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流年

(作者:默默雨丝丝)

“喂,亲爱的,今天是娜娜的生日,我妈给她买了蛋糕过生日,你要早点回来哦。”柳思蓉眉眼之中透着说不出的喜悦,与男友米乐结束了通话,转身走进了一家饰品店。

今天是柳思蓉最好的闺蜜周娜的生日。柳思蓉一大早就忙着让妈妈出门去订蛋糕,自己便是早早开始逛街,为周娜挑礼物。到底哪件饰品更配娜娜呢?柳思蓉仔细的挑选着,突然一条水晶手链让她眼前一亮。

售货员立马迎上来:“小姐,您眼光真好,这条手链是很衬气质的。”售货员热心的介绍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条手链标价不低的原因。柳思蓉觉得这条手链确实很配娜娜白皙的皮肤,微笑:“麻烦你帮我包起来,包好看些,我要送人。”

售货员很会说话:“好的,买这条手链送人的人很多,一定能人收礼物的人高兴,昨天还有位先生专门买这条手链送女友呢……”接着又说了许多客套话,才将思蓉送出门去。

柳思蓉到家时,大家已经在餐桌上就座了。长形餐桌主位上坐着柳爸爸,A大的著名化学系教授,对女儿宠爱有加,旁边自然是柳思蓉的妈妈,一个凌厉的女人。柳妈妈斜对面是A大最帅气阳光的温柔王子,化学系学生,也是思蓉最亲爱的男友米乐。米乐对面的就是思蓉的好闺蜜周娜了,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性格内向,只在思蓉面前活蹦乱跳的A大文学系女孩。

因为米乐家在外地,而周娜家又离学校太远,为了方便到大学上课,所以两人都只能借住在思蓉家,不过思蓉倒是觉得很开心。

思蓉见大家都等着,就赶快坐下了,朝着娜娜吐吐舌头,示意迟到的抱歉。柳爸爸提议大家一起举杯祝福娜娜生日快乐,周娜有些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住在这里叨扰大家了,真是不好意思。”柳妈妈笑着回道:“怎么会,要是没有你和米乐,我们三口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该多冷清啊?”只是一句话,就替周娜解了围。

“对了,娜娜,生日礼物,给你。”思蓉拿出她为周娜挑的礼物,米乐见了,也拿出自己买的礼物,同时递出去,周娜接过,两个盒子外包装居然一模一样。周娜迫不及待拆开,真的是一样的手链:“你们不愧是情侣,送礼物都送一样的啊?”三个人面面相觑,看了看,确实一模一样。周娜对面俩人微微脸红,这样的经历怎么能不用心有灵犀来形容呢?

第二天清早。

“宝贝,起床了,再不起就迟到了!”米乐一如既往的耐心叫思蓉起床,并且温柔的在思蓉脸上印下一个轻轻地吻,思蓉感到脸上有些痒,于是伸手去抓了抓,结果被米乐抓住手将整个人带着站起来,背在了背上:“洗漱去!”

柳妈妈:“今天收拾的倒是挺快的,快吃早餐吧!”思蓉听到这话不禁的想到了刚刚与米乐在盥洗室里的亲吻,不自觉的一整脸红。同时觉得今天一定很美好,因为从早上起来就这么这么的幸福。

路上,米乐开着车,思蓉无聊的翻着小说,周娜在后座照镜子。“好无聊!米乐,明天我们去骑马吧,好不好?我想让你教我。”米乐无法拒绝自己女友的撒娇,虽然明天他有一大堆实验要去完成,教授还逼着自己要结果。但是没办法,谁让女友发话了呢!只好亲昵的用手捏捏思蓉的鼻子,“好啊!”

思蓉又转头,只见到娜娜摇头:“我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想要睡觉,所以你们俩去吧。”思蓉显得有些失望,但是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亲爱的,你怎么还不回来呢?我们不是说好今天去骑马吗?”电话那头米乐解释了些什么,只见思蓉已经嘟起了小嘴:“啊?那你快点,我在家里等你一会儿。”接着不给米乐反驳的机会,挂了电话。

米乐在心里叹了口气,接着又开始忙起了教授交给他的实验任务。直到忙完,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米乐拿起手机看到上面已经有了五十几个未接来电,不用细看,也知道是思蓉打来的,赶快抓起钥匙,跑向了车库。

回家见到了思蓉,米乐知道她一定已经生气了,于是先道了歉:“对不起,今天我真的有很多事情,我已经用最快的时间处理完赶回来了。你别生气了好吗?”米乐解释道。

思蓉先是没有表情,后来扑哧一笑:“看你紧张的,我又没有说什么,我等了两个小时,就算是有火气,也都已经灭了吧。你看你急的满头是汗。”说完贴心的给米乐擦了擦。只是这样贴心的一句话,一个细微的动作,让米乐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泛起了波澜。

“这匹马好高啊!米乐,我上不去。”思蓉看着面前的马皱眉,米乐笑着跨上去,帅气的拉着思蓉的手:“我拉你上来,一,二,三……”思蓉受到强大的拉力,大叫一声,再次睁眼时已经在马上了,后背传来的是米乐的体温,包围着思蓉的是米乐身上好闻的沐浴露味道,一瞬间思蓉觉得自己是这个时间上最幸福的人。

接着两个人就在马场飞驰着,感受彼此的心跳,享受着阳光浴和青草香,度过这浪漫的一天。

思蓉打了个哈欠,吃着早餐,听着妈妈说道:“蓉蓉,今天都23号了,你抽时间把电话费交一下吧!”思蓉突然停止了动作:“今天23号了啊?10月23号?”妈妈点头,并且诧异女儿的惊奇之处。“妈,今天是我和米乐的三周年纪念日!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差点忘了,都没有准备礼物!真是的。”今天怎么过呢?这个问题包围了这个幸福的女孩儿。

有了!就和米乐去逛上次的饰品店,买一样情侣的东西好了,不过不知道米乐会不会觉得太俗气。三周年,光是想着就足以让思蓉很幸福了。

米乐到家了,思蓉正在发愁如何让米乐记起今天是周年纪念日呢,结果听到米乐说:“今天我们要做些什么留给以后去怀念呢?毕竟三周年一辈子只有一次。”思蓉几乎笑出了声,米乐对自己永远那么细心!

到了店门口,思蓉笑着亲昵的挽上米乐的手臂,米乐见到这家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来过了,思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拉着米乐进了店里。

进了店里,售货员看到思蓉立马迎上来:“咦,是您啊?这次看点什么呢?”说完又转头观察她旁边的先生,也很眼熟,又想了想,一下子认出来:“您不是那天给女友买礼物的先生吗?两位真是心有灵犀,现在这位小姐就有两条一样的手链了吧!”

售货员正在为自己的发现得意洋洋时,并没有发现,面前的两个人已经变了脸色。

米乐面色一沉:“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没有给我女朋友买过手链,你这样说会引起她的误会,我希望你马上向我们道歉,澄清误会。”

售货员心想好话没用对,反而惹得客人生气了,马上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是认错人了,对不起,对不起!”

米乐听完立马拉着还在思索中的思蓉出了店门,上了车。

售货员看着男子怒气冲冲的拉着女友出了门,心中好奇,自己的记忆力向来很好,那两天只卖出两条同样的手链,怎么可能不是他们俩买的呢?

思蓉此刻还在思索着:米乐说没有来过这里,可是店员却说他来给女友买手链,可是米乐没有给我送过手链啊,还是一条与自己送给周娜的一模一样的手链,对了!周娜,生日那天,米乐送了那条与我一样的手链,可是周娜又不是米乐的女友,难道米乐是在别的地方买的?可是如果店员没记错,那么,米乐和周娜他们俩……

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于是转头望向正在开车的米乐,问出口:“你给娜娜的生日礼物在哪儿买的?”

“呲……”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音划过空中,米乐停下车,正视思蓉:“你不相信我?还是你认为我和别人有什么,或者这个人就是周娜?”一连串的问题包围了思蓉让思蓉不知道如何回答,好像现在被质问的人是她一样……

思蓉看着米乐,阳光透进车窗,打在米乐脸上,线条柔和,衬得米乐皮肤晶莹,让思蓉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三年前,他们相遇的那一天。

那天,米乐在打篮球,当进球的瞬间,全场男生女生都在为米乐欢呼,米乐微笑,那是思蓉第一次看见他,那笑是那么的简单明朗,只是微微的勾起了嘴角,就足以融化冬日的积雪一般,在思蓉心里激起了波澜,只是一刹那,思蓉觉得自己已经沉浸在这种温暖之中,心里容不下第二个人。

那天的阳光,就如今日一样美好。思蓉的思绪一下被拉回来。

思蓉低下了头,回答:“没有,我相信你,我只是……只是太在乎……在乎你。”

话音未落,就被米乐搂在了怀里,轻抚她的背:“对不起,我刚刚有些激动了,我只是怕你不相信我,因为我也同样的在乎你。”

就这样,两个人静静的抱着,思蓉慢慢地消除了自己的不安,但是却仍然不想放开。米乐对自己这样的好,怎么会跟别人在一起呢,这三年来,每次自己闹脾气,米乐都会来哄她,不管她有多么无理取闹,他都会让着她,这样的好米乐,有什么理由要去怀疑呢……

直到米乐车后响起了一声声刺耳的喇叭声,两个人才意识到他们仍然在路中央,于是快速弹开,脸红着开车逃走。

回到了家里,周娜迎上来:“怎么样啊,你们的周年纪念日?”思蓉看着这个单纯可爱没心机的闺蜜,不自觉心虚,自己怎么能怀疑这两个她最亲最爱的人呢,真是昏了头。

朝着周娜吐了吐舌头:“被我搞砸了,我们今天不怎么开心。”周娜安慰道:“没事儿,改天再补过一次嘛!反正感情好,天天都像是纪念日一样啊。”接着两个人觉得很有道理,在沙发上笑做一团。

夜晚,阳台上面有两个人影,“你和她在一起三年了,我们在一起快要十个月了。”女孩说着,声音在寒冷的夜晚显得有些颤抖,男孩环上女孩的腰:“对不起,现在还不是能公开的时候,她爸爸对我来说还有用。等今年我的研究成功发表之后,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再忍耐一下,好吗?”语气中充满了爱意……

风轻轻地吹过,也带走了这些话语,另一间房间内的女孩不会听见。

“乐,我们周末去补过三周年好不好?”思蓉躺在米乐怀里玩着手机。米乐承诺:“好啊。”思蓉立马做起来,去挑周末要穿的衣服。

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今天就是周末了,他们一定会玩的很开心吧,周娜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里这样想着,泪水被强忍回了心里,酸的就快要将心脏腐蚀。“啊!”注意力不集中,下楼梯时踩空了,周娜的脚扭伤的很严重。

第一时间给米乐打了电话,那个她深爱却又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的男人,是的,那是……她的男人。于是周娜给米乐拨了电话,也忘了今天米乐陪思蓉在海边的事情了。

看到周娜电话时米乐愣住了,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看了看旁边的思蓉,走到一边,接了起来……

挂了电话的米乐一脸焦急,对思蓉说:“亲爱的,今天教授有个重要实验让我马上回学校一趟,我不能跟你继续呆在这儿了,对不起。”思蓉还来不及反对,米乐已经开着车走了。

思蓉心中抱怨:什么事重要到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也不把我送回去。不过她还是赶快的去打车,想要回家,因为总感觉今天很不安,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思蓉进了家门,柳妈妈赶紧问:“吓死我了,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刚刚去给你爸爸拿体检单子,看到米乐的车停在医院门口,我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吓死我了!”

米乐的车怎么会停在医院门口呢,他不是回学校了吗,难道出了什么事?思蓉没时间听妈妈说话,抓起包跑出去了,在门口打车:“师傅,去XX医院……”

医院里……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虽然是一句责怪,但是米乐说出这句话时心中却是满满的关怀。周娜眼里含着泪,却笑着:“这样你就可以在我身边多呆一会了。”“你怎么这么傻,疼不疼?”“不疼啊,因为你在这里啊,如果你走了,我一定会疼死。”这句话就像是专门说给米乐听的:你要是走了,我一定会疼死。

米乐的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那是心疼的感觉……米乐紧紧地抱住周娜,恨不得将她融进身体里面。他在想:如果不是太贪心,想要的不是那么多,就不会和柳思蓉这样的富家小姐在一起,如果他不贪心,就不会利用柳思蓉父亲在化学系的地位做研究,如果不贪心,就可以好好地跟爱的人在一起,不让她受到伤害了。

想到了这里,低头吻住周娜:我爱你,永远只为我着想的娜娜。等我完成了这个研究,发表了这个重大的发现,我们就可以在市中心买套大房子结婚,把父母接过来住,而不是寄宿在别人家了。

柳思蓉开门,做梦也想象不到自己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自己的男友正在和自己的闺蜜深情拥吻。

她尖叫,落荒而逃,好像自己是那个出轨的人,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那么的爱你们,米乐,周娜,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周娜和米乐看到突然出现的思蓉,先是惊讶,后来是周娜的释怀,米乐的紧张,周娜拉起米乐的手:“走吧,先回去,不管怎么样,都迟早要面对的,不是吗?”

米乐并没有向前走,而是拉住了周娜:“不行,不能这样,我忍耐了那么久,不能就这样结束了,在这个时候,我不想放弃,周娜,你必须要帮我,我要暂时的跟她和好,想想办法……”

周娜心底叹气,点头,和米乐开车回柳思蓉家。

柳思蓉正在家里,锁着房门大哭,哭了很久,很久,累了,睡着了,醒来之后虽然还是伤心,但是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错的人并不是我,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何颜面再见我,怎么跟我解释,于是装作没有事情发生的下楼吃饭了。

柳思蓉就是这样一个要强的人,心里再怎么伤心,生气,失望,总不会告诉父母发生了什么,也不会表现出来。于是晚上大家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显得跟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米乐和周娜比平时更加沉默。

柳思蓉首先打破这样一个和谐的饭局,给米乐和周娜一人夹了一筷子一样的菜,柳爸爸头一次看到女儿如此贴心,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会关心人了?”思蓉淡淡的回答:“吃菜也要像恋爱一样成双成对才好。”柳思蓉父母摸不着头脑,只是感觉气氛不对,年轻人的事,也不想多问,一场尴尬的饭局就在无言之中慢慢的结束了。

吃过饭,米乐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思蓉觉得她是该听听周娜的解释了,叫了周娜进了房间,锁上了房门。

“你们在一起了?”思蓉首先发问,周娜只是点点头,“什么时候的事?”周娜答:“十个月以前。”柳思蓉的拳头慢慢地握紧,十个月了,自己居然像个傻子一样被欺骗了十个月,这十个月以来,他们居然隐藏的这样好,我一丝都没有发现,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你明明知道米乐是我男友,为什么还这么做,你就没有廉耻心吗?你不知道小三有多么恶心吗?”柳思蓉已经开始激动起来,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情绪全部都涌出来。

听到思蓉恶狠狠的质问,周娜委屈的掉了泪:“思蓉,我们一起遇到米乐的,我第一次见他时就爱上了,我爱他,每天看到他在你身边,对你那么温柔,让我怎么不对他心动呢?你让我怎么才能不爱他呢?”

思蓉听到这里,变得更加激动,她抓住周娜的肩:“你说什么?你爱他,我不许……不许你爱他,你听到没有!”柳思蓉已经快要背过气去。说到这里,思蓉不经意间想到,售货员早就告诉了自己手链的事情,只是自己太傻,傻傻的相信着他们俩,是自己对米乐盲目的爱蒙蔽了双眼,才会看不清身边人的变化。

现在的思蓉眼前的人是她的闺蜜,却抢了她最爱的那个人,凭什么,她那么的信任她,把一切好的东西都跟她分享,难道反而引狼入室了吗?想着想着,全身气的颤抖起来,一把揪住周娜的头发,将周娜的头向桌角撞下去,还是不解气:“凭什么,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我那么相信你,你为什么偷我的东西?”

思蓉用手胡乱的扇着周娜,推搡着她,用拳头砸她,可是周娜只是哭,却没有还手的意思。思蓉打得累了,喊得累了,也许是心疼的受不了了,停下来,坐在地上抽泣。

周娜从地上爬起来,坐着,中间伴随着抽气的声音,因为实在很痛。周娜对思蓉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这是错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很内疚,所以我不会还手,我愿意让你出气,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因为我们不只是两个抢男友的情敌,我们还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啊。”

思蓉慢慢回神,听到最好的朋友时,心脏猛地疼了一下,意识到刚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她打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思蓉抬起头,看见周娜的额头上在流血。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理,思蓉冲过去抱着周娜,紧紧地抱着,那一瞬间,心疼,心痛,为自己,也为周娜。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放声大哭,为了友情,亦为了爱情。

只在这一瞬间,思蓉觉得她可以原谅这两个她最深爱的人,并且会继续对周娜好,这个她最好的闺蜜。

当她回到房间,只想好好睡一觉时,却看见了床上用玫瑰花瓣摆成的对不起,眼泪又回到了眼眶,原来她还是忘不了他,还是那么那么的爱他,还是会因为他为自己做的事情而感动不已。

原来,我是那么的爱米乐。

躺在床上思蓉不断地想强迫自己睡着,可是越是这样,越是睡不着,越是会想起他们三个人以前的事情,每件事,每个笑容,每次幸福。就这样,不断地想到以前,思蓉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去恨,没有办法去忘记,没有办法放手。

要么,去原谅,要么,就只有放手,忘记他们,开始新的生活,在这两个选择中,思蓉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原谅吧。不管米乐最终做出何种选择,都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吧。

半夜,被梦惊醒,发现梦中的情景就是白天发生的事,不自觉苦笑,动了动身体,头顶传来嘶哑的声音:“你醒了?做梦了吗?”思蓉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虽然他的嗓子已经哑了。想也不去想,思蓉紧紧地抱住这个人,把脸贴在他强有力的心脏上,还是那么幸福而又温暖,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要是一切都没有发生就好了,思蓉这样单纯的想。“对不起,让你伤心了,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不知道你会不会原谅我,但是我还是来了,因为我觉得晚上应该陪着你。”米乐说。他能够感觉到她的心痛,她的眼泪透过他的衬衫流了进去,直至流到他的心脏。

胸口传来闷闷的声音,米乐听见她说:“我爱你,可是我和周娜你只能选择一个,如果你选择她,我也不会有怨言的,我只想听你说句实话……”米乐下了决心:“我会和周娜说清楚,然后我们好好在一起,再也不分开,好吗?”

思蓉拼命地点了点头,重复:“再也不分开。”

周娜从思蓉家里搬出去时,只简单的跟柳妈妈告了个别,说了些感谢的话,却对离开的原因只字不提。

周娜坐上计程车时,掏出手机给思蓉发了个短信:我们大概回不到从前了,我选择了离开,祝你们幸福。另外,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思蓉早上醒来时,米乐还在身边,心中一阵暖流划过,手机响了起来,思蓉打开短信……突然地,思蓉从床上爬起来,跑向周娜的卧室,里面已经被收拾干净,好像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思蓉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想周娜,想在一起时的每一天,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能够顶替周娜在她心目中闺蜜的位置了。她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柳妈妈走到房门口,看见女儿坐在地板上,冲过去扶着女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周娜刚刚走了,你们是

不是吵架了?有什么呀,好朋友争几句不是很正常么,有必要闹成这样吗……”柳思蓉没有说话,也不想跟妈妈说明真实的原因,只是慢慢地走出了屋子。

米乐知道周娜走了的消息时,显得有些冷漠,只是说:“以后,我们好好地。”

周娜就这样走了,思蓉没有了她的消息,我们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米乐还在继续着他的研究,好像比以前更加努力了些,像一个垂死边缘的病人要完成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梦想一般的抓紧时间。

思蓉感觉米乐越来越忙了,她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总是要求米乐忙里抽闲的陪她,而是给米乐更多的时间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她反思过自己,没有周娜的细致,周到,体贴,肯为米乐付出,所以,为了不再发生同样的事情,她觉得必须要改变自己与米乐相处的方式。因为她爱米乐,不想再次失去他了。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着,思蓉觉得虽然没有什么波澜,但是很幸福,经过了那件事,心真的有些累了,算了算,周娜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米乐今天好像很高兴,因为他的研究已经完成,就等着思蓉爸爸研讨会通过他的论文了,这样米乐就可以轻松地拿到一千万的奖金了。思蓉为这个结果而感到高兴,看到自己爱的人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思蓉为了米乐感到开心。

思蓉在卧室收拾东西,最近她真的是怠慢了自己的生活,现在她要好好收拾,找回以前那个快乐的自己。

到了吃饭的时候,思蓉下楼,却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于是去卧房找,推开门,发现妈妈脸色苍白隐忍,赶快打了急救电话……

检查过后,思蓉问医生妈妈的情况,医生说没有大碍,只是要打点滴,住院观察几天,让思蓉去交费。思蓉松了一口气,拿起钱包,走去缴费。

路过妇科的时候,在拐角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周娜!思蓉停住,但是周娜并没有看见她。思蓉想追上去,但是她却没有勇气抬腿,脑子开始运转后,思蓉想她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抬头,妇科护士站:“你好,我是周娜的朋友,她刚刚落了东西在医生那里,让我来帮她拿,请问你能帮我看看是哪位医生吗?”

按照护士说的路很容易就找到了徐源医生的办公室,推开门,走了进去:“你好……”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双腿就如同灌铅了一般,思蓉朝着医院门口慢慢移动,不敢相信医生说的话。怀孕!周娜怀孕已经三个月了!那孩子的父亲……思蓉已经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如果孩子是米乐的,那么该怎么办呢?米乐会怎么样?自己该怎么办,周娜又怎么办?我难道要成全他们吗?我不知道……

思蓉走出医院,阳光明媚的天气与她冰冷的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找了一条长椅子坐下,眼神空洞,望向前方来往的人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久之后,她拿出了手机,拨通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屏幕上显示周娜的名字……

两个小时后她们坐在咖啡店里,思蓉问:“为什么你非要选在这里见面?”周娜笑笑:“因为这里有很多我们的回忆啊,所以想和你再来这里一次。”思蓉冷冷的:“什么回忆?”“三年前,你和米乐在这里确立关系,这几年,我们每次闹别扭,你都来这里,我再来哄你回去,我们三个常常来这里吃你最喜欢的起司蛋糕……”“好了,别说了,我有话问你。”思蓉打断了还在回忆的周娜。

“你是不是怀孕了?”周娜呆住:“你怎么知道?”

“你回答我!是不是米乐的孩子?”周娜低下头,不说话。思蓉眼泪流下来,抓住周娜的肩膀:“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米乐怎么可以这样!他在我身边,却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想着你怀孕了,他居然还和我在一起?你们居然瞒着我,他还每天心安理得的……”

周娜拍掉思蓉的手:“没有,米乐他不知道我怀孕了,你不要这样说,他不是那样不负责任的人。”思蓉问周娜:“你打算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声音中充满绝望,绝情。

周娜摇头,流下的泪,滴落胸前,最终滑落至腹部。

思蓉哭着笑,笑着哭,直到哭干了泪。

晚上,米乐回到家里,敲思蓉的房门,无人回应,米乐走进去。月光温柔的洒进了屋子,照出了沙发上的人形。思蓉没有开灯,只是缩在沙发上。米乐打开灯,坐在思蓉旁边,知道一定是有事情发生,等待思蓉开口。

思蓉受不了这样的沉默,大叫道:“周娜怀孕了,是你的孩子。是你的!”米乐难以置信,站起来:“你说什么?她怎么不告诉我?”思蓉不想听到米乐的这些话,直接告诉米乐自己的决定:“现在,我们完了,结束了,你明天一早就给我滚出去!我不管你想不想对周娜负责,你都要养那个孩子。现在,给我滚,滚!”思蓉用枕头将米乐砸出去。

思蓉将自己缩在沙发里,眼泪也发泄不了她的痛苦。好冷啊!

米乐走到阳台,一下子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打电话给周娜,问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怀孕了,周娜温柔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因为我知道你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快要得到了,我不想再这个时候打扰你,你会分心,而且思蓉也有可能会知道我们没有分手。我怕你的努力会白费。再说了……”周娜低笑:“我相信你,完成一切就会回到我身边,好好照顾我与我们的孩子。”

只是这些朴实的话语,道出了周娜这个普通女人的心声。触动了米乐心中最柔软的部分。米乐承诺周娜,他会对周娜与孩子好,他已经想通了,不再利用柳思蓉父亲的地位去发表实验结果,顺其自然吧,明天他就搬出去和周娜一起住。

挂了电话,米乐顿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的轻松过,这么久以来,自己为了钱真的是太累了,一千万到底值不值呢?已经不想再去计较了。

米乐走的时候,对柳妈妈说了句对不起,是他对不起柳思蓉,他们分手了。接着便不再继续解释了。柳妈妈想要上楼找女儿问清楚,谁知道却看到女儿在沙发上蜷缩着,走近,扶起女儿。

思蓉的眼睛红肿,手脚冰凉,但是额头却非常的烫,思蓉问:“他走了么?”妈妈心疼的很,点头,却始终没有问出口。思蓉抱住母亲,大哭。是柳妈妈从来没有见过的伤心模样。

由此,也为柳思蓉的母亲在心里种下了一颗叫做由心疼而引起的怨恨的种子。

思蓉在分手之后,经常不吃饭,常常失神,每天做什么都冒冒失失,有时候需要服食大量的安眠药入眠。这些柳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做母亲的,不能揭女儿伤疤,不能问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陪着女儿,希望时间能冲淡一切。

倒是米乐和周娜,每天住在一起,小日子过的甜甜美美。米乐的研究论文终究是没有能为自己赚一千万,不过米乐也很满足现在的生活,起码很快乐!周娜守着自己心爱的人,感到无比幸福,希望这一辈子就这样,幸福下去。

转眼就是冬天了,周娜怀孕已经有五个多月了,两个人决定生下孩子后结婚,周娜现在就已经为婚礼的事情迫不及待的筹备起来,每天忙绿又兴奋。

可是,幸福这种东西,它会光顾你,却不会永远停留。

在一个下雪的日子里,周娜与米乐买完菜回家,打开门的那一刻,两个人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有五六个男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

见他们回来,站起来朝着周娜走来,米乐将周娜护在身后,但是那两个男人才不会畏惧。其中一人出拳,将米乐一下击倒,接着两人对米乐拳打脚踢。周娜哭着求他们停手:“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会儿,米乐被他们按在墙上,已经满脸是血了。

周娜想要靠近米乐,却被另外三个人拦住,其中一人发话:“你是周森的女儿吧?你爸借了我们老大五百万去赌钱,现在人跑了,所以钱由你来还,连本带利一千万。下次我们来要时,你最好把钱准备好。不用想报警和逃跑,除非你想你妈妈和你奶奶死!”

那些人走后,周娜帮米乐叫了医生,两个人简单处理完,就走出了医院。

米乐对周娜说:“我想到借钱的办法了,你先回家去等我吧!”米乐打车到了一处熟悉的地方。下车,敲门。

开门的人是柳思蓉,米乐发现她再也不是以前的她了。眼窝深陷,皮肤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柳思蓉见到他,只轻轻扯了扯嘴角,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米乐自己进了屋子。

柳妈妈本来在厨房给女儿做些吃的,但是察觉有人来到家里,便停下来,悄悄看了看,竟然是米乐,这个把女儿害惨了的人!想起女儿近两个月来的日子,生不如死。最近医生还说思蓉有厌食症与自闭的倾向,在这样下去,怕是活不久了吧!米乐这个罪魁祸首来了也好,她倒是要看看,米乐怎么给女儿一个交代!于是柳妈妈躲在厨房偷听……

米乐开门见山,为了周娜和孩子,已经顾不上柳思蓉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思蓉,我和周娜有事求你,他父亲赌钱欠了别人一千万,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不该来求你的,可是周娜毕竟怀了我的孩子,我必须拼命的保护他们母子,所以我想问你借钱,我会还的,你放心。”

柳思蓉听完以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像是个傀儡娃娃,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米乐抓住她纤细的肩膀,使劲的晃,想要摇醒她一般,可是思蓉只是轻声的说了句:“不。”

米乐垂下了手,知道柳思蓉不会帮他们了,于是走出柳家大门。这一切都被柳妈妈看在眼里,原来事情是这样,米乐这个畜生,居然和周娜那个小贱人有了孩子,女儿被他们折磨成这样居然还敢来借钱。

柳妈妈越想越气不过,她要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女儿现在这么惨都是被米乐害的,她必须要为女儿报仇。不能让米乐和周娜幸福一辈子!于是柳妈妈开车出去追米乐!

米乐失落的走在街上,该怎么办呢?难道老天爷在惩罚他和周娜吗?可是他们的孩子是无辜的啊!该怎么办呢?米乐想着这些,丝毫没有注意到有辆车正在向他飞速的行驶过来……

“嘭……”鲜血滴落在雪花上,显得愈发黑红,随后渐渐地蜿蜒而去。柳妈妈始终回不过神来,我帮女儿报仇了!女儿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我撞死了米乐,我撞死了他,我杀人了……

漫天飞舞的雪花是那样的静谧,与警车的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相比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可是,这一切就是那样真实的发生了。

米乐抢救无效死亡,柳思蓉的母亲入狱,择日宣判。

周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哭了。人生是要有多么的悲哀,才会发生这么多不幸的事情。

在那天之后,周娜如同机器人一般,只有固定的程序,没有情感了,每天就只是吃饭,睡觉,要问她为什么还活着,恐怕就只是因为肚子里还有米乐的孩子了。

这样机械的日子并没有重复几天,因为追债的人又上门了。

周娜一脸坦然,她已经失去了米乐,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加痛苦呢?于是在面对追债的人的时候,她只是悠悠的吐出两个字:“没钱。”

在这五六个男人眼里,没钱是因为没有受到教训,接着,他们开始毒打周娜,想要打到她松口说有钱为止。周娜拼命地护着肚子:“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歇斯底里的叫,可是这些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不停地打,直到听见了警笛声的靠近。

原来邻居听到叫喊声,帮周娜报了警,警察来了,才救了周娜一命,将周娜送往了医院。

四周是茫茫的雾,有一丝阳光照向前方,周娜走近,看到米乐穿着白色的礼服在那里等着她,像极了童话中的王子。走过去,紧紧地抱着米乐,听到米乐说:“亲爱的,再见了。”

“米乐,别走!”周娜挣扎着从梦中醒来,浑身的疼痛告诉她刚刚只是一个梦。抬头,孩子呢?“我的孩子呢?孩子呢?”护士全都围过来想按住激动地周娜,但是却不敢弄疼她满身的伤,最终还是拦不住,让这个刚刚失去了孩子的不幸女人给冲了出去。

“你见到我的孩子了吗?你见到了吗?你呢?说话啊?”大街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在到处寻找她的孩子,“你在哪里啊?我的孩子,别再和妈妈捉迷藏了,快出来啊!”就这样,她问完了这条街,走向了下一条街。

听到米乐死亡,妈妈入狱,柳思蓉的眼睛转动了几下,不再像以前那么的空洞了,眼泪早就已经流干了,不知道还可以怎么样去表达忧伤。

紧接着的几天,又听到了周娜疯了的消息,柳思蓉的眼睛已经不再空洞了,她笑了,那样的凄美。

她慢慢走进了浴室,将水放满了整个浴盆,拿起了水果刀,踏进冰冷的水池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最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扯起了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静谧而又安详。

结束吧,这样就再也没有痛苦了。

轻风吹落树梢第一片树叶的时候,阳光落在大理石的墓碑上,又折射到一个女人乱糟糟的头发上。

扫墓的人可以看到女人手上抱着的布娃娃,可以隐约听见那女人说的话:“孩子,你看,这是你爸爸,我是你妈妈,快叫妈妈呀,乖……”

墓碑上的照片是一张年轻帅气

阳光的脸,微笑的那样真实,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是,在这陵园的另一个角落,是那个与他们羁绊一生,发誓永不分离的女子。

风轻轻拂过墓碑,叹:再也不分开。

12 收藏

上一篇:周末恋情

下一篇:绿柳绝技

相关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