村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男人,户口竟然不在这个村庄里。

从我第一天进村起,我就见到了这个默默劳作的男人,后来几乎每天都能碰到他,他不是在田间地头忙活,就是挑水挑粪,行走在村路上。可以说,他是黄泥湾最勤劳的人。可是,直到我的调查接近尾声,我都没在村里给我提供的贫困人口花名册里找到他的名字。

我曾经尾随他,进入他破败不堪、摇摇欲坠的家,这个男人只是茫然地掠我一眼,依旧忙碌着,不仅没和我打声招呼,更不谈让座、端茶倒水。他的家里除了垃圾一般的破床板破棉絮破桌子破椅子,可以说家徒四壁,穷得让人触目惊心。

“他嘛,户口在几年前就迁到镇上街道里去了,早就不算本村人了。”村支书崔玉山叼着烟,眯缝着眼睛说。

“什么原因迁去的呢?”我追问。

“结婚,他的女人住在街道上。”

“他怎么不住在街道上?”

“人家家庭的事儿,我也不清楚。”

和崔支书攀谈老半天,我只搞清楚这个傻傻的男人名叫曾昭喜,因为和街道上的女人结婚,户口迁走了,其他情况一无所知。

我在走访其他贫困户的时候,顺便打听一下曾昭喜的情况。

“那个傻子,他叫曾昭喜?”

“他结过婚?我怎么没听说过......”

村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本村还有好几个不傻不憨的男人都找不到媳妇,他一个傻得不透气的人,街道上居然会有女人要他?

我觉得这其中必有猫腻,想揭开这个谜底。

镇派出所户籍警李丽查阅户口档案后告诉我:“没错,曾昭喜五年前因为结婚,户口从黄泥湾村迁移到街道居委会。”

“户主名字叫什么?他媳妇叫什么?”

“他媳妇就是户主,名字叫崔玉娥。”

崔玉娥的家十分好找,就在镇中心十字大街上。她家临街的一溜儿门面房全都租出去了,只保留一个进出的院门,院子极宽敞,院后还有一座五层楼,一楼是餐馆,二楼以上是宾馆。餐馆和宾馆的生意都是崔玉娥自己打理。街道上的人都说,崔老板可是咱镇上有名的富婆。我依稀记得,我刚驻村的时候,和崔支书一起到镇政府开会,他还带我到这里喝过酒。

“曾昭喜?什么曾昭喜?”这位浑身像发面团一样又白又暄的中年女人皱着眉头反问我。

“五年前你不是结婚了,你的老公不是叫曾昭喜吗?”

“老娘男人死十多年了,老娘一直是光棍一根,你不要埋汰老娘。”

我刚从镇派出所出来,派出所户籍档案难道搞错了?

崔玉娥警觉地左右看看,沉声说:“你是什么人?跑到这里来胡说什么?你如果不是吃饭、休息,就请便。不送!”

走出崔玉娥的院子,我心中的疑团更大了。

镇政府的办公室主任老汪是本地人,解开了我心中的疑团。他说,五年前竹园乡撤乡建镇,加大城镇建设力度,不仅征用了周边村民的土地,而且按人头赔付拆迁费。有一阵子,周边村民结婚人数空前高涨,黄泥湾的曾昭喜,应该就是那时候和崔玉娥办理的假结婚。

镇里高度重视我反映的情况,立案查处。经查,曾昭喜和崔玉娥确实是无效婚姻;崔玉娥退出了多领的一人份的拆迁费,曾昭喜的户口迁回了黄泥湾;村支书崔玉山因为参与弄虚作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原来,崔玉娥年轻的时候是从黄泥湾村嫁到街道去的,村支书崔玉山是她的亲哥哥。

崔玉山怒气冲冲地对我说:“人家都是有包袱往外扔,你倒好,又捡个包袱背上了!咱黄泥湾三十五户贫困户,脱贫任务都包给市、县、乡各级领导了,他们都来结了穷亲戚。多出来的曾昭喜这一户,你说怎么办?”

我沉吟一下,咬咬牙说:“曾昭喜这门穷亲戚,我结了!”

回到市里,我把这个情况原原本本向局长汇报了。局长迟疑地问:“这个曾昭喜,打扫卫生、清理垃圾应该没问题吧?”

我拍拍胸脯说:“您让他描龙绣凤,他肯定不会,干些粗活,绝对没问题。”

“市里正创全国文明城市,对环境要求很高。咱局里正缺少一个长期清洁工呢,你把他领来吧。”

“好咧!”我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我刚结的穷亲戚曾昭喜,这下脱贫有门啦。

12 收藏

上一篇:出轨后,前妻的温柔陷阱

下一篇:淫祸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