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事务所纪事

一、逢夜事务所

逢夜事务所位于一栋普通的写字楼内,成员结构简单:精干的社长逢夜,女职员荣美,经常负责外勤的敖乘,一个新来的实习生金流。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一家妖怪代办事务所。

这天,事务所来了一个提箱子的客户,他向社长逢夜说出了来意:“请帮我找到要杀我的人。”

客户叫做李广意,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广翔集团的总经理,女朋友换了好几任。与上一任女友分手一个月时,李广意忽然发现自己位于六楼的办公室窗户玻璃被人砸碎了,却什么都没丢失。

没过多久,一次他和朋友喝酒时,酒中被放了液体炸药,他因为碰巧去了洗手间而安然无恙,他的好友却成了替死鬼。从那时候开始,李广意确定有人想要他的命。

“我们一定会抓到真凶,让您的生活恢复正轨。”逢夜自信一笑。

送走了李广意,逢夜关上门:“这个城市人口上千万,要找个凶手还真不容易,幸亏妖怪比人少一些。”

“什么?妖怪?”妖娆的女职员荣美嚷着。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头上冒出了两只猫耳,身后摇曳着分叉的猫尾,俨然是一只猫妖。

“他一进来脸上就泛着明显的黑色妖气。他这么个处处留情法,染上一两个妖精也不足为奇。我让他用email发过来历届女朋友的资料,看来我们有活干喽。”逢夜说着叫来新来的实习生,“金流,这件事情由你来办,荣美来协助你。”

话音未落已经传来了荣美的抱怨声,逢夜摇了摇手指:“敖乘要给别的客户找遗物。你不去谁去?”

荣美和金流走进高档小区,见到了李广意的上一任女友姜小嫚。她身体瘦弱,颈上戴着一个动物皮毛编制的项圈。令人惊讶的是,她居然坐在轮椅上。

“你们想了解什么情况?”她低头把玩着一个毛茸茸的心状手机链,“很惊讶吧,广意竟然会喜欢上我这么一个废人。”

金流尽量柔和地说:“最近似乎有人想要李广意的命......”

“什么?有人想杀他?”姜小嫚瘦小的身子微微一震,“怎么会这样?是谁呢?”

“我们就是来帮李先生解决这个问题的。”金流看向姜小嫚双腿,问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下,您和他一开始交往就这样吗?”

姜小嫚脸色愈加苍白:“不,分手时,我想要拉住他让他别走,却没有看到横向驶过来的车......”

金流继续问道:“他知道吗?”

“知道......”良久,姜小嫚因为痛苦而小声哽咽起来。

“那......你恨不恨他?”金流试探地问着。姜小嫚手无缚鸡之力,更不要说爬上六层的高楼,或者在酒吧里制造爆炸案了。

“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已经是废人一个了。”姜小嫚强笑。

再三嘱咐姜小嫚如果想起来什么就给他们打电话之后,金流和荣美从姜家出来。此行唯一的收获就是发现姜小嫚的房间里有着李广意身上所带的妖气,但这也许只能证明李广意曾经来过。

刚走出小区,两人就接到了姜小嫚的电话:“我忽然想到一个人,杜奚,她是......”话没说完,电话里忽然出现剧烈的杂音。

“该死。”荣美暗骂一声,同金流一起拼命地往回跑。二人赶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见姜小嫚从阳台上跌落下来。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一条银白色的龙倏地俯冲过来,轻轻卷住了姜小嫚,而后将其放在了楼下的草坪上。银龙着陆的瞬间化成了一个白衣男子。

“嗨,敖乘,谢啦。”荣美飞了个媚眼,“话说回来,你不是帮那个阴魂不散的孤魂找遗物的吗,怎么会来这里?”

敖乘蹭蹭鼻子:“说来也巧,客户要的东西正好在附近。感觉到你妖气动荡,我就赶过来了。”

“敖乘,你先回去吧。”荣美忽然抬起头来,看着金流,“你还记得姜小嫚在电话里说的话吗?”

“你是说......杜奚?”金流脱口而出。

二、神秘手机链

广翔集团的营销部经理杜奚,是总经理李广意的地下情人。但杜奚这样的多金女居然住在地下室里,这让荣美和金流结舌。

地下室门口浮动着强烈的妖气,荣美一脚将金流踹入门内打头阵。金流缓缓抬头,和沙发上两人高三人宽的巨大老鼠呆呆地对视。

“咳咳,那个......不好意思打扰您,”金流艰难地选择着开场白,“你认识李广意吧,他最近被妖物袭击,连他的前女友也受到了牵连,对这个问题你有什么见解吗?”

老鼠扭过头继续盯着电视,对金流的问题毫无兴趣。金流无奈地摇摇头,口中默念了什么,瞬时地面上结了厚厚一层寒冰。巨鼠吸吸鼻子,坦然自若。金流微微皱眉,打了一个响指,瞬间满室的寒冰被烈焰蒸发成了滚烫的水汽。然而巨鼠只是伸了个懒腰:“可惜不是桑拿浴......”

泄气的金流想起了一种妖怪,《神异经》里曾经记载一种生活在冰下的妖物奚鼠,重千斤,不惧冰冻,不怕火烧,皮毛所制的衣服被视为御寒圣品。

“搞什么飞机啊,你在里面开茶话会啊。”荣美在外面等得不耐烦,把脑袋探进去想看个究竟,没想到刚好和屋内的奚鼠眼神交汇。重达千斤的奚鼠像只受惊的麻雀一样蹦到了墙角,缩成一团。荣美奸笑着,款款地走着猫步踱进来。

“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杜奚扯着嗓子喊。

“那么,一直追杀李广意的妖怪是不是你?”金流趁热打铁。

“追杀?我这种低等的妖怪怎么敢去害人啊。”

荣美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那你缠着李广意图什么啊?莫非......你喜欢上他了?”

杜奚壮着胆子抬头:“我堂堂鼠辈怎么会喜欢人类。只不过生活在大城市里,总需要工作嘛。他送的东西,都扔在壁橱里。”

金流和荣美翻开壁橱里黑色的垃圾袋,里面装着琳琅满目的物什。一个毛茸茸的心状手机链引起了金流的注意。

“如果说你没去谋害姜小嫚,那你怎么解释这个?”荣美晃了晃手机链,“这可是她的东西。”

“这个是李广意送给我的啊。”

荣美果断地打电话让敖乘去姜小嫚家确认手机链在不在。手机三分钟后响起,荣美“嗯嗯啊啊”了一阵,扭头对金流说:“果然是李广意送的。敖乘说有重大发现,让我们立刻赶回去。”

荣美打开门,正好看到逢夜和敖乘坐在沙发前研究着什么。桌子上堆满了手机链、钥匙扣、女用包、围巾、手环。而且这些东西都是一样的皮毛质地。其中的手机链正是姜小嫚的那一个,和荣美从杜奚那里带回来的手机链散发着一样的妖气。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动物的皮毛,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上面都附着同样的妖气。”逢夜表情凝重地说道,“而这些都是那个客户让敖乘帮忙找的遗物。”这个死去却不能得到安息的人,究竟和李广意的案子有什么联系?三人来到人民公墓,等待着客户在一天当中极阴的时刻里出现。

十二点整,敖乘拿出背包里的镜子,轻轻念诵咒语,不一会儿,一个枯瘦如柴的男人浮现在镜中。敖乘将找来的物件一样一样地在镜子前展示着,镜子里的男人表示正是他要寻找的遗物。然而客户却似乎还有所不满,敲了敲镜面,微微张开嘴巴。敖乘静静地聆听了一会儿,转身说道:“他让我们去找个人。”

敖乘一边开车一边说:“每一次和这个客户沟通,他都会提供给我们一个人名。我们根据这个人开始查就能找到相应的遗物。遗憾的是,他所提到的人都已死于非命。”

“不过这次好像不太一样,这人还没死。”说着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家茶餐厅的门口,那是约好与这个人见面的地方。

三、隐藏的真相

来人显得颇有教养,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纪小姐,请问您认不认识李广意?”荣美抢先问道。

纪湘皱了皱眉:“不认识。”

“那么请问您见过类似的东西吗?”敖乘拿出毛编的手环问道。

纪湘浑身一颤:“这是仲行的东西。”

听到这个名字,敖乘扬了扬眉,说道:“我们是受人所托寻找李郢先生的遗物。那么,你与仲行认识?”仲行正是死去的李郢提到过的一个人名,而他们根据这个人名找到了现在的这个手环。

纪湘苦涩一笑:“何止认识,仲行是我的亡夫。而李郢是我们的至交好友。”

“那李郢有没有说过他认识李广意啊什么的?”荣美眼睛放着光。

纪湘皱了皱眉回答:“没听他提起过这样一个人......”

“不过这个手环的确是李郢送给我爱人的......”纪湘仿佛想起了过去的时光,片刻之后,她的神色突然变为震惊,显然想到了什么,“啊......等等,难道是那件事?不知道你们调查的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曾经有四个好朋友相约去野营,却在原始森林里迷了路。眼看太阳就要落山,四人决定就地驻扎。

他们都是因为生活不顺心才出来聚首散心。李郢虽然家里有钱有势,但膝下无子,唯一的养女还体弱多病;彭德刚色厉内荏,被身边人看不起;于相华一直追求着心仪的对象却屡次被拒绝;仲行虽然娶得娇妻,但却过着穷困的生活。

睡到半夜的时候,李郢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一个羊一般的脑袋从帐篷的拉链下伸进来。他骇得惊叫一声,吵醒了剩余的三人。那是一个类似羊的生物,头上有着像是画上去的纹路,两边各有两只尖而长的耳朵,却没有眼睛。

“滚开!”李郢壮着胆子拿出随身带的瑞士军刀向怪物扔去。锋利的刀锋刚好刺入了怪物的额头。它发出一声惨呼,退出帐篷,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更可怕的是,原来它是有眼睛的,只不过眼睛长在脊椎的两侧,诡异地一张一合。

它骇人的惨呼声招来了一只更大的怪物。成年的怪物焦急地鸣叫着,大概二十分钟后,小怪物停止了挣扎。成年的怪物呜咽着,死死盯着帐篷内的四人,一步步向着帐篷走来,前蹄伸展成了粗糙的人手,头部也变成了人的脸型。

四人正惊惧不已,却见怪物突然弯腰行礼,口吐人言:“多谢各位的不杀之恩。”随后,留恋地拱了拱自己孩子的尸体,决然地向森林的深处走去。直到它的身影消失,四人才反应过来,谨慎地爬出帐篷,探看究竟。

小怪物的皮毛十分柔软,四个人决定保留下来做点纪念物。李郢做过皮毛生意,熟谙取下动物完整皮毛的方法。他将皮毛分成四块,分给了四个人。

然而从这趟野营回来之后,他们接连遭遇不幸。最起初是彭德刚,骑马摔成了植物人;然后是于相华,在与心仪的对象约会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一向沉稳的仲行竟然持刀去抢银行;李郢是最后死的,明明早已戒掉毒瘾的他,却吞食过量海洛因而死。

四无畏之心

故事讲完了,气氛有些凝重。

敖乘感慨道:“李郢是为了不再危害更多的人,所以托付我们把这些东西收集回来吧。”

“你说......李郢有个养女?”荣美皱了皱眉,“所有人当中只有他有孩子吗?”

纪湘点点头:“只有李郢,领养了一个孤女。”

荣美紧张地咽了口口水:“他女儿叫什么名字呢?”

12 收藏

上一篇:中国盗墓史上“活见鬼”之谜

下一篇:2022年2月22日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