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黄泉的列车

“你好!”秀秀主动对坐在旁边的女人打招呼。

这是一列开在黄泉路上的列车,秀秀刚上车,尸身未凉,经历生命如此重大的变故,平日内向腼腆的她,一时心绪难平。

活着的时候,秀秀见到陌生人总是很拘谨。可是今天不一样,今天秀秀死了。她怕她再不说,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不是白死了么?

所以秀秀絮絮叨叨不停,她说自己死于非命。

“其实......我该死的。”秀秀低下头,“谁叫我抢了人家的老公呢?人家当然恨我,放了一把火,把我们烧死了。你说像我这样罪有应得被烧死的鬼,是不是很难在阴间安身啊?不过我也不在乎,能和他死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她一脸欣慰。

说起来,秀秀喜欢她的老板,有好些日子了吧。

大学一毕业,她就进了这家小公司,统共五十来平的办公室,老板在里间,秀秀坐在门口当他的秘书兼公司前台,有三五个业务员,今天来明天走,小公司留不住人,可秀秀却在这里待了两三年。她不求加薪不求分红,每天早晨在老板未到之前,给他泡一杯铁观音在桌上,是秀秀最快乐的事,而老板也会时不时摸摸她的脸,拍拍她的屁股。

秀秀知道老板已有家室,所以她只将倾慕的心情暗暗藏在心底。一个月前,秀秀终于见到了老板的太太。来者不善,办公室门没关,就听见女人歇斯底里地纠缠谩骂。她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他不做任何辩解,算是默认了吧?

一个文件夹从里间飞了出来,是夫妻交战时不长眼的子弹,差点儿打到秀秀。秀秀一闪身,忍不住,竟然“嘻”的一声,笑了出来。

那天,老板的太太临走时,放下了一句狠话:“除非我死了你续弦,否则--没门!”

太太当然没有死,可能是回去想想不甘心吧,自己死了让他续弦,不是正中他下怀吗?脑一热,心一狠,不如把奸夫淫妇一并杀了解恨。

今天晚上秀秀来公司加班,她是故意的。老板自从那次被他太太闹过后,就经常晚上待在公司不回家。于是秀秀总是找各种理由来加班,替客户拿文件,补出货单。老板知道她坐在外面,会叫她帮自己叫一份外卖,顺带摸摸秀秀的红脸。

外卖的饭菜既凉又油很不营养,今晚秀秀准备了爱心便当。

她正准备将便当送到老板的办公室里去,忽然听见外面有脚步声,还有奇怪的水声,很仓促的一阵动静。再之后,火苗便蹿了进来。隔着红色的火和灰黑色的烟,秀秀看着老板的太太站在门外面色苍白地绝望笑着。

列车忽然经过一个急转弯,秀秀和邻座的女人前俯后仰。秀秀身上被烧得支离破碎的肉块顿时摇摇欲坠。

“被烧得这么惨,你一点儿也不怨?”邻座的女人第一次开口。

“虽然我是被害死的,可我罪有应得啊!我不应该喜欢一个有妇之夫的。如果我真的让他抛妻弃子和我在一起,那我也未必会幸福,终归会是满心的愧疚。反而是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心里面留着对这段感情朦朦胧胧、单纯美好的记忆。”

车厢静默。地板上发出的“滴答”声,打破了静寂。是邻座的女子流下的鼻血。

“冒昧地问一下,你是怎么死的?”秀秀好奇地问,对这个女人有很莫名的亲近感。而邻座的女人却只是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她能说什么呢?今天晚上,她和情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幽会。他们在一起有好几个月了,情人说太太已经发现,吵了闹了。她说既然离不了就不要离了,反正自己也不在乎什么名分。

于是便抱在了一起,和每一次一样,干柴烈火,熊熊燃烧。外间传来开门的声音,他说不要紧,是秘书加班来拿文件,我们继续。

继续,天摇地动,在这简陋的办公室里继续着原始的情欲。然后便听见惊叫声,浓烟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她是被浓烟毒死的。他仓促中跳楼,摔成了肉团。

她能对她说什么呢?这个坐在邻座、名叫秀秀的女孩,一直都以仰望的姿态爱慕着的男人,其实是自己的情人。秀秀将过错都归咎于自己的爱,她将别人的嫉恨、别人的伤害都心甘情愿地当作罪领了下来。

然而,人家要杀的,是我,不是你。

在这场责任与叛逆的角逐中,她是旁观者,她是无辜的。然而对于陷身于爱情的女子来说,最失望最悲惨的事,莫过于与己无关。

她心疼这个单纯的女孩,决定不再说任何话。

在这列飞速奔驰在黄泉路上的列车里,秀秀看见邻座的女子抬手将自己的鼻血死命地揩着,鲜红色浓稠的血浆像漆胶一般,渐渐将她的嘴,封了起来。

12 收藏

上一篇:泰国曼谷新机场动工闹鬼事件

下一篇:逃离13街区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