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故事:与英雄葬在一起

(作者: 曹钢)

冒险营救

鲁特是法国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镇,二战开战不久就被德国人占领了。德国人把小镇弄得鸡犬不宁,居民们都恨得牙痒痒。

这天清晨,镇子不远处响起一阵巨大的飞机轰鸣声和炮火声。镇长一下子惊醒了,他从床上跳起来,等枪炮声停止了,便开门要去看个究竟。这时,一辆马车急匆匆奔了过来,还没停稳,马车夫莫克就慌慌张张跳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救人,盟军飞行员,在车上,伤得厉害......”

镇长赶紧跳上车,拨开厚厚的干草,见里头果然躺着个盟军飞行员,浑身是血,已经昏死过去。莫克说,自己一大早正准备给镇上的旅馆送干草,谁知回来路上竟遇到了激烈的空战,惊慌之中他赶着马车躲进了丛林里,结果竟发现了这个飞行员。

这时,镇长已经从飞行员的口袋里找到了证件,一看,原来这小伙子叫乔治,还是个法国人!镇长无比激动,但他也明白,要不了多久,德国人就会搜过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伤员藏好,再把人救活。于是,他迅速用干草将飞行员重新掩盖好,决定把他送到镇里唯一的修道院去。那儿有个祈祷用的密室,而且院长珍妮还会一些急救知识。

于是,镇长和莫克快马加鞭赶到修道院。开门的是修道院的贝拉大妈,她见来了个血肉模糊的伤员,不停地在胸口画十字。珍妮院长立即对飞行员进行了简单的检查,望着满脸污血仍在昏迷中的病人,她担忧地说:“他的伤很重,但是我们的条件非常有限,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自己的意志了。”正在这时,有人跑来报告:“不好,德国鬼子往这边来了!”珍妮院长赶紧吩咐贝拉大妈把飞行员藏到密室里去。镇长猛地想起院子里还有马车没有处理,于是领着莫克,和珍妮院长走向门外。

生死抉择

还没等镇长和莫克驾车离开,德国人的卡车就堵在了修道院门口。下车的军官是个空军少校,大伙儿紧张得心怦怦直跳。

那德国少校好像很有风度,他轻吻了一下珍妮院长的手,才缓缓开口道:“刚才有一架飞机被我们击落,飞行员肯定受伤了,可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各位有谁看见过他吗?”

镇长强压住心里的紧张,答道:“我们没看见过什么飞行员。”

那德国少校听了,径直向镇长走过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足足一分钟,冷笑一声,用枪口指着镇长问道:“那么镇长先生,请问您和这位马夫先生一大早跑到修道院来做什么?”

这时,珍妮院长走上前来,从容答道:“少校,修道院最近需要些干草,我托镇长找个马夫给我运一些来。这不,他们正卸好车准备离开。”少校听了,竟然走到马车旁拨弄起来。不多会儿,他夹起一根染着血的干草问:“那么这又是什么?”说完,他用枪顶着马夫莫克的脑袋喝道,“我劝你们还是老实点,我数三下,不交人,他就得死。”

一句“一二三”之后,只听“砰”的一声枪响,莫克倒在血泊中。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得惊叫起来,乱作一团。这时,一个修女一步上前,揪住德国少校的领子,大骂开来。“砰”的一声枪响,那修女也倒下了。霎时间,整个修道院一片死寂,只听那少校冷笑道:“只要有人把飞行员交出来,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家了。不交的话,跟他们一个下场。”接着,他便走向镇长。正当所有人都为镇长捏着一把汗时,只听人群背后传来一句“住手!”

大伙儿转过身去,发现喊话的竟是贝拉大妈。她不知何时已经从密室里出来,蹒跚地走到德军少校面前,浑身发抖,说道:“人是我救的,我知道你们要找的飞行员在哪里,但你要说话算话,放过其他人。”

德国少校大喜过望,示意手下把人质全部放走。镇长狠狠地瞪了一眼贝拉大妈,带着人们离开了修道院。眼看着贝拉大妈领着德国人往楼里走,珍妮院长猛扑上去,给了她两记响亮的耳光,可这也无济于事了。

很快,受伤的飞行员给德军抬上了卡车,珍妮院长只能在一边眼睁睁地目送他离开,心里充满了懊恼。当德国人抬着担架经过她时,珍妮看见飞行员仿佛用尽力气,把嘴角微微上扬,像是要安慰她一样。霎时间,珍妮院长的眼里满是泪水,反而感到更加愧疚。

功过是非

飞行员被带走了,贝拉大妈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她对着珍妮院长深深鞠了一躬,准备离开。可珍妮却把她的行李摔到地上,向她啐了一口,骂道:“你这个无耻的老太婆,早知今日,我当初就不该收留你!”

12 收藏

上一篇:爱的味道

下一篇:职场故事:做一回经理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