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的外卖

父亲虽然生得高大,仪表也不错,骨子里却很懦弱,胆小怕事。母亲就是为这,和他离的婚。那年何燕五岁,她清楚地记得,母亲大骂父亲是个窝囊废。后来,何燕再没见过母亲。从小到大,何燕一直都和父亲无话可说,长到18岁,性格叛逆的她,更是与父亲格格不入。

读大学后,父亲给何燕的零用钱突然少了,每月四百块,仅够她的生活费。何燕心生不满。父亲是一家汽车修理公司的高级技工,薪水不薄。而且,父亲最近频频加班,有不菲的加班费。莫非,父亲的钱另有了去处?

何燕几次想问,最终却没开口。父亲不给,她决不会主动讨要。

何燕想买一部手机,摩托罗拉的,粉色的,很漂亮。她在一家必胜客餐厅,找了份送外卖的工作,只有周末和周六去。虽然干得很辛苦,但想想那款手机,何燕咬牙坚持下来。

这天,富华小区的刘女士订了两份比萨。何燕蹬着自行车进了小区,按照门牌号来到13楼。听到门铃响,一个身材矮胖的女人迎出来,接过比萨,让何燕稍等,她去拿钱。

何燕等在门口,突然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在修马桶,让女人给他拿个扳子。

何燕吃了一惊,那像极了父亲的声音!女人在屋子里应着,找到扳子去了卫生间。

从女人手里接过钱,何燕磨磨蹭蹭地下楼。走到楼下,她将自行车推到保安亭的后面。从这儿,正好可以看到女人住的楼。约摸一刻钟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来了,正是父亲!他走得很急,径自走到停车场,坐进了一辆银灰色的现代车,片刻之后,开车急驰而去。

何燕惊呆了!她知道父亲有一笔数目不小的积蓄,这积蓄竟然用来买了车?

骑车往回走,何燕流了一脸的泪。怪不得父亲三天两头加班,怪不得常半夜接到电话,起身就走。原来,父亲已经另有一个“家”!从那天起,何燕没有给父亲打过一个电话,整整一个月没有回家。

下了晚自习,何燕正往宿舍走。楼门口有人叫住了她,是父亲。他从冬青的树影里走出来,嗫嚅着说:“怎么这么久不回家?我很担心你。”

“你担心什么?担心我被人欺负?担心我没钱花?担心我做坏事?”何燕冷冷地问。

父亲的脸胀成了青紫色。小时候,何燕在学校和男生打架,向父亲告状,父亲从来都不替她出头。现在,父亲有了女人,只给她少得可怜的钱,他有什么资格担心她?

遭了女儿的抢白,父亲说不出一句话。半晌,叹了口气转身走了。他的背有些驼,步子也有点蹒跚。何燕望着他的背影,突然心里一酸:她和父亲相依为命,不应该这么对待父亲。

周末,何燕又蹬着自行车送外卖了。她再次来到了富华小区。刘女士叫了三大份比萨,何燕和同事换了一下,主动给她送过来。

站在门前,何燕有些忐忑。按门铃,有人应着来开门了。

是个男人,身材高大肥胖,穿着睡衣。何燕呆呆地,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穿着睡衣,出现在这个家里。那父亲呢,父亲又算是什么?

12 收藏

上一篇:阳台外的红衬衫

下一篇:从未走远的父爱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