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不掉的鞋印

2005年12月4日上午,在杨家坪一家咨询公司上班的王富中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在打开电脑,挂起qq后就起身去冲速溶咖啡了。再次回到办公桌前的时候,他的桌上已经多了一叠助手拿来的同城报纸。在翻检这些报纸的时候,王富中发现几乎每一份报纸上面都有同一条新闻:昨日,在直港大道尽头的长江江面上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死者左脚穿一只长筒靴子,右脚赤裸......

对于这样的新闻,王富中已经不以为奇了,今年在那段江面跳江自杀和不慎落水溺死者已经不止一个两个了。“嘀嘀......”,他qq上的企鹅头像在跳动,是朋友鲁深智发过来的:

“今天晚上直港大道吃火锅,要得不?”

“可以,到时候电话联系嘛,不过今天那儿发现了一具女尸......”。

“呵呵,我还正愁没女朋友呢,会会女鬼也风流啊。说去就去,喝完酒去江边散步哈,我要睡觉去了,5点之前别吵我。”

鲁深智是个自由撰稿人,一般别人在工作的时候他都在睡觉,别人在和周公摆龙门阵的时候,他却在电脑前精神焕发地写字或上网泡妞。

晚上7点,王富中和刘新建如?祭吹搅酥备鄞蟮溃备鄞蟮赖牟鸵陀槔忠堤乇鸱⒋铮坏酵砩暇偷苹鸹曰停蟀肼访娑急凰郊页嫡季荨=艘患一鸸昀铮醺恢泻吐成钪呛埃?ldquo;服务员,先来12瓶啤酒”,之后是一场酣战。

两个小时后,酒量不大却嗜酒如命的鲁深智已是面如猪肝,双眼难睁。王富中结帐后扶着鲁神智来到外面招手叫了一辆羚羊,打开车门正要将鲁神智塞进去的时候,鲁神智却突然清醒地说:“我们不是还要去江边吗”,“你都喝成这样了,还是回去睡觉吧”王富中劝道,“不不”,鲁神智一边手指着长江的方向,一边说:“一定要去,一定要去,你娃是不是急着要去会情人?不是的话就和老子走一趟”。王富中无奈,只好向司机抱歉地点个头,扶着鲁神智向直港大道尽头走过去。

走到尽头的广场边上时,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路边停靠的555路末班公交车上空无一人,只有司机正在背对着车厢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突然他很大声地说:“乘客请下车,光在这里说冷,回去就不冷了噻,我们已经收班了”。在司机关好车门要离开的时候,王富中问:“师傅,你在跟哪个说话哟?”,司机说:“刚刚有个女娃儿在车上一个劲叫冷,冷了又赖着不下车,步子还忒快,回头就不见了。”想到白天看过的报纸,王富中的脊梁骨已经开始发冷。但已经走到这边,退回去也不可能了。

在沿着台阶下到江边的路上,鲁神智的步子稍微稳了点,对王富中说:“昨天晚上,有个女娃儿在qq上跟我说心情不好,想自杀,问我能不能陪她出来散步,老子怕遭骗,这年头......,万一出来被抢劫了怎么办嘛”。“你有没有看今天的报纸?”走在黑暗中曲折的台阶上,王富中心里越发地不塌实,“别跟老子说什么鸟报纸!老子要写一部伟大的作品出来,要不是为了生活,老子才不给那些报纸写什么狗屁文章,浪费才情”,王富中只好缄口。

走了约莫有十分钟,他们才来到江边,白天的时候,这里会有很多人,或一个人散心,或朋友聚会,尤其是在晴天,小小的岸边往往显得有些拥挤,有时还会有一两个小吃摊。但此时的江面,除了对岸的灯火映照了很小一片江水,迷离得像一个少妇的眼神外,其他地方都是深黑色,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一阵冷飕飕的风吹过来,鲁深智觉得胃里一阵翻滚,低头哇地一口吐了出来,不小心皮鞋的鞋帮上也沾了一些秽物。鲁深智靠近水面,打算将左脚在水里蘸一下洗掉秽物,却怎么也够不到那哗哗作响的如在眼前的水面,同时他觉得脚在被一只手往下拽,忽然一只手按在了他肩上,鲁深智心头一惊,一下子彻底清醒了,回头看却是王富中,“你不想活了啊,前两天刚下过雨,水涨得老高”王富中说。“我刚才做了什么?”,鲁深智问。

“我看你好象要溜下去了”。

“是吗”?

此时的鲁深智也觉得有些异样了,于是主动要求离开,两个人边看着身后边匆匆往回走。突然鲁深智被什么绊了一下,两个人定?σ豢矗词且恢慌窖プ印A饺颂右菜频嘏郎狭颂ń祝焖俚叵蛏厦娴墓纷呷ァ?ahref="http:///d/"target="_blank">

两到公路上,看到路边的餐馆里还在吆喝的人和来往的车辆,才定下心来。上了出租车后,两个人上了后面的座位关上车门后才注意到司机一开始就开了前门,并且手像在绕开什么一样关上了它。司机问:“三位去哪儿?”

“三位????”王富中和鲁深智的心都在打鼓。“我去中阳大厦”,鲁深智先报上了自己的家门。然后,司机开车了,这时,王富中才发现,刚才他们经过的地方有一排脚印,是单排!!

“很冷吧,你怎么只穿一只鞋啊,身上还是湿的”,司机侧脸对着空空的副驾驶员位置说。然后又回了下头说:“两位也不怜香惜玉,现在已经是冬天了”。王富中和鲁深智听得连汗毛都竖起来了,可又不敢说出来吓坏了司机。他们只得不做声,但已经在不约而同地发抖了。

来到中阳大厦已是11点,两人付钱下了车后,鲁深智说:“今天去我那儿吧,刚才的事真他妈的邪门。”王富中说:“还有更邪门的呢,我们走过的地方有一溜脚印,是单排的。”

两人正要上楼去鲁深智家里时,王富中的女朋友打过电话来,命令他半个小时内回来。由于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他只得答应。两人分开后,鲁深智匆匆赶回家,进了屋赶忙关上门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汗。然后回到卧室打开电脑,刚挂起qq。他看到了昨天晚上要求他出来散步那个女孩发过来的消息:

“来了啊?我知道你来了”。

“今天你心情好些了吗?昨天实在是太晚了,不好意思”。

“没什么的,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视频吧”。

当对方的视频窗口出现后,鲁深智看到了一张清秀却毫无表情的脸,身后房间的布置竟然跟自己的有些相象。

随着话题的深入,那个女孩说出了自己的心事:“我换了很多男朋友,刚开始他们都很爱我,虽然我走路有一点点跛,但深入交往后,他们都离开了我。最近这个更叫我伤心,他把我带到他的房间然后发生了关系,他说她喜欢自己的女人在床上的时候穿着鞋。可等事情完了,我脱鞋去洗澡的时候,他对我的态度突然就冷漠了。”

“为什么呢?”鲁深智不相信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的感情会这么不顺利。

随着那边摄像头的拉远,鲁深智看到了对方的全身,的右脚赤裸着,像葱白一样白皙柔嫩,线条也近乎完美,她问鲁深智:“我的脚美吗”。

“恩,太美了”。

“你想不想看看我的右脚”?

鲁深智这才发现穿着睡衣的女孩右脚竟然穿着一只靴子。

“想啊”!

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睡衣下的起伏的曲线和对方一再要引起他对自己身体的关注,鲁深智开始有些兴奋了,心想:说不定传说中的激情视频还真被我碰到了呢。他开始截取对方的视频,以便以后慢慢欣赏。

随着女孩缓缓脱下的靴子,鲁深智看到了一双丑陋的脚,拳头大小的一团肉的末端,是几根连在一起的说不出形状的脚趾。好象正在享受美食的时候嘴里飞进了一只苍蝇,鲁深智觉得有些不舒服。

他把对话框最小化了,点开前面截取的几张图看,却发现除了画面中间一个小小的黑点外,竟然什么都没有!

鲁深智把鼠标移到了对话框的边缘,看到对方的ip地址是113.205.654.78,怎么这么眼熟??这不就是自己的ip吗?“见鬼了”,鲁深智看了对方发过来的新消息:“我喜欢把自己的脚印留在自己走过的地方,这样的话我就能走回去”。“我再也不要人们看我的左脚了,我要把它藏起来,我的右脚太美了,我死也要让他留在人们的视线中,”对方还在神经质般不停地发送消息。

头皮开始发麻的鲁深智赶紧战战兢兢地回了一句:“我要睡了,改天聊”,于是关了电脑,在关闭的过程中,他才发现,在关完展开自己开启的程序外。在电脑的任务栏上,还有一只亮着的小企鹅。

鲁深智让卧室的灯大开着钻进了被窝,楼道里传来了一个口齿不请的声音:“妹儿,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干什么,要不要进来陪哥哥耍哈,怎么还光着脚,二......天......哥哥给你买双新的要得不?”是隔壁有些熟悉的酒鬼武大平的声音,肯定又是喝了个烂醉才回来的。过了半晌没有声音,鲁深智渐渐进入了梦乡。

12 收藏

上一篇:肉跳边房

下一篇:精神病日记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