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坚守

(作者:尧申木)

石头刚开始上学的时候,第一天便被开除了。

因为座位在最后一排,石头便偷偷的怂恿着同桌,潜伏到教室外面,玩起了“运土”的游戏。直到下课的时候,教室的后面就已经堆起了一个半米高的小土堆。

石头正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发现老师已经悄悄的来到了他身边,愤怒的老师直接开除了石头,让石头和他的同桌搬着自带的板凳回家了。于是石头一路都在安慰那个受他连累而不停在哭泣的同桌。

在家里清闲了两天,石头又被逼着来上学了。这一次老师把石头安排在了第一排的位置,而同桌也变成了一个梳着马尾的安静女孩。

见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石头便有种奇怪的感觉,因为年幼他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

石头:“哎,你叫什么啊?这村里的小孩我都认识,怎么没有见过你啊?”

洛殊:“你好啊,我叫洛殊,你叫什么?”

石头还没听过这么礼貌的回答,一时间竟然懵了,口吃似的回答:“我……我叫……石……石头。”

洛殊:“我爸妈不在这里上班,我因为要上学,所以才来到这里跟我爷爷奶奶一起住。”

石头愣了愣,没有说话。

不久之后,出于爱玩的天性,石头又开始恶作剧了:藏起她的铅笔盒,让她上课的时候找不到笔写字,或是在她崭新的画册封面胡乱的图画,看到她欲哭无泪而自己哈哈大笑,又或者捉一条大青虫放在她的书包里,看她拿书的时候摸到软体动物时惊吓的表情……

每次洛殊都在事后揪石头的耳朵,然后撅着小嘴露出责怪的神色,却从来都不会发火,那倔强的表情像是能包容他的一切。

直到有一天,来上课的洛殊脸色很苍白,连石头给她带的高粱面馒头都不吃了。石头担心的问她怎么了,她平静了一会儿说没事。

上课的时候,洛殊轻轻的碰了一下石头艰难的说道:“我喘不上气来了。”石头转过头一看洛殊,也吓了一跳:洛殊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豆大的汗珠悬在额头上。

石头二话不说,连忙背起洛殊,来不及跟还不知情的老师打招呼便出了教室,冲向村子里唯一的诊所。

后来石头知道洛殊有哮喘病。但是洛殊并没有告诉石头她哮喘病发作的诱因就是受到惊吓和焦虑引起的。

从那以后,石头不敢再在捉弄她了。不但每天给洛殊带一个高粱面馒头,还把母亲给他的鸡蛋偷偷的留下来,然后到了学校里给洛殊吃,之后石头又征用了老爸结婚时母亲带过来了嫁妆之一:保温杯。

洛殊每天都来找石头,然后牵着小手一起去上学。每次到石头家门口时,石头都会按时等在那里,而且石头那缝制的书包里多了三样东西:高粱面馒头、一颗鸡蛋、一个灌满水热水的保温杯。

久而久之,两个人反倒成了班里最亲密的伙伴。

石头不允许班里的任何人欺负洛殊,包括他自己在内。

有一天,石头在自家门口等了好久都没有见到洛殊的人影,暗自着急了一会儿之后,石头跑去了洛殊的爷爷家里,爷爷告诉他洛殊的病又犯了,她父母带她去城里看病了。

病情稳定以后,洛殊回到乡下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洛殊去找了石头,并告诉石头她要离开了,因为方便看病要回到城里去,她也会到城里继续上小学,只留下不舍得离开的爷爷奶奶在村子里,并将自己最心爱的那本手绘的画册送给了石头。

石头没有准备礼物,从书包里掏出那颗他引以为傲的玻璃弹珠送给了洛殊。

洛殊走的那天,石头没有去上课。远远地看着消失在远方的身影,石头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也跟着离去了。但是石头不敢靠近了去送,因为洛殊的父母不喜欢他。

洛殊离开之后便没了音信。

时光如梭,一晃便是十年。正值一年高考季,快要来临的夏天却把炎热提前送了过来。

石头正坐在家里扇着蒲扇,等着高考成绩的公布。手里拿着那本一尘不染的手绘画册,嘴里却在喃喃自语的说着:不知道她考的怎么样,如果有缘也许还能去同一所大学吧。

在城里,一座国内知名的高中图书馆内,洛殊手里摇晃着一个用小红绳编织包裹起来的玻璃弹珠,嘴里喃喃自语的说:今天就要出成绩了,不知道他考的怎么样呢,这个笨蛋竟然一直都不来看看我,希望我们能去同一所大学吧。

但是石头真的没有去看过她吗?

洛殊所在的是很知名的高中,在上高中之后石头去了洛殊的爷爷家,爷爷告诉他洛殊去了那所知名的高中。

得到消息的石头连续半个多月没有吃晚饭,在每个月只有六十块钱的伙食费中生生的省下来十几块钱,赶上最早的长途车去了城里,来到那所高中的时候,石头心情是那么的激动。

但因为没有事先联系到洛殊,当中年门卫问他要找谁的时候,石头除了名字之外其它全然不知。

于是石头苦口婆心的跟中年门卫说了好长时间,但门卫职责所在,说什么也不能让石头随便进去找人。石头只好在大门外往里看着,期望能透过栏杆看到那个记忆中的身影。

就这样,石头一动不动的从早上一直到中午,又从中午一直到晚上,每当下课的铃声响起的时候,他都无比专注的看着校园里,那期待的眼神彷佛穿透了护栏的阻隔,见到了心里想的那道倩影。然而,那道身影却一直没有出现。

直到天完全黑下来,雨滴悄然落下,渐渐打湿了那单薄的衣衫。

中年门卫在门边的小屋里默默地看着那道孤单的身影,眼睛里竟然有些湿润。长叹一声,中年门卫打开大伞,来到石头身边,轻轻地说道:“这样吧,我带着你去里面转转,找一找试试看。”

“谢谢您。”

两个人在雨中打着伞,悄悄的在高一年级的教室外走过。当中年门卫还在往前走的时候,石头轻轻的停下了,目光注视着教室里那个马尾辫。那个马尾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停下手中的笔,朝着教室外面看去,但是在下雨的夜晚,玻璃的反光之下,只能看到窗外的一片漆黑,马尾摇了摇头,继续埋头书写。

石头微微的笑着,很开心。

石头:“我们走吧。”

悄无声息的走到大门时,中年门卫突然问道:“你在这里等了一天的时间,却只看了一眼,甚至她都不知道你来了,你觉得值得吗?”

石头:“如果您觉得不值得,那就麻烦您在她毕业之后告诉她,我来过。”

中年门卫坚定的点了点头。目送着那道孤单的身影离开。

洛殊今天很高兴,因为高考的成绩没有让她三年的奋斗白费,跟同学高高兴兴的

走出学校的大门。

“请等一下。”

洛殊回头,正看到中年门卫走了出来。

“您有什么事吗?”

中年门卫:“两年前有个小伙子来看过你。”

洛殊一下呆住了,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眼中充满迷茫的神色。

中年门卫:“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两年之前,有一个小伙子就站在你现在的位置……

中年门卫讲述完当年的过往的时候,两行眼泪悄然滑过洛殊的脸颊。

第二天的清晨,洛殊就赶回了老家,在匆忙跟爷爷奶奶打过招呼之后就跑去了石头的家里。

“您说他去打工了?”

石头的爸爸:“是呢,刚走没一会儿,他说要给自己挣点大学的学费。”

洛殊:“那他手机号是多少啊?”

石头爸爸:“还没给他买手机呢。这会他应该还没走远,在村口那等车呢。”

洛殊来不及告别石头的爸爸,匆忙的向村口跑去。

当洛殊气踹嘘嘘的跑到村口的时候,远远地,一道背影,左手拎着简单的行李,右手拿着一本画册踏上长途汽车。

“你这个大笨蛋!”洛殊奋力的朝着那缓缓开动的长途汽车恨恨的喊道。

直到长途汽车缓缓地消失在远方,洛殊微微的笑着,很开心。

或许是造化弄人,之后的四年里,洛殊每次放假回到老家都没有能见到石头,因为石头一直在外面勤工俭学,偶尔回家一次也没能见到那回忆里的人儿。

四年的大学生活,帅气的石头并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虽然有个女孩一直在喜欢着他。但是有个回忆就像是画面一样在脑海中放映,于是石头便一直坚守着那份只属于她的回忆。对于那个女孩的爱意石头只能装傻。到了最后,班里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女孩的心意,却唯独石头“不知道”。

于是,班里的人都叫他木头。

直到毕业的时候,那个喜欢他的女孩,终于鼓起勇气在班里所有人的见证下跟他表白了,在同学们奋力的呐喊之下,石头却委婉的拒绝了她的爱意。

石头:“谢谢你,你是个好女孩,但是我心里有人了。”

女孩哭着喊道:“你心里哪有别人,你都没有谈过恋爱,哪里有资格说这句话!”

石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句话确实不是随便说的,如果没有时间的坚守和考验,说出这句话是有些可笑。但是我想我应该还算够格吧。”

一年之后,已经二十五岁的石头已经在一家建筑公司做到了经理的职位。

二十五岁的年龄在村子里已经算是结婚晚的了,村子里的媒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却都被石头拒绝了。村子里的人都说石头该结婚了,不要眼光太高。而石头的妈妈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现实是很残酷的,不管你在外面混迹的如何,迟迟不结婚的话,也阻止不了村子里的流言蜚语。因为石头的态度,很多传言便被传了出来:这人这么大岁数了还不结婚,肯定有缺陷;这石头是不是心里有障碍啊,还是取向有问题啊,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挑来挑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

因为石头不经常在家,这些流言蜚语都要靠石头的父母来承担。

过年的时候石头回到村里,跟村里的人打招呼的时候,石头能明显的感觉到村里的人对他的态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热情了,甚至还有些异样的眼光。而媒人因为屡次遭拒也不在登门造访了。

洛殊在大学里有很多的追求者,也有过被男生疯狂的表白。一次次的拒绝,反倒被很多追求者说成是自命清高,外表华丽其实不过是个绿茶婊而已。洛殊不为所动,依然坚守着那个回忆。室友和闺蜜都曾说过很多次让她换个发型,一秒就变真女神了,洛殊心里有过波动,但那唯一不愿意改变的马尾,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内心。

石头过春节回到家里,父亲找他谈了一次心,并告诉他爱情其实最害怕犹豫。如果喜欢那就去告诉她,没有勇气的爱情是没有意义的,你先输给了自己,又怎么能俘获她的芳心。

石头在想,父亲那个年代,自由恋爱是几乎罕见的,然而自己的父亲做到了,他说的有道理。而且父亲是知道石头究竟在执着什么。于是石头二话不说,去了洛殊的爷爷家,要到了洛殊的电话。

电话通了。

“喂,你好,哪位?”

石头皱眉,因为电话里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石头猜出那是洛殊的父亲,也知道那个中年男人一直不怎么喜欢自己。

洛殊的父母认为小时候只知道调皮捣蛋的石头长大后不会有什么出息,配不上他们的宝贝女儿。

石头沉默片刻说道:“我是石头。”

洛殊的父亲:“是石头啊,找洛殊有事吗?

石头:“没什么事,很长时间没见了,想问问她怎么样了。”

洛殊的父亲:“嗯,她挺好的,准备再过一段时间就结婚,到时候你也过来吧。”

石头心跳都停了一拍,头上青筋暴起,手里拿着的手机屏幕碎了一角。

石头强忍着激动,长舒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是吗?那恭喜她了。”

洛殊的父亲:“石头,你怎么样了,大小伙子了,也该结婚了吧?”

石头:“一直在忙工作的事,还没有考虑结婚的事情。”

洛殊的父亲:“那可得抓紧了,年龄也不小了。”

石头:“叔叔,您忙吧,我先挂了。”

嘟……

很长时间之后,石头还站在那里,手还在颤抖,那一角碎玻璃已经深深刺进他的掌心,他全然不知。

石头跟家里说工作临时调动,大年初二就去了工作的城市。

来到自己的出租屋里,石头全然不知自己该干些什么,左右顾盼之间,眼中全是迷茫。

石头慌了,去了酒吧。空旷的酒吧里只有一个年轻的服务员在吧台擦着台面。石头要了一杯又一杯的烈性伏特加,直到醉醺醺的趴倒在酒吧的台子上。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酒吧那皮软的沙发上。石头环顾四周,眼中依旧全是茫然。

于是,继续喝酒……

三天之后,石头没有感觉更好,反倒是更难受了。

石头觉得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拖着那副都快要不属于自己的躯壳,缓步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躺在床上回忆着自己走过的这些年。

石头回忆着,往事好像过电影一般一瞬而过,留在脑海里的是那个好像已经永远定格了的回忆,还有就是跟宿舍几个好兄弟一起欢笑一起悲伤一起喝酒的情景,还有几个开朗的女孩的面孔。

到了最后,印象最深刻的,反倒是自己这一年半的工作,好像每一天都能回想起来。

开始工作的

时候,石头想尽快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待到自己更配得上她的时候,在去找自己心里一直想着的那个人。

能在一年半内就做到经理的职位,鬼知道石头这一年半内经历了什么。现实社会中的勾心斗角、推脱责任、背地阴招、冷言冷语、谣言相对……在一次次的碰撞中,石头早已伤痕累累,但心中的一丝执念让他从未放弃。

经理的职位也是他的强势突起,挤走了前任,得到了职位。

而石头的思想,也在现实社会里那一次次激烈的碰撞中发生了改变。变得不在梦幻,变得更加符合现实。

当石头这时候在回想起过去,这些年心中一直坚守的那个回忆彷佛变得不在那么坚实了。

石头回忆着那一直没有改变的马尾,那手腕上一直都戴着的用红绳包裹起来的玻璃弹珠。

但是石头的想法在现实面前已经发生了改变,用衡量的眼光去看,这些年石头没有一次正面出现在她面前,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为她做过任何的事情。即使有,那也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对方根本不知道。而对方似乎也没有为自己付出过什么。

那个回忆,变得淡了。

石头躺在床上,喃喃自语:“也许这也是她选择不在等待的原因吧。”

在现实面前,面对一直在萌芽状态的爱情,石头不敢去当面证实她是否真的已经要结婚了。

“但是她的父亲说她快要结婚了。”这是石头说服自己的理由。石头选择了新的开始。

开始工作了,石头面貌焕然一新,几个不错的朋友都说石头好像复活了,很帅气。

石头告诉他们,他要开始考虑终身大事了。

朋友们都说这个工作狂终于开窍了,于是一个不错的女同事给石头介绍了自己的闺蜜王婷。

有些帅气的石头也算是有些吸引力,所以两个人关系进展的很快。朋友们看到石头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都很高兴。

两个月后,石头要去建筑工地考察,出差去的正是洛殊所在的城市。

忙碌了一天的石头,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着。不知不觉间,石头来到一个小区的门前,看到那熟悉的小区名,石头沉默了片刻,长叹一口气,继续沿着小区外围走去。

走着走着,漫无目的的目光突然的定格在一个透明的玻璃上,身体不由得有些僵硬了。

玻璃的里面竟是那个梦寐以求的马尾,而马尾的对面坐着一个很帅气的男人,两个人说说笑笑很是开心。那个男人用手点着马尾的额头,嘴里笑着说着什么,而马尾也娇憨的回应着。那种亲昵的态度,让石头不由得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石头很想快些离开,但是身体却依然站在那里,不听使唤。

很长时间之后,马尾拉着那个男人的胳膊出了餐馆,男人的手里拎着包装精美的礼盒。石头远远地看着两人进了小区,喃喃自语:“已经要见双方家长了吗?看来是真的快要结婚了。”

石头快速的布置好了手底下小组的任务,然后匆匆的赶回了自己工作的城市。

之后的几天,石头一直心不在焉,在公司里独自一人发呆;回家的路上,不是撞到人就是撞到前面的树;躺在床上,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看着白白的屋顶。

石头对自己的状态恼怒不已,一骨碌,从床上站起来,冲着自己怒吼道:“石头!你究竟在想什么,她已经要嫁人了,你还不死心!”石头沉寂了一会儿又喃喃自语:“可是她为什么还留着那个马尾,为什么还带着那个玻璃弹珠,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直到几天后石头才想清楚,自己坚定要选择新生活的决心,竟然只在远处看了她一眼就被冲垮了。

石头约了王婷在一家餐馆吃饭,石头抬头,看见那个吊灯最下面那个装饰物,石头呆住了。彷佛又回到了回忆里面。

看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吊灯,王婷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石头这才回过神来。

吃完饭,两个人在小饰品街逛了好久。直到天完全黑下来,石头依然心绪混乱,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如何去拒绝一个如此善良的女孩。

两个人就这么走到王婷的家门口,对面而站,石头欲言又止。王婷却开口了:“石头,你还不准备对我坦白吗?”

石头:“我……”

王婷:“你心里一直有人是不是?这也是你为什么迟迟不选择恋爱的原因。你不要骗我,我能感觉的出来。”

石头:“我……”

王婷:“石头,这样下去,我们没有结果的,我们分手吧。”

石头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平静下来的石头,终于决定要去找她,要去解开心中的疑团。

恰逢公司因为那个城市建筑项目问题,也要派他去解决,于是石头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忙碌了一天的傍晚,石头走在那个熟悉的小区边的街道上,远远的熟悉的身影正好进了小区里面。

石头驻足,那个洛殊身边的男人拍了拍洛殊的肩膀,然后又出了小区,朝着石头所在的方向走来。

石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走过来的身影,似乎想从那个身形上看透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

那个男人一副沉着干练的模样,与石头擦肩而过,石头转头去看,发现那个男人也在看自己。

安静的咖啡馆里,石头与那个男人对面而坐。

“你就是石头吧?”

石头:“额?你怎么知道?”

“常听她提起过你,只是她嘴比较笨,说也说不清楚。”

石头:“她嘴不笨,可能是不知道怎么说吧。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嗯?哦,我们认识很久了,很久。”

石头:“她过的还好吗?”

“不太好,乱七八糟的,放弃了很多好机会。”

石头心里一阵黯然:“能跟我说说她这些年的事吗?”

“可以。洛殊明显的改变,应该是在高中吧,考大学的时候明明是很高的分数,可以上很好的大学了。可却选择了那个城市里一般的大学。还真是搞不懂。”

“那个城市的大学。”石头攥紧了拳头,因为那个城市,也是自己上大学的城市。

“上了大学以后,她依然很厉害,获得了保送留学海外的名额,结果又没去,说是出去了容易找不到人。还真是搞不懂啊。”

“后来,毕业了。她完全可以去一线城市去发展,却不听父母的劝告,非要留在这么城市,说是离家近。还真是搞不懂啊。”

石头的拳头攥的更紧,指节攥的发白,指甲抠在掌心的肉里,而他自己还没发觉。

“哎,现在已经有些大龄的趋势了,结果她还不肯谈婚论嫁,你说气人不气人。”

石头听到这里顿时一愣:“她不是要跟你结婚了吗?”

那个男人也是一愣,然后噗嗤一笑:“想不到这么多的搞不懂,竟然都在我们这一次见面中搞懂了。”

结果石头更懵了。

那个男人用手指着自己,说道:“我叫洛溪,你以为我是谁?”

石头一愣一愣的:“洛殊……洛溪……”石头恍然大悟:“你是她哥哥?”

“正是。”

洛溪长叹一声:“还真是一段曲折的事情。以前搞不懂洛殊的各种选择,后来知道了可能是因为你,早先我就关注过你,简单的了解过你这些年的生活。”

石头:“你观察过我?”

洛溪:“只是通过你家里人知道了你这些年的境遇。后来我更搞不懂了,你既然也在坚持着你和洛殊之间那个神秘的关系,你为什么不来找她?就在刚才我突然明白了,原来你以为她要结婚了。不过我又搞不懂的是你怎么会认为洛殊要结婚了?”

石头:“半年前我打电话找过洛殊,正好是你父亲接的电话,他说她要结婚了。”

洛溪:“那他原话怎么说的?”

“洛殊准备再过一段时间就结婚,到时候你也过来吧。”石头回忆着说道。

洛溪:“我想是你曲解了我父亲的善意。小妹的心思,家里人都知道一些,想必是我父亲想要让你心里着急一些,这应该是在催促你。就凭我父亲对小妹的宠溺,绝对不会强行扭转小妹的感情的。”

石头轻语:“原来是这样。”

洛溪:“我去下洗手间。”

洛溪转身出了走廊,掏出电话:“小妹啊,哥今天请你喝杯咖啡怎么样?”

洛殊:“老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洛溪:“别老哥老哥的,我有那么老啊。快点来啊,在小区对面那个咖啡馆,二楼16号桌。”

挂掉电话,洛溪长出一口气,轻语道:“考验了这么半天,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小妹啊,哥哥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座位上的石头完全没有感觉到长时间还没有回来的洛溪,完全沉浸在想念之中。

不久之后,一阵哒哒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走到桌前。

石头抬头,洛溪低头,四目相对,全世界都沉默了。

缓缓站起身,看着那泪水无声的流下,石头一把抱住那个心中的人儿。

眼泪打湿了石头的肩膀,石头抱的更紧了。

许久,许久之后。

一阵抽泣:“你这个木头,大笨蛋,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

石头:“我爱你!”

石头:“对不起,我竟然到现在才有勇气说我爱你。”

12 收藏

上一篇:孤老屋

下一篇:殡仪馆之夜

相关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