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与儿子

在单位门口的栅栏外常看到一个老人,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晒太阳。她系着一条黑色方巾,穿着一件黑色大襟袄和一件黑色裹腿大裆裤。偶尔她也会走进单位的门房,坐在待客的椅子上等她的儿子下班回家。

他的小儿子在这个单位工作。这段时间,她的身体有些衰颓,总是想多看几眼儿子,这样心情才会舒坦。她希望下班第一个走出单位的人是她的儿子,就像儿子小时候在幼儿园希望母亲是第一个接自己回家一样。有时候她十分想儿子了,就会给儿子打个电话。儿子在单位也是一处的负责人,很忙,所以老人每次打电话,也是踌躇再三。

老人这辈子结过两次婚,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小儿子是她和第二个丈夫生的唯一的孩子,也是她的命根子。她和小儿子一直生活在一起,从未离开过他。儿子也很孝顺,总是陪在老人的身边,老人的一切都是由这个小儿子照顾。不过小儿子也会偶尔发一点小脾气,那是在老人很糊涂的时候。

每天下班,都会遇见老人。夕阳西下,那灿烂的晚霞照在老人脸上,她微笑着,那样子就像我家门前的紫雏菊,很美。

近日,很少看到老人了。听说摔了一跤,病了。

不久,又听说老人走了。

这些日子,常看到那个儿子在单位门前的栅栏外徘徊,是在寻找母亲的影子?亦或是母亲的声音?几天的功夫,儿子的背就驼了许多。

回家的路上也遇到他,一个人,默默地低着头,推着自行车走路,在想什么呢?没有人知道。

有一次回家,在老人常坐的地方,我竟然发现那个儿子,双肩耸动,似在低泣,侧脸看去,偌大个男人竟然泪流满面,唏嘘不已。有人说,母亲就是孩子的魂,犹如孩子是母亲的心。没了母亲的日子,他有些失魂落魄。

夜深了,儿子独坐一室,思想着母亲的形容举止。闭上眼想嗅到母亲亲切的味道,听到母亲那熟悉的声音.......可是睁开眼,屋子里空空的,只有他一个人。

望着窗外密密麻麻的星星,他想的是母亲,多少往事涌上心头。

那个冬天,8岁的儿子放学回家,头上、眉梢上都沾满了呼出的气息凝成的霜。他一跑进里屋就喊妈妈,我饿了。话音没落,已钻进母亲的怀里,伸出冰冷的小手要掏奶吃,哎,我的三儿。他妈妈一边答应一边解开大襟袄。其实那时的母亲早没了奶水,他想的是母亲怀里的那份温馨,母亲想的是给孩子一个温暖的世界。

那个夏天,鸡因为传染病,死了一只,母亲把它杀了。很小的一只鸡,一家七口人分吃,一人一块,最后母亲留下了鸡头给自己,那时兄弟姊妹几个没有人想到把自己碗里的那块肉分给母亲,也包括三儿自己。(那个年代过大年才可以吃到肉,即使是死鸡死鱼死鸭肉。)

......

中午回家,母亲把温水准备好,等儿子洗手吃饭。

午饭后,母亲不午休,给儿子看表,等到上班的时候喊儿子,该上班了。

......

一件件,一桩桩,儿子的眼角湿润了。抬起头看到窗台上母亲亲手栽种的迎春花又开了许多,可是母亲却......

黎明时分,一朵迎春花又绽放了,那可是母亲的微笑?一定是!儿子这样想,于是他在母亲的微笑里安然地入睡了。

12 收藏

上一篇:妈妈的手

下一篇:对一座村庄的惦念

相关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