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之恋

(作者:二步油坊)

奔四了,虽有不甘,但也掀不起什么波澜,平实做人,平凡人生。没想到的是一个陌生电话,竟勾起了一段十八年前的往事,那是一段美丽的初恋。本来已经打好封条藏起来了,现在却被揭开了,或者说就像一件器皿重新着漆后被碰掉了,原来的颜色裸露了出来,而且很原色,很耀眼....

那天,她的同桌梁杰不知从哪里找来我的电话直接呼我,问我跟玲有无联系,我一脸迷茫表示毫无所知,哪知她正色道你的情人对你依然念念不忘,羡慕嫉妒恨啊!说完给了一串电话号码,主动点啊,说毕,那头挂了。

脑子一片空白。立即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十八年了......

是你吗?我强作镇静打了过去。电话的那头,声音依然,还是19岁女孩的声音,只是不知岁月有无在声线上留下痕迹。

谈话将十八年时光与际遇轻描淡写,但还是隐约感受电话那头几声叹息与戚然。

电话的这边,虽然早已坦然,但十八年前会坦然吗?

这是一段用红绸布包裹下的往日爱情,每掀开绸布的一角,都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八十年代,高考补习班是承载着每一个莘莘学子毕生梦想的天梯,往届生门相信,从这里出去,将意味着城市与乡村,富贵与贫穷,文明与愚昧就此画上一条界线。这样的补习班也为学校所倚重,所有优秀课任老师均被派到补习班重兵把守,仿佛距离高等学府一步之遥,跨过去,高校里的气息与芬芳就在那儿等着了。

一天上午。课间。同学们叽叽喳喳,走道上来来往往。正想起身,冷不防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我的课桌前面传来,几乎同时,一条小辫的发梢搭在了我的课桌上!

喂,这段古文怎解?

我抬头一看,立即惊呆了!一双美丽的眼睛正迎视着我,而且毫不躲避。这正是玲。由于她的美貌,补习班里几乎每隔上一点时间,就会有关于她的一些花边新闻或臆测。那时学风淳朴,基本没有什么桃色新闻一说。但说得多了,一些人亦步亦趋,一些人事无关己。我就是后一类。但纵然如此,我也禁不住心头一阵狂跳而语无伦次。倒不是因为她问的突然,而是她简直太美了,一双美轮美奂的眼睛盯着你,红霞飞舞,美目顾盼,摄人心魄,无可抵挡!

从她那紧促的呼吸,我同时感受到她的慌乱与紧张。而这又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我和她一直是班上在文科方面成绩最为优异的几个人之一,就在前天,语文老师就拿我的一篇作文作为范文当堂讲评。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或是传说中的相互仰慕?

过了很多年,我还是无法忘记当初这个回眸一笑,那一瞬间的目光飞聚,已被定格并刻印在我记忆的深处,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演变成一张已成经典可以反复回味的爱情书签。

以后的一段日子,我渐渐收敛起对她那种不可名状的潜意识,但不久我即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种力量所吸引和支配,特别是感觉到自己每天都可能会被一个人关注,因而特别注重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感觉学习特别卖劲,特别想出成绩,心情也格外舒坦。每天早晨,太阳的光辉洒满大地,到了傍晚,金灿灿的霞光铺满了天空!

渐渐地,彼此间,上课下课,上学放学,教室内外,只需一个微笑,一个眼神,即可明白对方的心意。于是,我有了这样一个感觉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我的视线一出现她那娇小玲珑的身影,以及晃动在脖子后那两扎撩人心扉的发辫,我就感到有一根看不见的线拴着我和她,无论距离多么遥远,只要她稍一移动,我也就有了牵挂。

这就是初恋么?

然而直到此时,我还是没有勇气向她表达我的爱意,甚至相互间话也不多。老实说心里是想她了,但也不敢乱想!有时只是盼望上课时她在我面前落座的一刹那,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能心领神会地赶上时差与我来一个电光火石般得对接!若此,快乐将充盈我一整天!

终于等到了一天晚上,晚课的钟声已经响过多时,教室里依然灯火通明,没有人要走的意思。好不容易再熬一熬,11点了,终于大部分同学慢慢散去,教室里只有三五个人。她还在,我当然还在。其实我已经什么也看不下去,只是重复着这样一个动作,那就是毫无目的地把复习资料翻得哗啦作响!我感觉到自己的窝囊!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沉默后,我终于听到了前面收拾文具的声音,我的心也跟着吊到了嗓子眼!

突然,她猛一回头,发辫照例甩到了我的课桌上,一双热辣的眼睛盯住了我,幽幽说道天黑了,我不敢回。听到这句话,我简直乐昏了,这在当时无异于领到了一张与最美的玲共度爱河的通行证!

我们在行人渐渐稀少的大街上款款而行,昏暗的路灯变换着两个人的身影。说实在的,这个时候恨不得步伐迈得更慢一些,回家的路再长一些。

我们开始谈天说地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偶尔相对一笑,心神领会。这个时候,我是多么希望能应景背诵出一些名人的诗句来增添一些气氛并为自己的印象加一些分啊,不是都喜欢文学吗?但是搜肠刮肚也找不到!可能那时已经一门心思在他那儿了。不过当时心中的那股美劲那真是没法说!走啊说啊,晚风迎面吹来,轻抚着她的脸,紧贴着她的胸脯。我不禁怦然心动那微微起伏的曲线,正悄然绽放着十八岁少女的青春!

自那以后,校园多了一对快乐的人!模拟考试,比较着排名,我俩都不约而同排在前面。上课时正襟危坐,而一旦下课,就有事儿了,比如,她竟敢在公开场合对着我旁若无人地撒娇!

我们生活在别人艳羡的目光里。

然而正像一位哲人说过,如果序幕是喜剧的话,那么悲剧马上就要上演了。

高考的结果,她考取了省城的名牌大学中文系,而我却黯然走进了恰与这所大学相邻的财经学校。上珠算课时,老师发下了一个磨损得很破旧的算盘,我一看,心一酸,眼睛像搀了沙子一样,算盘珠子看不见了,只看见泪珠子止不住流了下来。我怎么也想象不到,充满想象力的大学生活怎么会与枯燥的财经专业联系在一起!那令人沮丧的算盘,怎么能拨弄出如歌的行板,如诗的梦幻?

记得刚开学时的一天,我刚回到宿舍楼下,忽然听到三楼靠窗的舍友大声地冲我说,有人找你,快上看来!我当时还真的不知除了同学还有谁,我不紧不慢地上楼,但一到宿舍门口我立即惊呆了是玲!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帽子,白色的布鞋,白色的袜子,整个人就像白衣仙女一般,所有的白,几乎专为衬托桃花一般美丽殷红的脸庞而来!整个过道都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有壮着胆主动靠近的,有伸着一个脑袋从门里探出来的,总之,一个美女光顾了这栋宿舍楼成了当天的一个新闻。

而现在,心理及位置的落差,无情地打击着我。白衣天使的传说虽然很美好,但恐怕只是传说。我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知好景不长。要知道,按当时的习俗,就学历而言,女高男低,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再有下文了。

事情的发展急转直下。虽然我们还是保持着正常的交往,但相互间的言不由衷注定了我们之间的不同的价值取向决定着不同的命运归宿。

终于有一天,我在她的宿舍楼下交还了她给我的定情物一张清丽可人的黑白照。而她,虽然话不多说,却也坦然接受了!最后祭出的煽情一招,最终无功而返!

于是,就这样开始了渺无音讯的十八年计时。

从那以后,我只是听说她研究生毕业后进了一家出版社,而我,则彻头彻尾的抛弃了曾经笼罩在我头上的所谓文学青年的梦想,逐渐蜕变成一家保险公司的高管,眼界与当年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故事说到这里,本该已告结束,但如今的这个很突厄的电话,却又把当年的一些恩怨和情景扯了回来,就像一个在平静的湖边晨读的人,被一块小小瓦片所激起的层层涟漪搅乱了心境。

有时想着想着甚至会哑然失笑纵然时光倒流,还能折腾出什么?

一天,她忽然从省城打来电话,说两天回家一趟,顺道看望我们的恩师朱老师,问我能否与她结伴一起去。

我一时犹豫。

我听说老师年纪大了,就想见见他当年用心培养过的那些同学......你是知道的,老师特别上心的人不多,包括你......尽管绕了半圈,但还是听出来了,就是想见见。

说实在的,当年的这一场苦恋,直到现在我都没办法说得清楚。也就是说,为什么爱她尤甚?我想除了因为她确实长得清纯脱俗千娇百媚外,我的确找不到另外的理由。也就是说她的性格及人品已经被她的美貌所覆盖,脑海常出现的,就是她的美到极致的形象,至于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随着关系的冷谈而倒不那么关注。因此如去会面,一个原因,就是为自己解开一个疑问我还爱她吗?

按着约定的时间地点赴会。一路上,脑海反复揣摩着她的形象,想象可能出现的十八年时光在面貌上的差异,应该如何面对,该说些什么。

黄昏时分,到了。镇上中心交通大转盘的旁边,站立着一个娇小的身影,穿着黑色的连衣裙,双手拢着一袭短发,故意侧着脸。这就是她吗?

是的,黑色的装扮,仿佛说明白衣天使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但身材依然柔软苗条。

哗,哪里蹦出个庞然大物,吓死人啦!声音还是那个有点嗲的调。

老师显得已经很苍老,由于长期吸烟而不断地咳嗽着,除了因意外见到他的两个当年很红的学生而高兴得两眼放光外,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沧桑。

从老师家里出来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总觉得刚才的都是序幕,正剧应该开始了。

现在就走了吗?还是......再到母校的操场上走走?

好啊,我已经期待多时了!我赶紧应道。汽车立即听话地拐进了操场路。

此时的母校已非昔日可比。马路一旁排列着两排高大的桉树,几幢新建的教学大楼掩映在高大浓密的树林间,有些神秘感。远处的教工宿舍正透着几许微弱的灯光。

所有这些告诉我,此时的校园正处于暑期,没有学生的喧闹。一切显得很静谧。

莫非,这就是天造地设的属于我俩的二人世界?

这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夏夜。操场的夜空也仅有几颗星星在闪烁。操场静的出奇。出乎意料,在一排高大的树下,竟善解人意摆放着一张只有公园才有的双人石椅。我们相对一笑牵手坐了下来,当两人肩膀一碰,顿时感觉一股体温伴随着她身体上的气息传了过来!

我尽量压抑着自己。

这是一个对于双方都很坦然的心境。由于长期的隔离,此刻双方都在尽可能补充断档的个人资料,就像电焊工在试图焊接着已经分开十八年的前前后后的缝隙!

她不愧为朱老师的高徒,除了对于古籍颇有研究之外,还主持编辑出版了100多种学术著作,甚至涉及金融及保险领域。而我呢,除了在保险业方面摆个谱吓唬新来的大学生外,别无所长!

还藏着掖着哈,有人检举你把合浦共青艺术团搞得鸡犬不宁万人空巷!

瞎说!没有什么学问,只是跟着瞎闹腾玩呗!

说到没有什么学问时,心理酸了那么一下。

由于各人都有了相当不错的事业与家庭,因此对于所经历的往事及情感纠葛,如今看来已无对错之分。只是一提起那段初恋,一起追忆哪些快乐的日子,以及哪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细枝末节,肩膀即时承受着几下芊芊玉手的锤击!

老实回答我......她嗔怒道为何一直不给我写信?

我本来就没有指望联系上的。我沮丧道。

那你......

......

借着远处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里闪着委屈的泪光。这时,我产生了一千次这样的念头,那就是把她揽在怀里,让风雨飘摇了多年的小舟回到本就应该停靠的港湾!

唉,我又一次克制住了!

分手时,压抑多年的情感突然喷涌而出,我猛的推开车门,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握在了我的掌心,唯恐再次失去似的久久不肯放开!时间一秒一秒流逝,她的泪珠也一滴一滴落在我的手心上!但事实告诉我这双带着我体温的芊芊小手,早已不属于我了!

汽车在万籁俱寂的公路上不紧不慢的往回走着,一阵凉风吹过,我心头不由一颤

家里有我的等待!

我该回家了!

12 收藏

上一篇:余人吖,可知我爱你

下一篇:我在角落里爱你

相关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