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座村庄的惦念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但我知道我必须这样做。我在一次次拉近自己的灵魂和故乡的距离,我在一步步披星戴月的梦回故乡。

无论是在我的小说或散文习作中,如果你稍微留意,你就会发现我经常使用李家庄这个地名。李家庄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座村庄的名字。这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普通村庄,而是我的出生地和永远的故乡,我有充分的理由让这座村庄在我的笔端下面饱满的呈现出来。因为什么呢?因为走出这座村庄的三十多个春秋以来,她一直让我难以忘怀,让我魂牵梦绕,让我在许多宁静而孤单的夜晚梦回故乡。从诸种意义上说,李家庄是我生命的印记和精神的特殊符号。我从这里出发,走向异地的旷远,走向没有归宿的飘泊岁月。

那仅仅是东北平原上一座小小的村庄,说来不过五十来户人家,南北四排民房东西三条宽敞的村街。可是我却愿意津津乐道,这种根深蒂固的情怀,让我充分体检到了故乡的凝重分量和深刻的内涵。我确信一个人一经出生打下什么样的印记,那是一辈子也抹杀不掉的。就像我生命和精神的故乡李家庄,我可以百转千回,我可以不惜笔墨,不论我释放出怎样的热情都不为过,都无法表达一个游子对故乡深深的眷念。

我在李家庄度过了清贫而快乐的童年和少年,我只在这座村庄生活了十八个春夏秋冬。十八年后,我义无反顾的走向了异地的苍茫和旷远。我深深的眷念就是从离家的那一年秋天开始的,然后这种灼热的思念以静默无声或排山倒海的方式,占据了我巅沛的身心。这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守望或回归,在频频回首的风雨旅程上,我读懂了苦涩而芳香的乡愁,我读懂了一座村庄藏而不露的灵魂,我读懂了割舍不断、血浓于水的依依亲情,我读懂了田野的生机和天空的辽阔。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座卑微朴素的村庄,完整的建构了我精神的风骨和家园。

我对这座心驰神往的村庄究竟做了些什么呢?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做到,我只是用手中这支苍白无力的笔,一次次饱含深情的勾勒着她的轮廓。为此我写到了故去的母亲和老迈的父亲,写到了我一母同胞的姐姐和妹妹,写到了童年时代刻在某一条土道上月牙般的脚印,写到了村东的渔塘和村西那条不舍昼夜欢快流淌的小河,写到了哑姑和呆傻而善良的猪倌李二,写到了故园的一草一木甚至春天小鸟纵情的歌唱......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但我知道我必须这样做。我在一次次拉近自己的灵魂和故乡的距离,我在一步步披星戴月的梦回故乡。我只有不厌其烦的书写故乡,我飘泊无依的灵魂才会安稳,才会像一只流浪的小船惊喜地发现了久违的岸。

就像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一样,我从未掩饰过我卑微的身份,我是农民的后代,我是从那座清贫的村庄走出来的,我是从那片凝重的土地上走过来的。如果还有什么可以忘记的话,我可以忘记伤痛、磨难和人生的荣辱,我就是不能忘记李家庄。李家庄值得我用一辈子漫长的时光来深情的惦念。在,遥望村庄里,我曾经把李家庄喻作一个贫困交加、乳房干瘪的村妇,但正是这个卑微的村妇喂养了我的童年和少年,给予了我飞向远方梦想的翅膀。我忘不了我的出生地,我从这里出发走向极远,哪怕终生不归,我也要在深远的梦境里掀起思乡的波澜。

我知道因为路途的遥远和身体的残损,也许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都回为了我魂牵梦萦的李家庄了。意识到这一点,我就感到肝肠寸断万箭穿心。但是我可以拿起笔来,让这座朴素的温馨的村庄在我的笔下一次次呈现,让昔日的打碗花开在纸上,让昔日的桃花开在纸上,让昔日的春风吹在纸上,让昔日的袅袅炊烟飘在我跳荡的胸口上......在我所有关于故乡的文字中,你都可以听到一个游子娓娓的倾诉和火热的心跳。李家庄,我生命最初和最后可以依靠的驿站,请允许我这样饱含深情的惦念着你。

12 收藏

上一篇:母亲与儿子

下一篇:我的婆婆

相关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