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摄魂镜

停电了。全部停电。真见鬼!本来明亮得如同白昼似的,骤然黑得连五步之内对面那双眼睛珠子都看不见了。唯一闪亮的,只剩下夜空的星星。

不过,也没什么打紧。人们照旧坐在院子里,喝茶,看着星星聊天。

猛然,一声惨烈的尖叫直刺夜空,震碎了许多人的安闲。

众人在一时的惊愕过后,恢复了神志,纷纷拔脚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一个脸色煞白的年轻女人,摇摇晃晃的从一间小屋里走出来。在手电筒惨白的亮光下,她失血的脸有如鬼魅。

众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呼。本来就如同铁一般沉重的空气显得更加沉重。那可怜的人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眼球向上一翻,咕咚一声栽倒在地,昏晕过去。

这不是本单位里最有风情的女士小白吗?平时她注重外型如同性命,上班时间也时不时拿出小镜子补妆。什么把她吓成这副德性。

往她刚刚走出的那间屋子一看,众人又不约而同发出惊呼声。齐齐向后退去。

鬼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间小屋就以“鬼屋”之名著称。尽管单位住房很紧张,甚至有人为了争一间宿舍而大打出手,但这间屋子却一直空着,没人肯搬进去。

原因就是据说里头闹鬼。什么样子的鬼?谁也没见过。但是,有人说,鬼是无形之物,它的形象可以因为看到它的人而千变万化。

其实“鬼屋”本身就有问题。这件屋子究竟什么时候盖的,谁也说不上来。只知道它确实有些年头了。那些在这儿住了几十年的老人们说,他们小时侯,鬼屋已经在那儿了。这就更增加了鬼屋的神秘感。

当年单位建集资房时,不止一次想趁势扒掉这间衰迈的屋子,解除职工们的一块心病。可奇怪的是,最后,所有的旧屋都平掉了,只有这间老屋莫名其妙地留下来了。如今,在四周都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的包围中,森然地立着一座显然与时代脱节的老瓦屋,看上去怪模怪样。

要是说鬼屋一直没人住那也不确切。曾经有个临时工为了省钱住进了进去,而且一住就是好几年。正当单位里的人们都开始认为鬼屋之说纯属鬼话时,却从那姑娘的家乡传来她因失恋而投河自尽的噩耗。看来鬼屋是不争的事实了。

现在,小白就是从这间大白天都没人敢进的屋里出来的。很明显,由于突然停电,可怜的小白晕头转向地摸进这间鬼屋,成了今晚的牺牲品。

大伙儿议论纷纷。言语不仅有替小白担忧的,还有一个共同的问号:究竟是哪个天杀的把这间屋子的门开了锁?

那个掌管房间钥匙的老头是单位的清洁工,他诅咒发誓、捶胸顿足地向大家保证:锁不是他开的,他不敢!一个最为充分的理由就是:他不象我们这些年轻一代,个个都受过唯物主义无神论的教育。他家三代人都是跳大神的。他比谁都信鬼,也怕鬼。

事情就只好不了了之。没人反对。受害人小白一直昏迷不醒,

被急救车拉走了。这种事儿以前也发生过不止一次。否则鬼屋的大名从何而来。

人们只是对鬼屋更增敬畏。所有人,包括不懂事的小孩子在内,都被严厉警告:不许接近鬼屋!

但是,有一个人却忿忿不平。他就是小白的老公小李。在一家有名的大医院工作。是颇有名气的精神科主治医师。

自从闹鬼事件之后,小白就一直神志不清,昏昏沉沉。她连自己的父母和朝夕相处的丈夫也不认得了。只是对着窗户玻璃寂然枯坐。似乎在长久地注视着什么。后来小李才看出来,原来自己家的窗户被小保姆擦得一尘不染,象镜子一样清晰地照出人影。小白就是在看镜中的自己。

这种古怪的行为,就是著名的精神科大夫也难以解释。小李没办法,只好把老婆送进了医院。就是他自己任职的那一家。

看着眼前越来越象“鬼”的娇妻,小李心里头那个气啊!

好好的老婆成了这样,单位里给的事故原因竟是“闹鬼”!

嘿嘿,你们把我李大夫当成什么人了?我看你们心里有鬼!上医科大学时,我在解剖室里进出多少次了,什么时候看到过鬼?

就算真有鬼......哼哼,我李大夫是怕鬼的人吗?

就在这天晚上,小李一口气干完了两瓶白酒。

今晚的月亮真不错,白亮亮的银辉把院子里照得一清二楚。这个院子面积不小,显得有些空旷。职工宿舍楼前种了一排树,但还未成材。

只有东北角的那一棵,是饱经沧桑的老树。正值盛夏,郁郁葱葱的树冠特别庞大。假如是在白昼,树下的凉荫一定很诱人。

但是现在是午夜一两点钟。幽晦的月光下,这棵树犹如一个体形庞大、奇形怪状的巨人铁铸似的凝立在院子的角落里。树下是漆黑的阴影。那座闻名的鬼屋,就笼罩在阴影中,若隐若现。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阵凉风吹来,头顶树叶飒飒作响。小李咬着牙狞笑了一声:鬼屋,我倒要见识见识你!

他一步蹿上石阶,伸手推门,却推不开。用手电筒一照,门上上了两把铜锁。

小李转身准备找根铁棍撬锁。当他走出几步之后,他突然感到背后有甚异样。小李决不是胆小的人。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转回头来,用手电筒照着那两把锁。

铜锁已经无声的打开了,跌落在门口。那扇包着铁皮的、陈旧不堪的门板,在手电筒的亮光中哑然洞开,就如屋里有人开门迎接一般。

小李楞了半晌,才嘿了一声:“还真有点邪门!”

酒精壮胆,小李迈着不大稳便的步伐进了门。

屋里黑得难以形容。虽然有门有窗,但奇怪的是,从四面八方都没有向这间屋里透进一丝光线。光在这里似乎湮没了。小李缓步朝前走。他有一种感觉,就是这间屋子其实很深,非常非常深,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儿似的。怎么在外面的时候就一点也看不出呢。他用手电左照右照,上照下照,屋里空荡荡的,连蜘蛛网也没一个。小李不禁皱起眉毛。一个多年无人居住的旧屋不该这么整洁。

“世上没有鬼。鬼只是恐惧的产物。”小李喃喃地对自己说。一边继续往前走。突然,他心头一震,停住了脚步。原来手电筒的光圈正好落在一件高大的黑檀木雕花的镜架上。

小李心中突突乱跳,握着手电筒的右手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镜子!小白精神失常后不就一直在照镜子吗?

就在这时,手电的光渐渐暗下去了。小李急了,在手电筒上狠拍几下,结果反而彻底熄灭了。小李顿时被无边的黑暗吞没了。

他不禁懊恼起来。自己怎就没有想到多被几节电池呢!不过,在这间屋里的时间长得难以想象。这间外观并无可疑之处的老屋,竟然异乎寻常的大啊。

他忍不住回过头,想寻找来路,顿时愣住了。进来的门已经杳然不知去向,来时的路也被漆黑抹去。他已经没有退路。

只有一处地方还有光亮,就是那面树立的巨大的椭圆形镜面。他散发出洁白的柔和的淡淡的光辉。出乎意料,这样的银辉丝毫也不恐怖,或者阴森,如同电影鬼片中噬人恶鬼即将出场时的预兆。恰恰相反,它给予小李一种圣洁令人膜拜的感觉。

这面散发着银辉的镜子,犹如一轮椭圆形的月亮。“月亮”越来越亮,最后把整个屋子都照得通明。

小李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神庙之中。粗糙的花岗岩的石柱,姿态各异的神像,缭绕的青烟,隐隐还有祈祷声,但却看不到祭司。时光似乎瞬间倒流了几千年。

小李终于明白这间屋子确实是名不虚传的“鬼屋”了。将近二十年的无神论教育早已化成一身冷汗,流到爪哇国去了。

后悔已经来不及。小李捺住激烈的心跳,走到那面月亮般的镜子前。镜子很大,很高,足以映入他的整个身形。他理了理头发,默默面对着镜中的自己。既?焉钊氩徊庵兀缃裰荒芟日蚨ㄒ幌滦纳瘢妓魍焉碇啤?/p>他对自己还算满意。自己的脸色还不算太过苍白,两只眼睛依旧很镇静,没有弱女子般无助的神情。甚至,嘴角还能带着一丝微笑......

看着看着,他突然惊跳起来:

“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呀!”

镜中的“小李”忽的哈哈笑了起来。

“这怎不是你?这是一面能照出人的灵魂的镜子!'我才是最真实的你,连你自己也没有正视过的自己!”

小李倒退一步:“胡扯!胡扯呀!世上那有什么灵魂!”

镜中的“小李”诡秘地一笑:“那我是什么呢?”

小李顿时语塞。

镜子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从名牌医科大学深造出来的高才生,当然只相信科学。但是,你没看见吗?世界上总有那么多怪事科学解释不了。简单地说吧,我是由人的意识凝聚而成。人类历史上,无数人匆匆走完他们的旅程,但是,当世人以为他们濒临死亡的时候,他们的意识就脱离了寄托的场所,归依到我这里。意识有善也有恶,所以我就有善恶两面。当一个人站在我面前时,它可以看到自己灵魂最真实的影子。来者善,镜中的灵魂也善,来者恶,镜中的灵魂也恶。但我也不断需要新的灵魂给我做养料。对于那些对生活绝望,自愿抛弃灵魂的人,我收留他们;对于十恶不赦之徒,我吞噬他们的灵魂??”

镜子顿了一下,说道:

12 收藏

上一篇:出租车司机遇鬼

下一篇:无名鬼故事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