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

(作者:杭和平)

唐田街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老黄,这位老黄也不知什么来历,只是在小镇的人民清晨醒来的时刻,街道的角落里就蜷缩着这么一个人。头发蓬松有点长的他颇有点落魄艺术家的气质,当然也没人去和他讨论过任何有关艺术的问题,因为人们都不想把自己归为他那一等人,与他席地而谈是侮辱了他们的尊严与地位的。不过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人们前去打探一下,最基本的信息从哪里来姓甚名谁。只是人们问了个半天也没问出个究竟,老黄只是模模糊糊的吞吐出自己似乎姓黄这一个重大问题,其他的再也吐不出来了,老黄这一称呼也就随之而来。日子长了,街道上的人跟老黄也熟悉起来了,老黄虽是乞丐用我们地方话说就是“讨饭的”。老黄和别的讨饭的不同,别的要饭的要完就走而老黄不会轻易接受你的施舍,他总是要替你先干完一些活才会拿走自己相应的回报。这些回报之中莫不过一日三餐,也有一些人家看着老黄也有些许心疼或者过意不去就会多给他几块钱让他去商店买点烟抽抽解解乏。每次老黄走进商店的时候店老板都会很热情的对他说:“哟,老黄又来买烟了!”老黄则是默默的点头指着他的老相好——迎客松

就要她就要她。其他的不多说,拿完烟又回到街上摇摆去了,他得为他的下一餐奔波,寻找一个着落点。

秋收的日子恍然间降临到小镇,田野里立马就呈现出一副忙碌的景象,秋收的喜悦还是像往常一样挂在人们的脸庞,老黄也离开了往日的街道坐在田埂上抽着迎客松望着眼前的这一欢快的一幕,在吐出的香烟烟雾里老黄的眼睛像是透露出什么,但又没人能够发现他也就无处去诉说去倾诉了。

诶!老黄想不想挣钱?你帮我把这几袋稻子驮回家我给你工钱,老黄一句话没说跑到田里扛起袋子就往回去了。

哎!真是傻子,这老黄!唉,老黄不用驮回家放到那个拖拉机上就行了,就你面前马路上的那辆拖拉机。老黄停住了脚步看了一眼那拖拉机又急步奔去了。秋收的日子里家家都会多做些饭菜以用来补充过多消耗的体力。老黄跟着拖拉机到了别人的家他还要帮别人卸稻子,这一切老黄都很熟练应该是以前经常干的。到了饭点,那人要老黄也来吃点却见老黄早已跑到树下独自抽起他的闲烟来。屋主人见这一幕也不忍心,盛好了饭菜端到老黄的手里让他赶快吃,老黄接过饭菜连声的谢谢,那谢谢里都快带有呜咽的哭泣了。

我与老黄近距离接触过,只不过那时还小上小学四年级也就是步入新世纪的那年2002年。那天是星期六我和妈妈还有妹妹刚从外婆家回来见老黄正跪在我们家的稻床上(一种专为晾晒稻子和其他谷物而铺的平滑的水泥地面)琢磨着什么东西。走近一看,他正在吹着地面上的那些尘土,嘴巴都快贴着地面了。我问他:“你在干什么?”老黄却回答着:“脏,我给吹干净,脏!”我那时候很奇怪,他自己身上都那么脏怎么还会嫌弃这地上脏呢?你会写字吗?我又问他,他嘟囔了一句我会写黄,说着拿着手指在地上比划起来。妈妈见我与老黄如此亲近忙把我拉回家关上了门,在门缝中我看见老黄还在那比划着。我爬上楼梯跑到阳台上望着底下的老黄又继续在吹着气清理他那块脏的地盘了。

小学毕业前(2002年之前),还在乡村的街道上见过老黄几次,毕业之后上了初中到现在一直也没见过他了。或许老黄早就离开了我们那个小镇那座小山村去往别处去了,但又或许……

12 收藏

上一篇:老六

下一篇:一个濒死者的思绪

相关

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