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的呼唤

(作者:合眼朦胧)

“哇——哇——哇——孩子的哭声由远及近回荡在杜美琪的房间里。

“啊……”一身冷汗的杜美琪随着自己的惊叫坐了起来。

“最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总是听到婴儿的哭声呢?”杜美琪坐着床头抹着虚汗,心里暗自低语。

看了眼窗外,天刚刚亮,时间还早,本来还想再睡一会的杜美琪是怎么也睡不着。算了还是起来收拾收拾准备上班吧。

街上的路灯还没有熄灭,平时都打车去上班的杜美琪今天破天荒的走着去。

本来公司就离住处不远,但是杜美琪总是距离上班十分钟起床,时间不够用只好打车去咯。到公司正好八点,时间算的可谓是精准,不得不佩服。

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基本上也都是上班族吧。有的拿着面包边走边吃,有的喝着豆浆看着文件,现在的工薪足还真是不容易,想要拿出点的成绩就得比别人起的早,回家比别人回的晚。

扫大街的大娘们看着这些年轻而忙碌的孩子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就像那是她们自己的孩子。

曾几何时,自己不也是这样匆匆忙忙?

为了生活不停的奔波于家与公司之间,那时候的杜美琪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为了升职为了加薪,每天早上连饭都顾不上吃,匆匆忙忙的挤着电车,啃着面包?如今杜美琪走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谁又知道她付出了多少辛苦。

上位者的潜规则,自己一直看不起,可谁能想到当初那么辛苦,努力奋斗的自己有一天也是靠潜规则上位。

那日公司签一个订单,老总派了自己去,谁知道那人尽然是个老色鬼。自己去的时候就感觉到那人盯着自己身上的目光。李总天成公司的项目经理,长的肥头大耳,体壮如猪,看了让人生厌。

餐桌上一直对自己毛手毛脚的,可是为了这次的奖金也就忍了,可是三杯酒下肚,自己迷迷糊糊,昏昏沉沉,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一直很警惕的自己意识到自己被下药了,想着眼前肥如猪男人对自己做着那些龌蹉的事情,自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

第二天一早,自己赤裸裸的躺在酒店的床上,那一抹红点,刺伤了自己的眼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已经签好字的项目书放在床头,附带一张字条:“没想到久经沙场的杜小姐还是第一次,李某万分感激,我会让你们老总给你加薪,升职,以表歉意。这五十万算是我对杜小姐的一片歉意。”

“滚。”看着字条上的文字,杜美琪愤怒,撕得粉碎的纸片漫天飞舞。抱着曲起的双腿嚎啕大哭。

发泄完的杜美琪一片的平静,洗澡穿衣,收拾包包,拿着那份合约和五十万的支票打车回到了公司。自己已经失去身子,那么就要找回相应的回报,五十万买一个处子在自己的眼里也算是可以了。自己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没有必要在寻死觅活的。当今社会有几个还能保留的自己的初夜,事情以无力回天那么就要接受现实。爸爸妈妈在等着自己出人头地,自己不能出事。

回到公司的杜美琪把合约送去了刘总办公室。

刘总上下打量着杜美琪想要重新认识这个人,带着一丝嘲讽:“你很不错,从今天开始,你便是策划部的经理。月薪一万。”

“是。”杜美琪面无表情的回道。李总虽然长的不怎么样,看来人品还是不错,起码说的到做的到。自己原本也没抱多大希望,有那么五十万省吃俭用也够自己活下半辈子。如今升职加薪,成为名符其实的白领能给母亲眼中的荣耀,何乐而不为。

“你好像并没有多大惊讶,看来你自己很是知道今天的结果,你的能耐不小啊。”刘总冷嘲着,有点微怒。“我就不明白了,你要的这些我也可以给你,当初你为何拒绝我,难道那个李秃子长的比我好看吗?还是他给你开了什么优厚的条件。怎么我说你不高兴吗?你也就是比小姐高档一点你以为你是什么?”

杜美琪脸色苍白的看着丑恶嘴脸的刘光明。自己想反驳可是不行,为了工作,为了优厚的待遇自己只能把这苦水咽在肚子里。

“你要没事我就先走了,我是什么人不需要你的评价。”杜美琪颤抖着夺门而出,不是害怕,纯粹是气疯了。

先是被李总下药迷奸,现在又是刘总的讽刺,自己在不走,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美琪,你没事吧。”看着面带泪水跑出来的美琪,白佳琪关心的向前询问道。

“我没事,不要担心我,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从今天开始我就去策划部上班了,你自己小心一点。”身为刘总的秘书,佳琪可没少被吃豆腐。

“你,刚才没有被欺负吧。”本想问美琪为何会调去策划部,但是聪明的美琪还是没有问出口,看着美琪苍白的脸,也知道不是什么好原因。因为二人名字都有一个琪字,所以私底下关系也很不错。

“没有放心吧。我去策划部报道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显然现在的美琪不愿意多说什么,而且现在自己心情非常的不好。

“好,那你去吧,有什么事情别憋在心里,记住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永远是你的好姐妹。”

“恩,谢谢你佳琪。”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策划部,杜美琪傻傻的做在办公司里,以后离刘光明远了,自己心里是高兴的,可是以这种方式离开,自己心里很难受,人事部的效率很快,在自己的来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策划部。对于今后这个部门经理充满了疑惑,闲言碎语成了别人议论的话题。

“你说新来的经理什么来头,这么年轻就上位?”

“能什么来头,不是空降部队就是哪位老总的情人。”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听说她可是从项目部掉过来的。过来之前可是完成了一比很大的订单呢,今年公司的效益不是很好,但有了这一单,后半年的福利不用担心了。”

“真的吗?看来能力出众啊。”

“什么出众,还不是靠那身体脸蛋,哼,这年头女人就是比我们男人吃的开。”

“呦,你是后悔你妈没给你生成个女人呗,不行回去重投胎。”

“得,我可消受不起。”

“别,我看你家基因不太好,你害怕生个丑八怪非但没资本叫嚣,反而嫁不出去吧。”

“哈哈哈。”

众人哈哈哈

大笑,全然不够在办公室追逐打闹的二人。

办公室里杜美琪,满脸泪水,听着外面的谣言确不能制止,只能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能力。要想别人不笑你,那么就要表现自己出众的一面。

毕竟自己也算是潜规则吧,虽然潜的有点离谱。

一月后,早已淡忘以前事的杜美琪怀孕了,在月事推迟几天的时候,美琪一直认为是最近累的,没有理会。可是最近自己只要看到肉就恶心,牛奶的膻味更是闻不了。才想起一月前的事情,自己一点措施都没有实行,也忽略了这个问题。

下班后,冲冲到药店买了一个试纸,急急忙忙地回家。进屋鞋子都没脱的跑到卫生间,祈求上天保佑自己不是这么倒霉。

在焦急的三分钟,杜美琪一直闭着眼睛,心里祷告着,可是天不随人愿,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殷红的两道线映入眼帘。杜美琪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倒在了卫生间里。

醒来的时候以是午夜时分。杜美琪真的感觉天塌下来了。“孩子,孩子,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男朋友,这孩子要怎么办,拿掉么?可是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不拿掉,自己要怎么办,这本生就是一个错误。难道要让错误继续延续吗?妈妈爸爸怎么办,知道自己的私生子会作何感想。自己的事业刚刚才起步,难道要让孩子困扰自己的人生吗?绝对不行,绝对不行。而且同事一旦知道自己怀孕,刚刚平息的谣言又会四起。绝对不能再被别人羞辱。”

美琪给佳琪打了电话,铃声响了半天,那边才接起,语气焦急的问道:“美琪你怎么了,这么给我打电话。”

不愧是朋友,这么晚打电话,没有抱怨反而带着担忧,一听佳琪的声音,美琪哇的一生哭了。

“你别哭了,到底什么事,你快说啊。”佳琪略带焦急。

“我怀孕了。”停止哭泣,伤心的回道。

“啊,什么,你等着啊,我马上去你那里,见面再说。”还没等美琪说话,佳琪就挂了电话。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能睡的着才怪。美琪没有男朋友,又怎么会怀孕,看来当初真的出事了。孩子的父亲是谁?是刘光明吗?佳琪带着疑问冲出了门。

半小时后,美琪家里。美琪抱着赶来的佳琪痛哭,连日来所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等待平静之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真是禽兽,混蛋,下药这么龌蹉的事情,李秃驴当真做的出来?”白佳琪怒气冲天的吼道。

“佳琪,其实他不算是特别坏的人,比起那些真正的情妇一天到晚取悦对方做下贱的事情换得的东西,我真的不错了,只为一个初夜,换来今后的一生无忧,名利地位金钱,我要强很多。”

“照你这么说,那李秃子也不是个随随便便玩的人,至少良家妇女他不招惹,他可能误把你和别人做比较了。”佳琪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美琪。

“是吧,可惜我没想到会怀孕,这真的是个意外。”美琪沮丧着,不知所措。

“拿掉吧,我明天带你去医院,我认识一个妇科大夫,放心吧。”佳琪认真的说道。“这孩子不能流,否则你真的就毁了。你现在别人也只是怀疑你是谁的情人或者空降部队,但也只是猜测,如果你怀孕的消息一旦传出去,那就坐实了那些绯闻。”

“我在考虑考虑。”美琪心里也这么想,但还是有些不忍。

经过一夜的挣扎,美琪最终还是去了医院拿掉了孩子,虽然带着些愧疚,但也很快在工作中淡忘……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今天的美琪来的很早,办公室有几人在整理书桌,看见杜美琪进来,连忙问好。“杜经理早上好。”

“好。”一晚上没睡好,带着明显的倦意,笑眯眯的回道。

“经理是否哪里不舒服?脸色好差哦,雪儿去帮你冲杯咖啡吧。”雪儿,美琪的助理殷勤的说道。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人们早已认可了这位能干又年轻漂亮的经理。早已不在乎她什么怎么上位的。

人其实都很现实,人只在乎你的能力,是否会领导大家提高工作效益,增加奖金,丝毫不在乎你是怎么来的。在金钱利益面前什么都是浮云。

“没事,雪儿,只是最近比较累。”美琪淡淡的微笑道。

“经理不要这么拼命工作,你晚来一会没事的,没有必要天天和我们一起打卡上班,经理享有的特权,你一天都没有享用呢?累垮身体,谁来带我们。”雪儿嘟嘟个小嘴不满道。

“好了,我的小可爱,我会注意身体的放心啦。”美琪摸摸雪儿可爱的头,宠溺着说道。

其实美琪对待下属是相当不错的,除了认真工作的时候,其他时间都好像一家人一样,特别的随和,所以底下的人工作很卖力。

“雪儿,你还是好好工作,多多减轻一下经理的负担,那样她就不会太累了,你在这里说这么多管什么用吗?王空插嘴取笑道。

“额,也对,那今天经理有什么我能做的都叫给我吧,你太能干,我们都很闲那。”雪儿对着美琪甜甜的一笑。

“你这丫头,行,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去忙吧,有事招呼你们。”美琪挥手进入办公室。

王空看着杜美琪的背影失神:“经理脸色真的不是很好,雪儿你要多多分担点工作,知道了吗?”

“哟,你又不是我的谁,干嘛对我发号施令,咦,你怎么这么关心经理。”看着暗自失神的王空,雪儿眉头一皱,忽然看出了什么。“我看你啊,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还有警告你一句,经理不是你能想的人物,收收心,好好工作吧。”

“你个死丫头。”王空咬牙切齿举起手作势要打雪儿。自己也知道经理漂亮又能干,是多少人心里的梦中情人,自己得不到,想还不能想。何况,据自己了解,经理并没有什么男朋友,单身的人谁都有机会嘛,嘻嘻,王空暗香着发出嗤笑的声音。

“醒醒啦,开工了,站着干嘛?”雪儿调笑道,一溜烟的跑了。

在一天忙碌欢快的笑语中,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杜美琪慢慢地走向了公司大楼的门。嘎登,嘎登的高跟鞋踩着地面发出响亮的声音,回绕在大厅内。阴暗的灯光一闪一闪,透露着诡异。杜美琪收紧了衣服,迅速的从门口走去。若大一个大厅,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看着远处的大门,保安站在门口,

自己的心里放松了不少。

从小害怕孤独的杜美琪不习惯一个人呆着,尤其害怕巨大的空间就只有自己一人,所有的门都关着,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人出来。虽说着个世上没有鬼,可是美琪还是害怕。脑子里总是幻想出一些恐怖的人影在瞬间出现在自己眼前。往往都是自己吓自己。

“杜经理,这么晚才走啊,你可真是辛苦啊。”门口的保卫温和的笑着。

看着那笑脸,杜美琪一阵心惊,本来温和的笑容变的邪恶,阴毒。好像要杀了自己。杜美琪头也不回的冲下路边,看着人来车往,瞬间心情平静了不少。

“看来真的是累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画面,精神有点恍惚了。”轻柔太阳穴暗自低语。

回到家以是八点多,本想早点回来的美琪,在马路上转了一大圈。想着今天莫名的奇妙,不想一人回家面对孤独。开灯,看电视,洗澡,这是美琪下班后进门的规律。

冲个热水澡,身上的疲惫减少了很多,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妈妈,妈妈,呜呜呜呜呜。救救我,我好痛,好痛。”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你是谁,你是谁,你在对谁讲话。”美琪惊恐的沉浸在一片火红的意境中。

“妈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我是你的儿子啊,你怎么可以狠心杀死我,宝贝好痛,真的好痛,呜呜呜呜呜。”孩子的哭声充斥的美琪的大脑。

“你,我没有孩子,没有孩子,这是哪里,放我出去。”美琪在红色中奔跑,到处是血,痛苦抱头,精神涣散。孩子,妈妈,这两个词一直在脑海里徘回。想到自己曾打掉的那个孩子,心里痛苦万分。

“妈妈,你为为何如此狠心,为何不要我,这是哪里,哈哈哈。”孩童一阵怪笑。“这是我的世界,这是地狱。

“地狱,地狱,啊……。”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失去知觉,呼吸急促,好像一只大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害怕了吗?这都是拜你所赐,是你让我沦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是你让我变得如此可怜,是你让我受尽折磨,是你让我感受被刀剐的痛,我要一点一点还给你。”孩子愤怒的咆哮着自己所受的委屈。

为何自己要受尽折磨,为何自己要被活剐,为何自己会沦入地狱受尽这地狱焰火的烘烤。全是因为自己妈妈,全是因为她。为何做母亲的会如此狠心,自己的身体还没有长全,还没有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为何如此狠的抛弃自己,好恨好恨。

“这是梦,这是梦,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但是为何感觉如此真实。”好希望这只是一场梦,睡醒了什么都没事了,可是自己分明感觉的到痛,脸上的泪水滑落在嘴里是咸的,这不是梦,但自己又怎么会在这里,孩子,地狱,难道自己的孩子真的沦落到地狱了吗?不是说要进天堂的吗?自己只是不想拖累孩子,不想孩子一出生就不幸福,生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里。自己真的错了吗?孩子一声声的控诉,自己真的好想陪着孩子一起下地狱。此时的美琪真的后悔了,不管现在的处境是真是假,自己真的后悔了。

“梦?哈哈哈,是梦也对,是我把你从梦境召唤到这里来的。让你感受一下当初我来到这里的恐惧。让你感受我所感受的痛苦。”孩童狰狞的面孔出现在血红色的璧山。

“你,孩子,不不,你听妈妈解释,妈妈不是故意要抛弃你的,你不懂人间的冷暖,妈妈只是为了你好,妈妈以为你会上天堂,会过你想要过的生活,妈妈如果知道这样,妈妈断然不会抛弃你的。”看着孩童的面孔,有那一抹熟悉,虽然一直不想承认,可此时也没有办法,事实摆在眼前,他是自己的孩子,他来找自己报仇,他要报复自己,在镇定的人,此刻心里也莫名的恐慌。

“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为了我好,你难道不知道我一个受刀剐的人,身体残缺不齐,是不会上天堂的吗?沦入地狱地狱都不收我,只能经过这地狱焰火的烘烤,才勉强练成容颜,也只能生存在着岩浆之内。哈哈,让你尝一尝被活烧的滋味。”说着男孩催动了岩浆,温度不断提高,皮肤上带来刺痛,宛如刀割。看着杜美琪痛苦蜷缩在地上哀嚎无动于衷。

原来真的很痛,很痛,她能够理解孩子对自己的恨是多么的深。那么小就要经受着烈焰之焚,他是如何承受的,虽然是灵魂,但现在自己不也是灵魂吗?自己可以感受的痛苦儿子如何感受不到。人间地狱天堂,每个地方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原来都是真实的。天堂有地狱也有,而是自己的儿子因为自己沦入地狱。早知如此还不如生下来,在难在苦也要带着孩子一起长大,即便招人白眼,也绝对不会抛弃。

现在还来的及吗?来不及了。杜美琪始终没有在啃一声,也没有求饶。她在赎罪,她在感受儿子的痛苦,只要多痛苦一分,就能多感受一分儿子当时有多痛。这几个月他是怎么过来的,每天都会经历这样的痛苦吗?

眼睛开始迷离,精神涣散,一个漂亮的婴儿出现在自己眼前,那笑容很美丽。镜头一闪,看着年迈的妈妈搀扶着爸爸坐在凉亭里说着什么。美琪笑了,自己就这么死去多好,活着多累啊。笑容渐渐的散去,再次睁眼,眼前出现一个红色的脸,就那么看着自己。似伤心似痛苦似欢乐。

伤心的是自己不甘被抛弃,痛苦的是自己报复杜美琪心很痛,欢乐的是自己在杜美琪的脑子里看到了自己。在那一瞬间眼前的人想到了自己,对着自己在笑,自己好喜欢那份笑容。好喜欢投入妈妈怀抱。

“孩子,对不起,妈妈错了,如果有来生,就算让我死,我都不会抛弃你。”杜美琪深深的忏悔。“我不求得你的原谅,但希望你可以放下仇恨,妈妈会用生命恳求上苍,让你转入轮回,不受地狱之苦,我甘愿呆在这里赎罪。”

“你不要在这里假心心的,我不会听你的花言巧语,休想让我放过你,我不会不会。”深红色的血泪从眼中流淌而下,滴在杜美琪的手上灼伤了她的手。看着儿子这副样子,心痛难忍。其实男童是感动了,因为在杜美琪的眼里,男童看出了真诚,她没有欺骗自己。可是自己真的很愤怒。

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在看着视野里的这一片火红,杜美琪明白了什么。起身抱住了眼前的血球,因为那是自己的儿子。一阵撕心裂肺的痛烧灼的自己。血球拼命的想要挣脱,因为他在

说杜美琪说出那番话后,不想在让她死了。他感受到了杜美琪的悔意,只要知道她真的后悔了,那么自己也该放手了。只是还想惩罚一下她的心。没想到她会突然抱着自己,难道她真的想死吗?

“孩子,既然不肯原谅妈妈,就让妈妈在这里陪着你,感受你的痛苦。”杜美琪艰难的说道。胸前已被灼伤,模糊的血肉带着一片血腥的味道。

“妈,我原谅你,原谅你,你放开我,你会死的,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着,要你活着。”男童哭着祈求道,眼里哪还有什么怒火。早就在叫出妈的时候彻底原谅的杜美琪的抛弃。

“真的吗?你真愿意原谅我。”杜美琪全然不顾身体的疼痛,欣喜的蹦了起来。

“带着这颗血珠,去帮我做法师,给我一个归宿,我就会脱离地狱,转入鬼道,入轮回。这几分钟的环抱让我很满足,谢谢你妈妈,是你解开了我对你的误会,不管以前如何,至少这一刻我体会到了你的爱,走吧,不要回头,否则永远出不去。走……。”血球挣脱了杜美琪,把血珠丢向杜美琪,猛然撞了过去,椭圆型的身体显得十分灵巧。

“如果有来世,我做妈的儿子,请求妈妈不要在抛弃我。”血球中的眸望向黑色的通道带着一脸忧伤。

医院里,王空一直陪伴在杜美琪身边。杜美琪住院已经半年了,什么知觉都没有。一直喜欢杜美琪的王空在两天没有看到杜美琪的情况下有点着急,去打听为何杜美琪没来上班,才知道,美琪根本没有请假,电话一直接不通,好像人间蒸发一般。

焦急的王空,四处打听美琪的住所,一无所获,最后跑到美琪原来的部门打探消息,正巧碰见白佳琪,才寻的结果。佳琪最近很忙,一直没有联系美琪,在听说此事之后,立马想到不对劲。美琪不会无缘无故不上班的,也不会不打招呼。二人请了假急冲冲的像美琪家赶去。

屋内电视的声音还在响着,可是敲门一直没有人开,美琪一定在家,否则电视不能一直开着。王空担心不已,问门卫借了把锤子撬开了美琪家的锁。

进屋看到美琪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茶几上的水果都有了褶皱,吃剩的半个苹果已经发霉。看了美琪是昏迷了几天了。佳琪打着120。

在医院里医生为美琪坐着检查,王空在外面来回的走。

“你能不能不转了,我的脑子好晕哦。”佳琪不满的抱怨道,本来就很担心美琪,现在眼前这个大男人像苍蝇一样转来转去很是反感。

“我不是担心嚒。”王空不好意思的说道。

“哎,你是美琪什么人?”佳琪无聊的问道。

“同事。”淡淡的两个字带着孤寂。

“哦。”又是一个单相思,佳琪也没有再问。

“出来了。”看着大夫从急诊走出来,王空起身快步走了过去。“大夫,我同事没有事吧。”

“这个不好说。”大夫摘掉口罩,面带严肃。“病人身体并无异样,但是就是不知道为和昏迷,说昏迷不如说沉睡。她只是睡着了,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让她醒来。”

听前半句,王空差点暴走,想要揍这医生一顿,自己最反感的就是家属在外焦急的等候结果,医生悠哉的迟迟不语。可是后半句让自己诧异。没病?只是沉睡,为何会出现如此怪异的现象。

佳琪在医院陪了几天,一直未见醒来的迹象也就回去上班了,工作不能丢啊。王空用自己的工资请了护工照顾美琪,他自己也得上班。只能在下班的时候跑来看望。

这一晃半年王空一直耐心的等候着,没有怨言。

“不要……。”杜美琪痛苦着在灵魂道不由自主的飞翔。想要挣脱束缚,自己不想离开儿子,想要在多陪一会。

睁开眼,看着陌生的环境,熟悉的城市,美琪哭了,真的离开了,是梦吗?可是抬手看着手里握着的血珠,告诉自己那不是梦。

“美琪,啊,不,杜经理,你醒了。”王空喜悦的问道。心里犹如小鹿在撞,砰砰的跳个不停。自己要怎么解释呢?

从伤心中转过神来的美琪看着四周,看像王空。“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医院?”

“恩,这是医院,你昏迷了半年,你又没什么人在这边,所以。”王空支支吾吾的,脸红的要命。接下来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佳琪和你送我来的医院,这段时间真是谢谢你了,我要出院。去帮我办手续吧。”美琪看着血珠头也不抬。

“你要不要在休息几天,你刚醒来,身体……。”还没等王空说完美琪打断道。“不用。马上出院。”

“那好吧。”王空甩手出出了门。

待王空回来,美琪早已不见踪影。古安寺,杜美琪把血珠给了方丈,请求做法超度。方丈接过血珠看了眼美琪没有言语,只是要点美琪的血。

法式似乎很不好做,整整七天七夜,美琪一直留在寺庙里等待结果。

待第八天,方丈大人憔悴的面容出现在美琪眼前。“把这个纸人下葬,此人会去轮回投胎。”

“谢谢方丈谢谢方丈。”美琪跪谢道。

“施主不必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方丈摆手示意,转身回了佛堂。

中灵山陵园,美琪站在一座纸画像的陵墓前,久久不愿意离去。儿子没有相片,只能依着自己的记忆画了张只想纸相,看着纸相,默默的流泪,这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儿子……

陵园外,王空等候着,看着走来的美琪上前扶到:“没事吧。”

“没事,我们结婚吧。”美琪说了心中的想法,经过这次的事情,好想组建一个家庭,不想在奔波劳累。

“你说什么?真的吗?”王空兴奋的抱起美琪在原地打转。

自从自己不告而别之后,王空一直在找寻自己,每晚都等候在自家门口,得知自己没有回家更是忧心忡忡。那日回家,看到颓废的王空,心里一阵感动,家这个字在自己脑子蹦跳,是王空给了自己想要成家的感觉。而且王空这人对自己也不错,经历过这次的事情,自己只想安稳的生活,看出了王空的真心,所以下定了决心跟自己爱的人过一生,什么职位地位的全都抛向脑后。

明媚的天空,一张孩童般的笑脸看着二人,慢慢的隐在了云中……

12 收藏

上一篇:绿柳绝技

下一篇:穷途未卜

相关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