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是谁?

娘,是谁?

娘,是那个一来就大袋小袋给你带来一堆新摘蔬菜的人;

娘,是那个一来就帮你这里抹抹,那里擦擦的人;

娘,是那个回家前帮你把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人;

娘,是那个回家前帮你把蔬菜都洗好在盆里的那个人......

在妇联搞完三八庆祝活动都快中午十二点了。我拿出手机给娘打电话,娘说,她和爹已经回到了乡下,都吃完中饭了。

我直埋怨说了要你们等周末我们有空时送你们回家,这么急着干嘛?也不说一声。娘在那头讪讪地说不要送。你们上班忙。家里有事,我和你爹坐别人车回了。

算了,我也乐得在朋友处吃了中餐。累了一上午,回家就躺在床上休息。

一觉下得楼来,到厨房接水。厨房的洗菜盆里一簇绿意,一把白菜苔,干净清新,洗过不久的绿叶上还滚着几颗透亮的水珠,一把芹菜已择去叶子,洁净地靠在盆边,几根青葱已用刀切了须根,去了黄叶。娘,帮我把这两天的菜都已经洗好了。

我突然觉得喉咙里有些哽。我看到,洗过的碗齐整地码在篮里沥水,灶上的蒸锅泛着亮光,我脚下的地板也擦得清亮照人。打开冰霜,满满实实地。娘把没吃完的菜都码好在里面,没吃完的水果也帮我用保鲜膜装好了。连周六做的艾叶斋她也没带几个回去,都帮我装在冰霜里了。娘啊,你来时带来大袋小袋,回去时却是空着双手。我知道,你放下大袋小袋满满的牵挂,空着双手关上门的时候一定是一次大大的满足。

我双眼不觉湿了。娘啊,你的牵挂是一条河。四十多年了,我们兄妹还是你一生不尽的细细的挂念。你说哥咳嗽好久了,你说妹妹月事总不正常。还有强强好久没看到他了,潇潇要找工作了......

上周五放学后,想着有周末,就要老公去接爹和娘。本想趁自己双休,接他们过来住几天,可是周日学校举行几百人的大型庆三八活动,今天又早早地去参加妇联的活动,我哪里有时间陪伴他们?周六又下雨了,我都没有陪他们出去走走。甚至,因为这两天的活动事宜,在单位三番五次的电话中,我都没有好好陪他们说说话。

周六娘和我一起做艾叶斋,娘说你看你,除了脸大一点,身上有咋个肉。娘啊,在这个人人都怕胖的世界上,唯有做娘的是最怕儿女瘦的人了。你要回家了,你帮我把个偌大的房子都整理了一遍,就是每个茶碗的茶渍在你急急要走之前,你都一定慢慢擦过,才会擦得那么发白。连干果盒你都帮我盖好,一边一个对称放齐了。好像你帮我多做一点点,我的身上就一定会长出一点肉来。你说我手臂骨架子总是疼就是因为做事太多,好像你把这些事做了,这些日子我的手臂就不会疼了。娘啊,其实,这几十年来,你何尝不是一直那么清瘦?手臂何尝不是一直在疼痛?岁月又何尝不是过早地给你镌刻了苍颜,染上了白发?

夜幕挂了,外面格外地黑,屋里格外地静。泓与上大学后,我一直觉得很孤寂,今天我才知道,那是做娘的牵挂。二十多年来,我们姊妹一个个外嫁,忙碌奔波的岁月,天各一方的生活,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居然屈指可数。我想起自己对娘诸多的埋怨,那么多的岁月里,我居然没有去想过,儿女天各一方的娘,她的孤寂和牵挂会是什么颜色?

后记三八节也是母亲的节日,谨以此文真诚祈祷上苍保佑母亲健康长寿!

12 收藏

上一篇:母亲的算盘人生

下一篇:四十年后再聚首

相关

站务邮箱liyuvip@outlook.com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