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的爱

我......死掉了吗?因失血过多意识变得模糊,他自嘲地笑着。出生在战场,死亡在战场也到合适。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白痴。听到陌生的女声,他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一个黑发长裙的女子坐在一旁,手里端在一个墨绿茶杯。

他坐了起来,白色纱布随着他的动作染上了鲜血,他却毫不在意的样子,脸上是纯洁如孩童的笑颜。

是你救了小瑞吗~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动,你是哪来的野兽?虽是疑问的语气,可她并不在意回答,放下茶杯站了起来,我不管你是谁,伤好了便请离开。

啊~好不礼貌的女人呐~

阳光下,她正打算挥笔作画,一双手突然从背后捂住她的眼睛,猜猜我是谁~软软的孩童的声音和一张天真烂漫的娃娃脸,而这双修长的双手又不知饮过谁的鲜血。

挥手打开他的手,她用一如既往冷淡的嗓音说道伤好了就离开,我这不收留白痴。

咦,好过分,小瑞才不是白痴~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居然像一只小熊一样无耻地撒娇。她用看白痴的眼光打量着他,回你该回的地方,比如说家。

家吗?我出生在战场,没有家的,小瑞在战场上流浪了好久,大概是6岁的时候遇见了姐姐。他笑着用天真烂漫的声音继续讲述,他紧紧盯着她,想着这么一个冷淡清高的人接下来脸上会不会出现有趣的表情呢?

不过后来我把她杀掉了呐,因为姐姐不乖,喜欢上了一个坏人要丢掉小瑞去和坏人结婚,所以我就在她婚礼上当着她的面把他的心脏挖出来了,我把他的心给姐姐了,可是姐姐却一点都不高兴呢,为什么呢?好奇怪。然后我就把姐姐杀掉了,这样我就能和姐姐永远在一起了,因为死人不会变嘛~

可爱的声线讲述着恐怖的话语,脸上是不变的笑容。

后来小瑞12岁的时候遇见了师父,师父对小瑞非常好,不过小瑞在他把小瑞交给国王的那天我也把他杀掉了呢,因为他也想扔下小瑞。

小瑞就这样来到了军队,开始了杀人这项有趣的工作,长官告诉小瑞只要把眼前所有的人杀掉就好了。在后来......

在哭呢,你这家伙。她突然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清楚的说你这家伙哭了。

咦?你在开玩笑吗?小瑞是没有眼泪的。

他笑着,下一秒一个柔软的身躯突然抱住了他,她手轻抚过他背后的伤,在哭呢,一个小不点在战火硝烟中无助地哭呢。

怨恨吗?生在战场,无父无母,野兽一样地活着。等好不容易遇到了可以相依为命的家人,却听了情人的谗言将你抛弃。所谓的师父也不过是为了把你培养成杀人工具,被利用的活着,被接二连三背叛的滋味我明白啊,阿努比斯。

风吹飞了石桌上的画作,画上是一个弥漫着死亡的战场。

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知道啊,他出生的时候就有战争了。各国之间相互的战乱呢,他怎么活下来的呢?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杀的第一个人了。

哎?小孩子怎么在这?你好,你是孤儿吗?不会说话吗?那我从今以后叫你瑞斯好吗?

从今以后小瑞就是我弟弟了,我们是一家人哦。

记忆中那个短发的女孩像天使一样出现在他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小瑞乖,呆在这里,姐姐一会就回来。

骗子,他在森林的深处等了三天三夜,可他找到她的时候是在她婚礼上,她最终为了那个不肯接纳他的男人抛弃了他。

嗯?一个人吗?你很有天赋,做我徒弟吧。

那个老人从垃圾场旁把遍体鳞伤的他带走,教会了他怎样更好地杀掉一切阻碍他的东西。

我尊重的殿下,这孩子很有天赋,以后定能成为战场上的杀人工具。

工具吗?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是阿努比斯了。

传说中死神的名字啊,阿努比斯。

后来仅有一次的战败,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他也这样以为。不过他还是被救了,被她救了。

她说她父母死于这百年战乱,她说她叫伊娜。

她像光一样,照进了他已经死掉的心房。

一晃便是三年,他看着她救助战乱中一个个受伤的人,她的眼神像不知战火的圣人,又像经历过各种战乱已经麻木的苦人。

直到有一天,来了个带着红围巾的男人。

她端着的茶杯落地破碎,滚出去!她吼叫着,他从来没有见过伊娜发这么大的脾气,她浑身颤抖地跪在地上,泪水从指间的缝隙流出来。

伊娜......那个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却只是喊了声她的名字。

突然白光一闪,锋利的剑向那个男人砍去,两把剑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哭了呢,你让娜酱哭了呢,怎么办好呢,杀了你吧。他笑着挥剑挡在她的面前,依然微笑的脸,杀气却足以让一个普通的人跪下。

啧,杀我吗?问问你身后人是否同意吧。那人不屑的看着他,伊娜,既然你不想见我我走便是。

那人转身离开,瑞斯想追却被伊娜扯住了衣服,瑞斯,够了,不要追了。

他看着她脸上未干的泪痕,手紧紧握成拳,骨头在咔咔作响。

他是谁?

我不想提。

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为什么......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伊娜不在房间。他最终在一个亭子里找到了她,和那个男人。他们在说什么,她为什么要去见他?

他没有过去,他害怕,但怕什么他也不知道。

当伊娜回到房间的时候,他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她。瑞斯?她疑问的回头,下一秒她感觉到冰冷的东西贴在她的脸上,她知道是刀。

她被扔到床上,刀子抵在她的胸口。

娜酱~去哪了呢?

瑞斯,你听我说......

话被截在口中,空气被不断掠夺,肺感觉快要炸掉,感觉快要死掉。

他用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脖子,她的泪水从眼眶里不断流出来,滴在了他的手上。

娜酱为什么要哭呢?娜酱也要丢掉小瑞吗?

又被背叛了吗?

刀子在她的脸上划出血痕,她没有了惊慌和失措,眼底开始又恢复最初的沉静。

可是他讨厌她这个样子,讨厌她为那个男人流泪,讨厌她因为别人露出那样的表情,太讨厌了,可是为什么讨厌呢?

激动中,刀子从她的左肩穿过,红色的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色长裙,他却突然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跪在了地上。

不要,不要,不要娜酱死掉,不要。

她拔出刀子把它狠狠地甩了出去,血像喷泉一样溅出。

偏了啊,没有杀了我呢。她低头看着那个曾被誉为死神的男人跪在地上脆弱的哭泣。

对啊,为什么唯独是你下不去手呢?

小瑞会离开的,对不起,我会离开的。

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承诺啊,我只是个寄人篱下的陌生人而已啊。

谁让你不听人说话的,白痴啊你。谁说要把你丢掉了,不要随便猜测别人的心思啊,混蛋。

那娜酱的意思是?

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喊我,肉麻死了。她扭过头去,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耳朵染上了绯红,保护我一辈子吧,我的勇士。

12 收藏

上一篇:第二封

下一篇:介绍对象

相关

站务邮箱liyuvip@outlook.com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