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节聚焦:真假运气

(作者:张唯超)

最近,李铁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喜忧参半。喜的是女友翠儿怀孕了,预产期就在下个月;忧的是几天前翠儿因为贩毒被抓,因怀有身孕,警方为她办了取保候审。出来的当天,翠儿就买了北上的火车票,决定逃走。

这天,李铁收到了一条短信,是翠儿发来的,短信上说她已经顺利到了北方,这是她的手机新号码。

李铁打通翠儿的手机,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然后说:“亲爱的,昨晚我又赢了两千多块,你放心,安排好手头的事儿,我就过去伺候你。还有,今儿上午警察来过了,说打你手机不通,我给他们说,你出去了,手机可能是没电了。”

“那我爹那边呢?”翠儿有些担心地问。

李铁赶紧嘱咐道:“你千万别把新手机号告诉你爹!你也知道,他不同意你逃走,可我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等着坐牢不是?再说,我认识一个朋友,她和你一样,在外面躲了五六年,不也没事吗?不用担心,我最晚明天就过去陪你。”

挂了电话,李铁正准备出门,手机响了,是铁杆赌友胡三打来的。胡三虽说压低嗓门,但仍掩饰不住那股子激动,说:“铁哥,我在洪天棋牌室,来吧,我找到了一个冤大头,看样子是个外地的生意人,咱哥俩好好赢他几把。”

一提麻将,李铁浑身来了劲儿,说:“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李铁来到洪天棋牌室时,胡三和两位牌友都已坐好,只等他了。李铁坐下来,胡三给他使了个眼色,看来,坐在李铁对面的就是那个冤大头了。李铁打量了他一下,此人五十多岁,留着一撮小胡子,衣着考究,倒像一个生意人。

几个人挤出笑,彼此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开始垒长城,李铁偷偷地观察了对面小胡子的手法,僵硬呆板,很明显是个新手,这么说来,今儿送钱的真的上门了。

几圈下来,胡三赢了不少,估计有两千多块,其中,有李铁故意让他“和”的三把。

李铁和胡三一直靠这种手法赢钱,在麻将场上,他俩装作彼此不认识,其实,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他俩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吃啥牌。当然,私下里,他俩赢的钱都会二一添作五-平分的。

牌桌上输赢都挺快,小胡子的钱包很快就瘪了。此时再看小胡子,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摸牌的手也开始颤抖了......李铁估摸着,再过几把,小胡子的钱包就彻底空了,到那时候借机收了,这大把的银子就进账了。

不一会儿,胡三又和了一局,另一个牌友懊恼地说:“哎呀,我就差后面一张牌就自摸了。”

李铁故意搭话:“人家今天旺着呢。”

这时,小胡子清空钱夹,拿着仅有的五百元钱,说:“再来一把。”

这正合李铁的心意,他给胡三使了个眼色,速战速决,然后拿钱去喝酒,可事情并没有像李铁预料的那样,小胡子突然来了个自摸,这样,一大把的票子又回到了小胡子的手里。

这一局好像是翻身仗,小胡子开始时来运转,随着赌注的越来越大,很快,胡三桌上的钱输光了,紧接着,李铁的钱也见底了。

此时李铁赌红了眼,钱夹里是空的,他就在口袋里乱摸,希望能摸出个三百五百的,也好再战,但摸索了大半天,仅仅摸出一部手机,他把手机放到桌上,说:“这手机我刚买的,三千多呢,就当五百块,再来一把。”

小胡子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四人开始洗牌,码牌,仅仅打了没几圈,小胡子又和了,赢了李铁的手机。小胡子拿过李铁的手机,说:“我去趟洗手间。”

李铁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这时,坐在李铁右手边的这个牌友说,打牌到现在,他一分钱也没亏,一分钱也没赚,而李铁和胡三的钱全输光了。也就是说,李铁和胡三的钱全被小胡子赢去了,而那牌友却一分也没少。

刹那间,李铁猛地想起了一个人:赌王何石鸿。

12 收藏

上一篇:网文精辟:交换的秘密

下一篇:特殊的钓鱼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