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录七

外面早已经暗淡下来了,侧耳倾听,已经变得很安静了,特别是在这样的时候。我想我都有些习惯这种生活了,不过,俗话说得好,长久的享受是会毁灭人生的。我深知此理,可是我就是没有魄力与恒心去改变眼前的一切,有些时候,我仔细一想想我过来的这些被我虚度了的光阴,真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一时不能自已。

此刻,我低着头在看书,忽然从外面传来了淅淅沥沥的声音,我知道是下雨了。情不自禁的,我抬起来头向外张望,但是又不能看出个所以然来,我也只好作罢,继续手里的活。

这次下的是一场小小的雨,我可以从声音里辨别出来,它没有下多大一阵。不过这倒是让我觉得一时有些新奇。雨在我们的自然里,是再平常再普通不过的事物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刻的雨,却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

今天是三月八号了,按日子算起,再过两天,也就是十号,是我妈妈离家的日子。这次,也是她四十多年来的第一次,她要从云南的宣威做上一天两夜的火车到达福建的泉州,这恐怕是她今生离家最远的距离。这一路走来,虽然她很辛苦,但是我想在她的心里,一定是欢喜多于伤悲,因为我很了解我的母亲。

给她一个出远门的机会,也是我这几年来深深埋在心里的一个夙愿。我母亲在家里吃了太多的苦,远的我不说,就讲去年我回家过年的时候,她看上去明显要比我离开家以前显瘦得多,并且脸上也添了许多时光的沧桑的颜色。每每看到她的时候,我总要深深吸上一口气,因为我怕我在母亲面前控制不住自己,一时鼻子一酸,眼泪就无故的从眼眶里流下来。而我,却不敢和母亲说说我的心里话,我就这么一直藏着噎着,似乎是想把她受过的所有的伤痛都接过来放在自己身上,什么苦都让我一个人受。

说起我的母亲,我心里就有讲不完的故事。我母亲是很怕父亲的,我也怕。我在家的时候,母亲有时说错了话,父亲先是一个白眼,狠狠的扔在母亲的脸上。母亲看了他一眼,在大多数时候,完全就像是一直沉默的羔羊,一句话也不说,就坐等着父亲接下来的咒骂之声。母亲在听到他破口大骂的时候,想必她心里是极为不舒服的,她也很想骂他,可是一般情况下,母亲不会,因为只要母亲一出声,父亲就怒气冲冲的向母亲大声吼道你给是硬要跟我鼔。父亲的一句话未止,看到母亲哭丧着脸,父亲动的就不限于口了,很多时候还是手脚相加,常常打得母亲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要是我在他们身边,父亲是不敢轻易动手打人的,一旦我不在现场,他的热血沸腾的心就止不住的往外冒,恨不得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母亲一人的身上。我见到过许多这样的情景,常常弄得我心酸不已,且又无能为力。那个时候我好恨我自己,看到母亲正在受欺辱却不能想出合理的解决办法。

记得有一次,那是个很热的夏天,父亲脱掉了上衣,光着个膀子,坐在大爹家门前理烟,那个时候我也在家,我就帮我父亲凑火烤烟。我家的烤房隔着居住的屋子有一段距离,所以家里面发生什么事,我基本上都不知道。本来我那一天很高兴的,可是突然从家的那边出来了哭声,而且声音还不小,我听到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母亲出事了。我立即丢开手里的东西,一个劲的往家里跑。我跑到我家小房子的拐角处,我清晰的看到,我父亲正揪着母亲的长长的头发,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根长长的棍子,而母亲呢?我看到在她痛苦的脸上不仅有泪,还有流得满脸的血,遇见这样有些血腥的场面,我立刻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父亲从母亲的身边的拉开,我大声的带着极度愤怒的口气对父亲吼道你们一天是整些什么?我话没说完,我给了我父亲一拳,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打我的父亲,还感觉打的那么重。这个时候,他不说话了,一直看着我,我们感觉到他的整个身子都在不住的颤抖,并且我也在颤抖,连说话都说不出来。我从父亲的眼睛里看到了害怕,反正我知道,他现在不是在怕我,是怕别人。没过一分钟,父亲走了,不说一句话的走向墙角蹲下去,静静地抱着他的那只被他抱了十多年的烟筒,默默地在那里抽烟,双眼直愣愣的望向地面。

我轻轻的转过身,把跪在地上一直痛哭不已的母亲扶了起来,又搀着她回了家,帮她倒了水,洗净她脸上的泪与血。我不忍直视,大脑也一片空白,只知道那个盆里的水被染得很红很红,这是我不能忘记的痛苦的记忆,现在回想起来,都一直不住的流泪。

诸如这样的事情,在我的记忆里,在我的眼睛里,珍藏着许多,我不敢把记忆的盒子打开,将他们安放在其他地方。其中原因,不仅因为我害怕,还有就是我不敢,毕竟回想起来,它真可以刺痛我的心,还不是一下两下的问题。在我的一生里,我最放不下的就是父亲母亲,尤其是我的只晓得为数不多的几个数字的母亲,尽管他们天天吵架打架,闹得鸡犬不宁,可是我就是无法将他们从自己的心里释放出去,那怕是一下都好。

今年,母亲实在受不了时时刻刻被父亲压迫的日子,终于和我弟弟说妥,买了离家的车票,走向远方。说实在的,我的心里不知道是喜是忧。想起母亲从此不再受父亲的约束了,可以安安心心的过上属于自己的真真的生活了,可是想想父亲,家里就唯独留了他一人,还有数不完的地里的要做的农活。每每于此,我就在想,父亲会不会太冷?会不会太孤寂?许多时候我这样对自己发出疑问,可是没有人回答我。

望望窗外,看看钟表,心里不住地默念,现在他们已经睡去了,很早就睡了吧。我在异乡就是这样想念他们的,我的父亲母亲。

雨,早就停止了呼吸,可能微风也停了吧?我低头看看我自己,终于明白了一个钟头前的那一场小雨为什么会给我不同的感受了。因为现在在我的心头,也正下着一场雨,并且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远处的路灯通明,一直伸向了我看不到的地方,我心里的灯却从未亮起过,一直这么荒芜着,荒芜着。

12 收藏

上一篇:仰望弯下了腰的父亲

下一篇:母亲的算盘人生

相关

站务邮箱liyuvip@outlook.com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